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由作者“棺材王”创作的异能类小说带给读者朋友们,诡异的医院,恶心的***,古怪的停尸间老头,神秘莫测的鬼妓,这一切神秘事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精彩章节阅读

决定***之前,我再一次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大腿,以保证我真的是在梦中,不然等下真的死了就冤枉了。

我打开了休息室的窗往下看,五楼的高度不高也不矮,不知道能不能摔死,头向下的话应该没问题。就在我正准备跳的时候,突然一只干枯的手从地板伸出来,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腿,接着一颗高度腐烂的头颅从地板上钻出来,两个空洞的血窟窿紧紧的盯着我。我拼命的挣扎着,但那只手力气极大,根本挣脱不开。

“槽你大爷,你还有完没完了,老子去死你都不让。”我一边大骂一边挣扎着,但始终都挣脱不出那只干枯的手,我心里一发狠,也忘了心中的恐惧,提起另一只脚就往枯手上面踹,别看那只枯手力气挺大的,却正如它外表一般脆,一脚就把它踹断了,摆脱了枯手我头都不回,纵身一跃跳下了楼。

突然一个激灵,我从桌子上惊醒,我连忙看看手机,凌晨三点。“我的乖乖,终于摆脱了这个噩梦。”擦了擦额头的汗,都是冷汗。我走出了休息室,心血来潮的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发现没什么异常才确定自己真的摆脱了噩梦。

这个工作给多少钱都不能在干了,太凶险了。来到老头的房间敲了下门,准备和他说一声就不干了。敲了很多下,却无人应答,我轻轻的推开了门,却看到了毛骨悚然的画面。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休息室里面放着一面大大的镜子,老头坐在镜子前,左手兰花指,右手拿着梳子,一下一下梳着头发,从头上一直梳到肩上,可是他是平头短发,肩上哪里来的头发,镜子里的老头在那张发皱的脸上露出了娇羞的表情,让人感到既恶心又不寒而栗,凌晨三点,一个老头在镜子前做着这么古怪的动作,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我小心翼翼的过去推了他一下,轻声道:“老头,你干嘛,梦游啊。”他没有理我,而是不停的梳着头发。

我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桌子上有个登记表,我打开了看看,里面都是登记着这里工作人员的基本信息,我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黄成,而旁边登记的电话号码无疑就是他的,登记日期是一个月前。这时我脑子炸开了窝,嗡嗡做响。黄成一个月也在这里做过,为什么他没有跟我说过?他为什么找我来这里工作,难道只是为了中介费?还是好心好意的帮我找工作?我了解他,他不是那么热心肠的人,突然,我想起了那天,他走时候的那个诡异笑容,感觉到后背发凉,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

看了登记表,我又搜寻了一下桌子底下的抽屉,看有没有关于这个停尸间和黄成的线索。我搜出了一张光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打算看看这张光碟。停尸间里面是安装了监控器的,控制监控器的电脑就放在老头的休息室里面,透过屏幕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停尸间的所有东西,而在电脑旁边就放着一部DVD机,这个DVD机可能是老头无聊的时候看的,毕竟这个工作也是很枯噪无味的。

把碟片放***后,前面十几秒都是雪花,然后就有画面出来了。首先出来的画面是停尸间,可以清楚的看到排列的藏尸柜。难道这是停尸间的监控录像吗?接着看到了让我震惊的一幕,那老头走进了停尸间,从藏尸柜中拉出了一位年轻女子的尸体,开始侵犯。果然,这个古怪的老头不是给好人,死者为大,侵犯死者的尸体是多么的罪无可恕,且是多么恶心的一件事。我对这一恶心的一幕豪无看下去的欲望,一直按着快进。这光碟记录的全是老头***的画面,几乎侵犯了上百位女性的尸体,最后一位好像还大着肚子,是一位孕妇。看完后,又出现了几秒雪花,我以为放完了,刚刚想把碟片按出来,没想到又出现画面了。画面上出现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黄成!

