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施知温沈辞大结局加番外

施知温沈辞大结局加番外

  • 分类: 游戏竞技
  • 更新时间: 2020-05-14
5( 共3233人评分 )
APP阅读

主角是施知温沈辞的小说名是《绝对服从》是由魏承泽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施知温和沈辞两人是青梅竹马,在外人眼中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然而这美好的一切都在婚后被沈辞给亲手毁了,施知温这才知道自己是嫁了一个多么可怕的男人……

免费阅读

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出来了,来到了一家家具商场,沈辞紧紧攥着她的手,陪她逛着画展区,警惕严肃的模样,随时害怕她会就地逃走一样。

这种牵手逛街的场景,好像让她回到大学时光,每次去约会,也是像这个样子,他总是把自己的手紧紧抓住,甚至手背都出现了指甲的月牙弯痕,也不肯放手。

可现在,她的心情却压抑的多,怎么会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开心起来。

视线停在一张山水画上,很简单的田园画,她却恋恋不舍,移不开目光。

“想要这个?”

身旁传来压低的声音。

良久,施知温摇了摇头。

“不要。”

她只是很盼望,能够去到那种地方,自然又自由,要是把这幅画放在家里,她会天天盼望,折磨自己折磨的难受。

逛了很久,也没有选出心怡的画,毕竟她今天出来也不是来真的想选画的。

环绕着四周,她知道这附近一定有人在偷偷跟着他们,那是沈辞的人,上次也是,所以才会被他拍到照片,无论她走到哪,都不会有任何的***。

“老公。”

她拽着他的手,笑容荡漾的指向前面那家果汁店,“我想喝奶茶,可以吗?”

大学时候,她也最爱喝,巧的是,这个牌子也是她的最爱。

思绪一下子被扯得很远,沈辞没有犹豫的点了头,“香芋?”

“嗯!”

她的最爱。

前面排队的有很多,大多都是三三两两的大学生,还有几对情侣。

她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们,手背指甲上力气让她的手好痛,十指交叉着的握手,力气越发***。

她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泪眼朦胧的看向他,“老公,能不能松开些,我手好痛。”

他的眼睛从不离她,一直到刚才都紧紧的盯着她的脸和视线。

不悦的声音说道,“不准看别人,只能看我!”

又是无缘无故的醋意,压抑的喘不过气。

“两杯香芋奶茶好了,谢谢光临,欢迎下次再来!”

他买两杯总是拿一杯不喝,养成了习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通常她为了避免不浪费,总是将两杯都咽到肚子里。

然而这次第一杯就不行了,太久没喝过这么甜的东西了。

“老公……”她可怜巴巴的朝他眨着眼睛,“我想去厕所,忍不住了,喝太多了。”

他神色一顿,刚想说回家,可又觉得她是真的忍不住。

不行,不能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看出了他的担心,着急的跺脚,指着厕所的指示牌道,“你在门口等我就行,两分钟,我两分钟就出来,我又不会跑你担心什么呢。”

男人绷着唇犹豫了半分钟,终于妥协了。

“你要是敢跑,我弄死你!”

这句话让她全身都打了个冷颤。

“不,不会的老公。”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她转身去了厕所之后,忐忑不安的一个个打开女厕所的隔间门。

打开到最后一个时,拉不动了。

她抬手敲了两下。

不过两秒,里面开了,一个带着细黑框眼睛的男人,手拿公文包工整的坐在马桶盖上抬头看她,微微一笑。

“等很久了,施小姐。”

施知温松了口气,急忙挤***关上门,男人不由得双腿往一旁挪了挪,狭窄的空间,站了两个人,属实有些憋屈。

“我把东西给您。”

她说着,蹲下来,将平底鞋脱下,拿出脚后跟用白色的卫生纸裹着的u盘,将卫生纸扔在了垃圾桶中。

“这里面是他打我的证据,还有身上伤口的照片,就凭这些,真的可以把他定罪让我离婚吗?”

他微笑的接过点头,“当然,从一开始就跟你说过了,我可以保证让你离婚,这些证据显而易见是铁证,定罪是理所应当的。”

听到这句话,心里不知道踏实了多少。

她吞了吞口水,“那,那我让您带的东西带了吗?”

陆硝从公文包中拿出了一盒避孕药给她,“这东西,恐怕您还是得藏在鞋子里了。”

她接过来打开,将里面的药片一个个的全部扣下来,又抽了些卫生纸,裹在一起,咬着牙塞进鞋子最里面的缝隙中。

“实在是太谢谢您了,如果没有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等到我离婚后,给您双倍的费用!”

陆硝倒没说拒绝,指了指外面,“该出去了,时间有些长了,下次有任何行动之前,想尽所有办法联系我,我需要把这些东西提交给法院打官司,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施知温拼命的点头道谢,“委屈您在女厕所了,实在是太感谢了,下次见!”

陆硝点了头,见她整理完仪容后匆匆离开,挑了挑眉,叹息着待会儿应该怎么离开这女厕。

沈辞抱着臂,一只脚不安的在地上拍打着,拍击声毫无节奏可言,眼睛死死的盯着厕所门口。

不过一会儿,里面的人出来了。

施知温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笑着用冰凉的手握住他的大手,“走吧。”

他却神色暗淡的看着她,让她心里一个咯噔。

“怎么了?”

忽然他低下头来凑在她脖子上嗅了嗅鼻子。

压低而不悦的声音,“你身上好像有男人的味道。”

“怎,怎么可能,我去的可是女厕所啊。”

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在试探她,可她已经足够紧张了。

那双眼睛犀利的仿佛能看透一切。

‘嗡……’

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

他严肃的表情才终于有所收敛,拿出口袋中的手机,那是她的手机。

他不允许她自己拿着手机,所以都在他那里放着,只有一些需要她接的电话才会给她。

“妈打来的。”

他把手机递给了她,这才接下。

那边传来笑意的声音,可身上的男人视线一直盯着她看,心虚又发慌。

嗯嗯的答应下来,终于挂了电话,她又乖乖将手机递给他,露出笑容。

“妈说,后天让我们回家吃饭。”

沈辞接过手机,不轻不重的嗯了声,重新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拿着未开封的奶茶,走去垃圾桶扔掉。

“回家。”

下一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