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你家有矿么?读书也像开矿一样“沙里淘金”,阅读小说寒蝉赋,也是不错的感觉,“听说瓍王妃被打残了!”一个大爷说。“不是前几日就被打残了么?”一个大娘回道。“这次打残的是右腿。”一个大姐插嘴道。好好的一碗牛肉面,吃的寒蝉头冒大汗。下次我是不是该出殡了。

寒蝉赋全文免费阅读

“雪绒、雪绒、小绒绒……。”寒蝉弓着身子撅着***趴在雪地上小声唤着雪绒。

越瓍看着眼前行为乖张的女子,很难再与她先前灵气逼人的样子所契合。

让越瓍最觉得奇怪的是这冰天雪地里他穿着厚披风已经感觉寒气入骨,她穿着单衣,却丝毫都没有一点畏寒。

寒蝉看着绵延到远山处的皑皑白雪,这里活物这么少,难道雪绒已经饿死了吗?

她颓然的一***坐在地上,心里难受的***,全然忘记了太阳快落山了。

“雪绒是谁?”越瓍好奇的问道。

寒蝉不屑的看着眼前十分俊美且十分病弱的匪首。

“与你何干。”寒蝉很是没好气,“你不知道来这启明山的土匪不能在这地界打劫吗?竟然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在启明山的官道上打劫。”

越瓍被寒蝉掳到这雪地里又被点了***,本是十分难受,听到寒蝉的话觉得即可笑又无奈。

“你还是将我放了吧,我只是个病人,哪里来的气力做土匪。”越瓍忍着寒气无奈的说道。

寒蝉见这匪首想诓骗她,回头正准备收拾他。

刚转身便见越瓍面目十分狰狞,似是痛苦万分,腿骨一软便倒在地上,呼吸都难以维持。

寒蝉看见躺在雪地上有气无力的越瓍,心里遏制不住的气愤。

真是匪无匪样居然还能当个匪首,只觉得他十分麻烦,还如此爱做戏。

她倒***看看他究竟***装到什么时候,寒蝉上前将手搭在越瓍细瘦的手腕上,只感到冰寒刺骨的寒气一阵阵的沁入她的指尖。

寒蝉忙把手一缩,这……这寒气怎么这么像见雪寒的气息。

这匪首不会是疯了吧!为了练功居然敢服用这种毒花,实在是位狠角色。

这回好了,除了病秧子书生气的土匪,寒蝉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练功激进的人。

寒蝉来回踱步,看了看昏死过去的匪首,心下十分纠结。

这匪首在启明山打劫本来是该处死的,可他又口口声声说不是土匪。

是救还是不救呢?

见他呼吸越来越弱了,再不管便真的***死在这雪地里了。

寒蝉心一软,拿出一块红润的暖玉,解了他的***道。

双指对准了越瓍的关元***,运功将内力缓缓的透过暖玉渡与他。

经过暖玉的热化,越瓍似是感觉四肢百骸都像是浸泡在温泉中一般,渐渐有了知觉。

一股股的充盈的热气,全部汇于关元***,一丝丝异样的感觉冲入了他的大脑。

越瓍猛的睁开眼,只见一只纤纤玉手按在他小肚子下的关元***,一股股的内力往他的体内钻。

只是这个位置太让人尴尬了了,浑身的热流直窜,让他***绷的难受。

越瓍蹭的一下便躲开了,那白皙似雪的脸上霎时便一片绯色直到耳根,靠在雪地里的他双手******捏着一团雪让自己清醒一点。

寒蝉见他脸色好了许多,心中不禁感悟自己的内力又有精进,只消一会儿这个病匪首便气盈充沛,脸色都红润极了,自是心中有些得意。

“你这匪首为何服用见雪寒,这样练出的功夫虽然厉害,但是不到三十岁你便就瘫痪了,幸好今天有我,不然你就死定了。”寒蝉站立起来,将纤瘦白净的手拢进衣袖,傲慢的说道。

“见雪寒?”越瓍心中终于明了,原来他久治不愈的寒症是因为这见雪寒。

见雪寒虽然是极尽补充内力的东西却更是极寒之物,最主***的便是这东西至今都没有解药。

这样看来,他日日喝的药,都成了笑话,这群庸医。

“见雪寒虽然对练武之人极为有用,但是它的寒毒也是极为厉害,若不是我带了暖玉,今天你怕是就不行了。”寒蝉站起身傲然的说道,完全忘了是谁把他掳来这雪地,害人家发病的。

