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高尔基如是说:“我读书越多,书籍就使我和世界越接近,生活对我也变得越加光明和有意义。”一本好书薄暮惹晨光带给你,十三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无论是外貌,还是人心。槿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夏家失踪了十三年的大小姐回来了。现在回来有什么用呢?她父亲夏二爷再娶的那位夫人在夏家地位超然,小时候定下的未婚夫和她的妹妹感情深厚……这位夏大小姐回来了还不是夹着尾巴做人?槿城世族大家的豪门太太们最近又有了新的谈资。关于夏家,关于夏家失踪了十三年的那位大小姐。此时,夏家老宅朱红色的大门缓缓打开,夏朝颜看着熟悉的故居,微微启唇,无声的吐出一句话——我回来了。——我回来了,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准备好迎接我了吗?夏朝颜vs霍清珣,甜宠无虐,男女主身心干净,就酱。

薄暮惹晨光全文免费阅读

安置好新归家的大小姐后,热闹的中式别墅逐渐安静下来。

雨,终于下来了。

先是滴滴答答淅淅沥沥,慢慢变成了噼里啪啦的暴雨,空气里的闷热被雨水冲淡了很多。

夏悦娆端着温热的牛奶经过走廊,意外的发现夏悦溪房间的门没有关。

她敲了敲门,没有回应。

把门推开,如她所想,夏悦溪正抱着枕头靠在沙发里发呆,电脑屏幕上是时下最热的电视剧,不过显然电视剧里痴男怨女的感情纠葛完全没有吸引她的注意力。

“悦溪。”再次敲了敲门,她唤了声妹妹的名字,见少女回头看向她,方才道,“怎么了?怎么还不睡?晚饭的时候你不是说明天上午和林祁哥有约吗?”

“姐。”仿佛突然间见到依靠,夏悦溪跑过去把她拉进房间,软声唤道,“姐……”一开口,眼里就蒙上了一层水汽。

“怎么了这是?”夏悦娆吓了一跳,忙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温声道,“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姐,我昨天,听到娴姨和妈说的话了。”十六岁的小女孩抱着姐姐的手臂,委屈道,“娴姨她,她想把订婚的人选换回夏朝颜……”

“啊?”夏悦娆露出惊讶的表情,“不会吧?娴姨她昨天来找妈妈是说这个?”

“对啊。”夏悦溪更加委屈。

夏家现在的二夫人苏玫和林家的当家主母苏娴是亲生姐妹,当年苏娴嫁入槿城四大世家的林家,生下一子取名林祁算是完全坐稳了林太太的位置。

有这个姐姐做依靠,苏玫却没有嫁入豪门,而是嫁了一个高中老师,生下女儿苏妍。没几年她丈夫意外身故,之后不久,苏玫便带着女儿入主四大世家之一的夏家,成了夏家的二夫人。

因了这层关系,林家和夏家走动很是频繁,最后在林望的提议下,定了这么一个娃娃亲。

林家原本的定亲人选是夏朝颜,谁知半年后夏朝颜失踪,生死未卜,于是把人换成了夏悦溪。

夏悦溪从小和林祁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原本夏老爷子告诉她,准备在她十六岁生日宴上宣布订婚的事……

谁能想到,失踪了十三年,遗忘了自己身份的夏朝颜,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我昨天回家后,听周伯说娴姨来了,在后花园跟妈妈聊天,便想着过去打个招呼。谁知道到了后花园,就听到娴姨跟妈说,反正订婚的事还没有宣布,既然夏朝颜回来了,那不如把订婚人选换回来……”

“那,妈怎么说的?”

“妈能怎么说?”夏悦溪语气有些心疼,“姐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家里的事是婶婶在做主,妈什么事都做不了决定,就算想帮我,也没用啊!”