只见他从一个藏尸柜里面拉出一个大肚子的女人,正是老头最后侵犯的那个孕妇。他手里拿着把刀,剖开了孕妇的肚子,从里面取出了个血淋淋的婴儿,然后用事先准备好的袋子装好,擦干血迹,小心翼翼的把孕妇装回去。整个过程很快,却看的我毛骨悚然,这是我认识的老同学吗?他在干什么?死掉的婴儿有什么用?还有那老头,为什么把自己***的录像刻成碟,这不是给自己留证据吗?还是他心里变态,想每晚都欣赏自己***的英姿,要真是这样,那这个人真是无耻的变态。无数个谜题在我脑子里围绕,像一团乱麻,解都解不开。我把碟片取出来,碟片这么大,口袋放不下,只能插在后面的皮带上,出去后把碟片交给警察来严惩这种死变态。我起身想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刚刚一直在我身边梳头发的老头不见了,是趁我聚精会神看碟片的时候离开的吗?我居然一点都没发现,他开门的时候应该我也会察觉的吧,怎么会这么消无声息,来到这个医院后真是怪事不断。话说他知道我发现他的秘密后会不会杀了我?现在在磨刀了吧!我靠,我还是当着他面看的。不过他的样子好像不太对劲,好像被鬼上身一样,我得小心一点。

就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监视屏幕的电脑上看到一具藏尸柜在剧烈的抖动,好像里面的东西要拼命钻出来一样,但是藏尸柜是从外面反锁的,那里面的东西虽然剧烈的挣扎着,却始终不能破柜而出。

我吸了一口冷气,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尸体还是鬼?冰柜还在剧烈的挣扎着,看的让人头皮发麻,好奇心的驱使下让我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突然从藏尸柜中传出一句呼救声,“救命,救命!”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吓了一跳,我没想到这监视器还能发出声音的,但是那句句实实在在的救命又一次传来,听起来不像鬼魅,而像停尸间那个老头的声音。如果真是他的话,不救他很快就会被冻死的,藏尸柜的温度很低,他顶不住多久。想不了那么多,救人要紧,我赶紧回休息室拿了钥匙,来到停尸间,带开了藏尸柜。

老头躺在里面蜷曲着,身体发抖,牙齿在打着冷战,我赶紧把他拖出藏尸柜,拖到走廊里,过了一会,他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我问他道:“你怎么在藏尸柜里头?”

老头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刚刚在休息室睡着了,后来就被冷醒了,才发现自己在藏尸柜里头。”

藏尸柜的锁是在外面反锁的,要自己躺***在反锁是不可能的,难道是有人把他抬***的,这里还有别人吗?我没把他在镜子前诡异的梳头那件事跟他说,这太平间处处都透着诡异,此地不宜久留。跟老头说了句不干了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任凭老头在那嘀嘀咕咕。

回到家,已经五点多了,夏天日长夜短,伴随着几声鸡啼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折腾了一晚,放好光盘,我倒头便睡,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一点多了。匆匆吃了点东西,就往黄成家赶,这小子肯定有东西瞒着我。

来到黄成家敲了敲门,无人应答,我使劲的推了推门,居然推开了,我看了下门上的锁,已经坏了。我来到了客厅大声的叫着黄成,却无人应答,可能出去了。客厅很凌乱,到处都是啤酒罐和报纸,沙发也被老鼠咬破了几个洞,客厅上有张供桌,供桌上面放着一张小小的棺材,我愣了愣,黄成家怎么会放一张小棺材,忽然想起光盘里面黄成从孕妇肚子里拿出来的死婴,从大小来看,这副棺材用来装死婴刚刚好合适。我迟疑了下,慢慢的走向小棺材,手放在棺材盖上有点微微颤抖,我吞了吞口水,然后慢慢的打开了棺材盖。什么都没有!空的!虚惊一场吗?

放下了棺材,来到黄成的房间,房门半掩着,我轻轻的推开了房门,看到了黄成躺在了床上,七孔流着暗黑的血液,嘴巴张的如黑洞般大,一只老鼠在他嘴巴里觅着食,吱吱的叫着,他的肚子已经被人剖开,里面居然装着个死婴,那死婴已经全身被烧焦。我惊恐的抱着脑袋,瘫软的坐在地上喘着气,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杀了黄成,为什么他死状这么凄惨,凶手是人还是鬼?还有这死婴。。。。。。。。。。

突然,我看见死婴睁开眼睛,黝黑的眼珠子死死的瞪着我,我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拔腿便跑。

回到棺材铺,我已经筋疲力尽,大口的喘着气,拿起茶壶就往嘴上灌。突然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害的我呛的大声咳嗽,我回头一看,竟然是。。。。。黄成!