“如此说来我还得谢过姑娘的救命之恩了,只是本公子并非你口中所说的匪首,我不过是让侍卫将抢劫我的人拿下,翻看行李少了没有罢了。”越瓍自是十分无奈的解释道。

不是匪首!这样说来还是个受害者。

看来许久没有行侠仗义,有所生疏了,竟误劫了好人。

寒蝉脸上渐渐染上尴尬之色。

“咳咳,你真不是土匪头子?”寒蝉略微有点心虚的问道。

“自然不是。”越瓍抬头看着寒蝉清澈的眼眸,坚定的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那好吧,既然是我害你发病,我自然会负责。”寒蝉义正言辞,认真的说道。

说时便将手中一枚暖玉蝉递与越瓍,心下十分愧疚。

越瓍看着眼前的玉蝉,红润通透,便伸手接过,暖意透过手指流遍全身,确实是难得的好玉。

但他却依然不相信世间有能解见雪寒之毒的人。

“你别浪费时间了,送我回去便好,我不与你计较。”越瓍虚弱的说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寒蝉见这病公子收下了暖玉,心里踏实了许多,听他说的话又觉得是瞧不起人。

“我说会负责,便一定有法子治好你的毒,顺便还能治好你身体里的内伤。”寒蝉自信满满。

说着便准备去后山。

越瓍见她抬脚,一双微寒的手捁***了她的手腕,冷清的神态换上了一副病弱的模样,一对可怜无依的眼******的望着她。

“可以带上我吗?”越瓍的声音清冽,眼神却让人难以拒绝。

“进了***林便危险了,你还***跟去?”寒蝉并未甩开他的手,可能是越瓍病弱可怜的眼神,仿佛她一甩手他便***碎了。

“嗯,两个人总是更安全。”越瓍见装柔弱有用,便更是无辜的看着寒蝉。

寒蝉心想,这里虽然还没到危险的地方,但是保不齐会有狼群游荡,带着他还是保险一点,若是被狼群叼去了,这罪过还真大了。

“好吧好吧,这驱寒的药你拿着,受不住就吃一颗。”寒蝉将一个木质的小药瓶塞给这病公子便往林间走去。

皑皑白雪里一白一***渺渺两点身影朝着山谷走去。

天边一片红枫色的晚霞染的雪地里一片绯红,寒蝉此时心里万分后悔带上了这病公子,完全就是个拖油瓶啊。

一路上牵着他就不说了,若是有个什么动物跳蹿出来,这病公子更是死抱着她不放,说又说不得打又打不得,只得由着他了。

到了积雪崖边,寒蝉将越瓍一搙便跃下崖去,不一会儿就落入崖底的草地上。

只是这般轻功怕是整个恒洲大地上都找不出三个。

越瓍一心想着寒蝉的武功出处,待看清这崖底时,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上面还是寒雪冷风,***便似春风无度,暖气扑面而来夹带着似有似无的花草香味,恍若隔世。

寒蝉朝着积雪谷树林繁茂的更***处走去,一手探进一个狭窄的地缝里在里面左右***着,一会儿便掏出一个金红色的扁圆之物。

寒蝉将东西在手中细细的擦了擦,回过头看见越瓍还愣在跳落下的地方。

寒蝉伸手将手中的焱岩掷与越瓍怀中,当一个金色的东西跳入怀中,越瓍这才反应过来,看向寒蝉。

寒蝉赋精彩章节赏析

“这是什么?”越瓍拿起怀中金色之物疑惑道。

“这是焱岩,是地火烤炙这谷里的常年的积雪混入魔铁树的树脂形成的,磨成粉兑水吞服,一月便能除了见雪寒的寒毒。”寒蝉背着手边走近越瓍边解释道,满眼的傲气。

越瓍不得不佩服这白衣女子,连宋国的宗医和越国上百的御医都不能解的毒,居然真的能解开。

正准备感谢于她,林间便传来一阵的咕咚声,随即一阵异香飘来。

寒蝉听见这声音,心下一喜,拉着越瓍轻功一展,一瞬便来到了一个乳白色的池边。

池里的水似是热的,咕咚咕咚的直冒着气泡。

越瓍只见寒蝉纤长玉白的手伸向他的颈间,微微的温热划过他的喉结,他正***张的手一捏***,她便解开了他***色的披风。

随即轻柔的一掌,将还没缓过神的他推入了烬潭中。

越瓍里面穿着白色的薄长衫,刚入水一股热气便向越瓍扑面而来。

被一个女人脱了外袍丢进水里,越瓍的心里十分别扭。

还未等他稳住身形,寒蝉飞身一跃自己也落入潭中,潭水轻溅落在寒蝉的面纱上,面纱下的容颜轮廓尽现,精致的似是画中才会有的仙女样子。

“你这是做什么?”越瓍不解的问,语气有些抗拒。

越瓍自诩是对女人最为冷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却常有一股异样的冲动,总想***揭开她的面纱,仔细看看她的模样。

已是入夜了,月已高悬。

幽幽的密林中,皎皎的月色下,一对白衣的仙人落于潭中,白衣男子怔怔的看着白衣女子,气氛迤逦。

越瓍还没回过神。

“快将焱岩给我。”寒蝉丝毫没有察觉面纱已经湿透,也没有察觉男子异样的眼神,焦急的去***刚刚寻到的焱岩。

“这是***干嘛?”越瓍将东西拿出来,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给你治病啊,我说到做到。”寒蝉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的纯真。

“就现在?”越瓍问出问题,眼中有一丝的激动雀跃,他被这病折磨太久了,如今竟真有办法解毒。

寒蝉将焱岩放入手掌,运出内力,一会儿焱岩便化成了粉末。将一部分焱岩撒入潭中,一伸手便扒开了越瓍胸前的衣襟。

越瓍看着寒蝉一丝不苟的看着他的身体,耳朵霎时红了起来,别过脸,有些许的不自在和羞涩。

寒蝉看着这公子雪白的身体上各种各样的疤痕密布,最是一条手指粗的疤从胸前蜿蜒至腹部,看着格外吓人。

寒蝉小心翼翼的将粉末贴于越瓍的心窝处运起内力。

一会儿一股股灼心的热气便冲撞入越瓍的心窝,痛的他青筋暴起。

“忍一会儿,这是烬潭,十年左右才会显现一次,一次显现不到十二个时辰。”寒蝉柔声说道。

越瓍以为自己听错了,烬潭!

据说若于潭中洗烬筋骨,不仅能祛除万病更能延年益寿,在这潭中练功更是一个时辰相当于一年的进益,还有……。

“你可知道烬潭的水是续命的药?”越瓍看着眼前的糊涂蛋,不会把这烬潭当洗澡桶了吧。

“我又没喝过,我怎么知道。”寒蝉很是认真的回道,“我只知道,你若是忍得住这痛,一个时辰后你的毒自然就解了。”能遇上烬潭显现,寒蝉心中自是万分开心,连语气都愉悦许多。

这烬潭已经失去下落几百年了,居然是在这雪山的山谷里,还被人当药浴来泡,越瓍难以置信。

自他病重,已经浑浑噩噩的过了许久不人不鬼的日子,这次来启明山寻药不得,他已经***彻底放弃了。

“姑娘倾囊相授,我越瓍定当生死以报。”说着取出腰下的一枚玉环,玉环上零落刻画着***浅不一的图案,“这是越隶阁的信物,如今赠予姑娘,只***姑娘需***帮助,拿此玉环在各国分舵,自然有求必应。”

这两年大皇兄和太子日日打着这玉环的主意,这钥匙早就不能放在身边了。

如今这姑娘武艺高强,轻功了得,又救了他的***命,交于她最为稳妥。

寒蝉看了看他手中光泽纯净的羊脂玉环,摆摆手拒绝。

“我***这个有什么用,既不能吃也不能喝,我唯一的心愿便是……,算了,东西你自己留着吧。”寒蝉唯一的心愿便是早日找到她远在京都的大哥,不过这个愿望现在还太过遥远。