他笑嘻嘻的对着我说:“怎么啦?惊慌失措的,见鬼啦?”

精彩章节阅读

我惊恐的望着黄成,吞了吞口水哆嗦的说道:“你。。。你。。。是人。。是鬼?”黄成皱着眉头,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说道:“棺材王你没事吧,没发烧啊,发什么神经,你看看我的地上的影子,你说我是人是鬼?”说着,指了指地上的影子。

看着黄成地上的影子,我才长吁了一口气,鬼是没有影子的,“怎么回事?我刚刚去你家里发现你七孔流血死在床上了,你肚子还装着个死婴。”回想起那画面,我又打了个冷战。

“我家?以前***吗?我早搬家了,我听说我以前住的***被火烧了,还烧死了很多人,你该不会进了鬼屋了吧?”黄成说道。

听了黄成这么说,心里还有点后怕,那栋楼被火烧过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昨晚撞鬼今天又撞鬼,我这么倒霉吗?要去买条红***穿穿才行!“你怎么搬家了也不告诉我啊?”我埋怨道。

黄成说道:“来,今天我带你去参观参观,免的你不知道我家在哪!”

反正我也有事要问黄成,顺便去他家慢慢聊吧!于是我们就一起前往他家去了。

走在路上,黄成在前,我在后,我越来越感觉的不对劲。黄成的身高是一米七,而我的身高是一米七五,我比他高五厘米,怎么现在他跟我平头了,穿了增高垫吗?还是不对劲,还有一处不对劲,我使劲的摇了摇头,怎么想都想不出哪里不对劲,突然,我脑子灵光一闪,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我停住了脚步,默默的盯着黄成。黄成也感觉我不走了,回头吆喝道:“怎么啦,棺材王,怎么不走了?”

我冷冷的说道:“你到底是谁?”

黄成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笑:“你刚刚去鬼屋被鬼上身啦?我是你的同学黄成啊,这还要问吗?”

我依旧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第一,黄成的身高比我矮五厘米,而现在的你跟我差不多平头,别跟我说你穿了增高垫,黄成从来不会穿那种东西,因为他从来都不会在乎身高这种小事情,第二,黄成从来不会叫我棺材王,他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叫我老王,虽然我每次都提醒他,但他叫习惯了从不改口,第三,黄成住的地方离我棺材铺不算远,如果真的是失火还烧死了很多人,我不会不知道,还有,现在是白天,我怎么可能撞鬼,我刚刚看到的就是黄成的尸体,他已经死了!所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跟黄成长的一样,黄成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你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我一口气把脑子里的所以疑问都宣泄出来。

黄成听了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赞许的目光,“啪啪啪”的鼓了两下掌,说道:“不错,不错,不愧为王参谋的后人,昨晚不但能安然无恙的从停尸间出来,现在又这么快识破我了,果然有两下子。”

“王参谋?你是说我祖父吗?”爷爷从来没跟说过祖父以前是什么官职,但是参谋应该是以前抗日时候的官职吧!

“呵呵,正是!”黄成说道。

“那你到底是谁。”我追问道。

黄成不紧不慢的说道:“上面就是我家了,上去坐坐吧,事情我会一五一十的给你说清楚的。”说完,便自顾自的上了附近的一栋楼,我思索了下,便紧跟其后。

进了房间后,黄成坐在沙发上,手摸了摸脸,然后手指慢慢的撕开了脸皮,只听到“嘶嘶嘶”的一声,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脸蛋白皙,但却是张男人的脸,年龄和我不相上下,他清了清嗓子,从黄成的嗓音变成了清脆的声音,说道:“你好,我叫徐晨。”然后从口袋上掏出个打火机,不停的玩弄着。

这一幕看的我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易容术吗?江湖中一种改变容貌的奇术,我以为只有电视中才有,想不到居然给我亲眼看到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易。。。容。。。术”我口齿都有点不伶俐了,从昨晚到今天受到的***都太大了。徐晨手里继续玩弄着打火机,说道:“你知道易容术始于什么职业吗?”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我连真的有易容术都不知道,居然可以逼真到这种地步,简直一模一样。

“易容术始于戏子,以前戏子唱戏每天都换不同的脸,后来有的戏子将技术改进,形成了初期的易容术。”徐晨说道:“戏子在战争年代很难活下去,没有人会在打战的时候去看戏,那时候戏子就靠给人易容存活,所以易容术也成为了一门手艺和生意。后来衍生了门派,但是能把易容术发挥到极致的还是我们戏子。“