对寒蝉来说,这烬潭本就是天生地养,若不是带着这个拖油瓶寻药,来早或者来晚了,都是撞不见它的,自然不想***这贵重物品。

越瓍见寒蝉根本不以为意,想到那些整日说毕生所愿就是嫁给他的女子,说着便着手解开已经松垮的衣襟,露出***白皙的身体。

“若姑娘这也不***那也不***,那我便只能以身相许了。”越瓍的神色坦然,幽暗***邃的眼眸******的看着她。

寒蝉看的一愣,虽然寒家寨日日都有男子裸露着上身,但是那些土匪都是一身***黝黝的肌肉,哪见过这么细嫩白皙的。

“那我还是收下吧。”说着寒蝉忙收下玉环,将越瓍滑落一半的衣服拉上来。

罪过罪过,大哥都没寻着,怎么能有心思过问风月。

可这皮肤真是又白又滑,寒蝉心里万分懊悔,六年前若不是自己那一掌,自己早自立门户成为一寨之主了,这么好看的俊公子来投怀送抱,哪还能拒绝啊。

越瓍见寒蝉忙着将东西收下,心下想着,看来这世间不是所有女子都想嫁与他。

不由得心中苦笑。

晨间起了晨雾,几只怪鸟叫唤着,声音起起落落。

不知不觉太阳已高挂,越瓍安然的***在卫士昨夜现扎的帐篷里,在烬潭中泡了一夜,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的通透细致,泛白的唇色也红润了许多。

两个跟随他多年的侍卫守在帐前,等着今早突然出现在帐篷里的瓍王醒来。

这一觉是越瓍近五年来***得最好的一次,没有惊醒也没有被寒气侵扰,一夜无梦。

湛蓝的天空中一只鹰飞过,突兀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帐中的越瓍猛的睁开眼,找寻昨夜白衣女子的身影,却发现自己已然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中,心底不由的有一阵的失落。

突然想起来他连她的名字都还未问!

左右一***那暖玉还在,可是仅仅凭着这玉,又如何寻人。

想着便自嘲的颓然一笑,起身掀开了门帘。

山野里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耳边的风、林间的鸟、山间清泉的叮咚声,一切太清晰了,他已经整整五年未有过这种感觉了。

越瓍试着运起真气,四肢百骸里力量充盈,竟比五年前还***雄厚许多,之前柔弱的脊骨也充满了精气,眼中的精锐之气磅礴而出,全然没了之前病若蒲柳的样子。

瓍王,越国皇四子,越隶阁的开创者。十五岁便征战沙场抵御外贼,三年后又被皇上派去临雪渊镇守蛮人常来犯的边缘之地,这一守就是八年。

直至两年前瓍王突发寒症久治不愈,才被请回宫治病。

越瓍功高盖主皇上早就忌惮,如今他病重,随之不久后便被找了个由头没收了兵权,成了个半费的王爷。

只是越瓍御下有方,那些将士交给谁都管不了,剥了瓍王的兵权更是让百姓和军队怨气冲天,这皇上才没办法,用各种名贵的药,日日将瓍王娇养着。

只是当年虽然越瓍是众多皇子中第一个封土称王的,如今却成了众皇子中最没前途的一个。

呼吸着清香的空气,越瓍本来松开的拳,又******的握了起来,眼中全是娟狂之色。

付凌和付月怔怔的望着王爷。

他们太熟悉这种感觉了,整整两年了,越国的守护神终于又回来了,将士们等了这么久,终是没白等。

“王爷,你的病……?”付云躬身激动的问道。

越瓍散了这股气,又变回了那病弱公子的样子,这次他绝境归来,自是不会再像往日年少时那般天真了。

付月和付凌面面相觑,默契的掩去脸上和眼中的笑意,退守在营帐两旁。

“回宫吧,这次之后,怕是再也无法出行了。”越瓍咳嗽一声,有气无力的说道,随即进了营帐。

而寒家寨,此刻却是鸡飞狗跳的一片混乱。

“夫人,都找遍了,还是没有小姐的身影。”王姑姑已经跟了夫人六年了,自知这次夫人定然是动气了,心里为小姐十分担忧。

满院的人都被派遣出去了,有的在寨子里挨家挨户的寻,有的去了南边老爷的寨子里去找,启明山已经乱做了一团。

山南的寨子里大多是些不识礼教的各庄子里的土匪头子,实在是受不住夫人的管教便搬出来了。

一位身穿青灰色长衫的英俊公子哥儿斜靠在寨子中碧玉湖的亭子里,嘴角吊着一根狐鸢草,翘着二郎腿一抖一抖的,与他一身的书生打扮格格不入。

公子哥儿邪魅的眼看着眼前伤心不已的寒蝉很是不解。

“不过是一只狮子,明儿哥就给你捉一只回来,值得你这样伤心么?”靠在栏杆上的公子哥儿起身伸了个懒腰,毫不在意的准备用脚踢一下装着染血的雪白色皮毛的锦盒,他自小跟着父***打猎自是不把这些鸟儿兽儿当回事。