怪不得长的一副娘娘腔的样子,原来是唱戏的,“那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易容成黄成的样子来骗我?”我说道。

突然徐晨变的一脸严肃,把打火机放进了口袋,说道:“***是中国动荡的十年,***时的破四旧行动,到处挖坟和砸庙,还有批斗等行为,也造就很多冤案。***后出现了很多灵异诡秘案件,其不可思议的程度不是普通的警察能够应付的,这时候政府就成立了一个专门应付这类案件的组织,代号“判官”,这个组织一直发展到至今,而我就是这个组织的成员。几天前,我接到了从警察局转送来的案件:仁爱医院的停尸间员工从一个月前开始,相继离奇死亡,死因是惊吓过度,心脏骤停。但是监视录像显示,死者只是趴在桌子睡觉,并没有离开休息室,也没有人进来,所以被定义为灵异案件。”

想起了那晚我在医院的遭遇,不禁有些后怕,差一点我也成为了趴在桌子上的死者。我继续问道:“那么你为什么易容成黄成的样子。”

徐晨回答道:“黄成也是医院停尸间的员工,一个月前他辞职了,从此以后招的新员工全都离奇死亡,而那些员工全都是他间接或者直接介绍***的,所以我一直跟踪他。那天我也看见他介绍你***了,于是我就决定跟踪你***调查,怎么知道你进了电梯后就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着你。第二天我在去跟踪黄成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而你却平安的出来了,后来我易容成黄成的样子打算跟你套点消息,怎么知道你却被你识破了,事情就是这样。”

徐晨的解释终于解答了我一些疑问,不过我不解的是:“你那晚就算是把我跟丢了你也可以去问别人停尸间在哪,然后就可以找到我了啊,怎么就找不着我。”

“我找了,医院地下室的停尸间现在根本就招不到人,只有医院的两个胖保安代班,根本就没有你的人。我也很奇怪,那晚你到底去哪了?”徐晨皱着眉头说道。

“地下室?我在五楼的停尸间啊?什么地下室?”这次轮到我感到奇怪了。

“五楼?我搭电梯的时候,一到十二层的按钮唯独缺了五楼,我也去问过工作人员了,他们说,根本就没有五楼,他们也不知道原因,自从来到这工作的时候,这栋楼就没有五楼。后来爬楼梯上去查看了一下,确实没有五楼。”徐晨说道。

这时候,我感觉到后背发凉!没有五楼,我那天晚上怎么上去的,去了哪里?那停尸间跟那个老头是什么?鬼吗?太诡异了,想的我头皮发麻,我赶紧坐下抱着头缓和一下,徐晨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变的铁青。

我抬起头,缓缓的问道:“这个世界有鬼吗?”

徐晨并没有直接的回答我的问题:“人比鬼更可怕。”

我对徐晨的答案并不满意,因为太模棱两可了,这算什么答案,虽然最后我彻底了领悟了这句话的含义,那当然是后话了。我继续问道:“你不是专门调查灵异案件的吗?那这些案件里面有没有出现鬼怪的?”

“有,但单纯的鬼怪作案很少,大多是人为的操纵。”徐晨说道。

“人为操纵?人操纵鬼吗?”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古怪的老头,还有黄成。明明没有五楼,黄成却叫我直接上五楼找那个老头,这又是为什么?回想起那晚的事情,撞鬼的可能性很大,现在唯一能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办法就是重新回去那个医院调查了。

我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跟徐晨说了一遍,听的他惊呼连连,恐惧的表情在他脸上停留了很久。然后我在把回医院调查的想法跟他说了一遍,他非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这件案情极其凶险和诡异,你真的确定和我一起调查吗?很可能会把命都丢掉的。”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虽然黄成把我卖了,但我相信他一定是有苦衷的,我一定要调查出这件事情的真相,不能让他白白死掉,更重要的是,好奇心驱使着我,一定要把谜底揭开,不然我会寝食难安的。

徐晨说道:“既然你这么坚定,那我就让你跟我一同调查吧,我还有一件事告诉你,这间医院的前身,是一家精神病医院!”

我惊的张大了嘴巴,“什么,精神病医院?”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棺材王章节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请对文章打分

棺材王

评论

0/12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热门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