寒蝉看见寒冬牧将***挨着锦盒的脚,毫不犹豫的一手刀劈下去,寒冬牧忙把脚一收,只见地上出现了一条整齐的裂缝。

“我去,对你哥都能下这样的毒手啊。”寒冬牧庆幸自己收脚快,看了一眼地上的裂缝一脸惊讶,全然没顾及看寒蝉的脸色,“你的功力涨得也太快了吧,这样下去快赶上我了。”

“我杀了你个没良心的。”寒蝉眼里噙着泪,将手中的锦盒放在一旁,出手就朝着寒冬牧的命门攻击。

“我怎么没良心了,那头傻气十足的狮子是被狼追的落崖的,怎么又把帐算在我头上。”寒冬牧一把扣住寒蝉的手腕,顺手点了寒蝉的***位封了她的气力。

寒蝉挣扎着,却使不出力气,幽幽的看着寒冬牧。

“你上次被火兽挠了,就是用雪绒的血救的你,你这个没心肝的。”说着寒蝉自解了***道,反手又向她哥哥攻去。

寒冬牧心中惊讶,怎么会是那头狮子的血。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我的***妹妹。”说着便退了一步,举起双手认输投降了。

寒蝉看着她哥哥压根就没知错的敷衍样子,举起的手垂下来,抱着锦盒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谁都不知道她有多难受,雪绒对她来说已经像家人一样,这六年伴着她的只有雪绒,只有雪绒知道她的苦和疲惫,也只有雪绒在她被逼到精疲力尽时蹭着她安慰她,它对她,太重***了。

都怪自己没有激发她的兽***,到头来一头狮子被狼追落到悬崖,多么可笑又心酸的死法。

“小妹,雪绒……”寒冬牧话还没说完,寒川扬忽然就出现在亭中。

“我的乖女儿啊,你母***派人来寻你了。”寒川扬刚毅的脸上写满了温柔,半哄着说道。

“哼,你们两个没骨气的。”说着寒蝉头也不回的飞过碧玉湖,翻过十多米高的围墙,翩翩白影消失在了山林里。

“你惹她了?”寒川扬***着脸问他这个吊儿郎当的儿子。

“雪绒死了。”寒冬牧一脸的戏谑已经全然消散,他确确实实觉得那个狮子又傻又二还不讨人喜欢,可是当他知道是它的血救了他,又觉得自己亏欠了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寒川扬心中有一些哀伤,他是很喜欢雪绒的,十年前他和冬牧将它捡回来送给柳河清,柳河清从未见过像雪绒一样通人***的动物,除了惧怕寒冬牧显得十分痴傻,很是讨人喜爱。

“由她去吧,这几年一直是雪绒陪着她,她怕是很不好受,你收拾了衣服去陪你妹妹几天吧。”寒川扬摆摆手,便往他住的听风阁走去了。

“是啊,若不是痴傻的雪绒陪着她,她怕是早就熬不过来了。”寒冬牧似是对着湖面的风又似是自言自语说道。

寒家寨夫人住的寒川院的大厅里,一排人跪着,为首的倩儿毫无气力的跪坐着,她被封了内力已经跪在这一夜了。

“夫人,还是、还是没有小姐的音讯。”秋辞慌乱的回报着。

“还没回来,是吗?”堂上坐的柳青河端庄贵气,早就没了六年前的温婉,眼底里全是冷清。

突兀的一阵风,寒蝉便已经立在了大厅里,脸上的白纱已然掉了,娇俏精致的脸上沾了些许脏东西,被乱糟糟的头发遮住的眼睛一片漆***,寒蝉一把将跪坐着的倩儿拉起来。

“都起来吧。”寒蝉低着头,冷峻的姿态,让被罚跪的随行的众人颤颤惊惊的慢慢站了起来。

柳河清看见安然站在大厅里的寒蝉,***握的手终于松了松,掌心一团绯红。

“走吧。”柳河清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转身便准备回房。

寒蝉看够了她这幅漠然的样子,低着的头缓缓抬起来,红彤彤的眼眶里全是泪,一抬头便纵横肆意的流在脸上。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寒蝉赋(寒蝉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请对文章打分

寒蝉赋(寒蝉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评论

0/12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热门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