“哎……”夏悦娆叹了口气,无奈道,“婶婶那个人吧……”

槿城四大世家——沈闻夏林,沈家排在第一,可见沈家在槿城的影响力。

她们大伯的妻子沈琦是沈家的长女,典雅大方,果敢干练,从来说一不二,是个典型的女强人。

而且,沈琦和闻馨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她不喜欢苏玫。

“林家这么好的婚事,如果娴姨说要把人换回来的话,婶婶一定很乐意的!”这才是她最担心的地方,“婶婶那么喜欢闻……我母亲,”说出母亲这个称呼的时候,夏悦溪顿了顿,不适应的皱了皱眉头,继续道,“肯定也更喜欢夏朝颜,自然什么都不会亏待她……”

“别这么担心。”眼看她又快哭了,夏悦娆连忙道,“子女订婚是大事,就算是婶婶也不可能一人做主,只要爷爷他不同意,就算是婶婶……”

“爷爷会不同意吗?”夏悦溪打断姐姐的话,声音越说越大,“夏朝颜失踪十三年,爷爷愧疚了十三年,越是愧疚越是心疼,越是会把好的东西都给她——本来,夏林两家的婚事,一开始定的就是夏朝颜和林祁哥哥。”

“可是爷爷他肯定会尊重大姐姐的意愿的。”夏悦娆握住她的手,安抚她激动的情绪,轻声道,“大姐姐和林祁哥从来没有见过,又没有什么感情,十有八九不会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槿城世家豪门之一的林家,放在以前,她只怕连想都不敢想。林祁哥哥是林家孙辈唯一的孩子,自身那么优秀,将来林家下面的公司都是他的……林家未来的女主人,这么有诱惑力的位子,你觉得她会拒绝吗?!”

“这……”夏悦娆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拍,不确定地说道,“大姐姐不至于这样吧……”

“怎么不至于?!我觉得她回来就是有目的的,你没看她一进门就给了妈妈一个下马威?她……”说到这里,发现身边少女脸色陡然变得难看,夏悦溪怔怔收了话,顿了顿,说道,“姐对不起。”

傍晚夏朝颜回来的时候,爷爷要求家里所有人都去门口接她。当时夏朝颜和爷爷拥抱后,爷爷带着她进了客厅,然后把她们介绍给这个离家多年的长姐。

等介绍完了之后,那个看起来纤细温柔的少女最先打招呼的却是年纪最小的妹妹。

“十几年没见,悦溪长这么大了。”她这么说着,继而看向嘴角含笑的二夫人,淡声道,“妈妈去世得早,我又离家这么多年,辛苦阿姨照顾悦溪了。”

一句话出,在场几人除了老爷子之外,全都变了脸色。

一声“妈妈”,一声“阿姨”,于苏玫而言,不只是提醒,更是侮辱。

“呵呵,朝颜你太客气了。”然而被小辈这样踩着脸说话,夏家这位温柔的二夫人也只是客气微笑着,没有恼怒生气。

想到这里,夏悦溪的脸色也变得难看——尴尬,无奈,心疼。

一边是她血脉至亲却完全没有感情的姐姐,一边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照顾了她十几年的继母……

那个夏朝颜,难道没想过,她闹那么一出,最难做的是她这个妹妹吗?!

夏悦溪在心里埋怨着大姐,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向来乖巧懂事的二姐落在她身上的阴沉目光。

“好了,你也别想太多了。”在开口时,夏悦娆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她柔声哄着自己的妹妹,“就算没有林祁,我们悦溪什么样的男孩子找不到?你年纪还小,以后肯定还会碰到比林祁哥更好的男人。”

这样安慰的话,却仿佛判了她死刑。夏悦溪呆呆看着夏悦娆,眼里再次腾起了雾气。

夏悦娆也没了安慰她的心思,她站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回房间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别多想。”

夏悦娆不情不愿地起身送姐姐出门,关上门后回身几步扑到床上,在柔软的抱枕上狠狠砸了两拳。

外面,暴雨仍然没有停歇的意思。

昏暗的房间没有开灯,少女捧着盛着热牛奶的玻璃杯,穿着粉色的睡衣靠着靠着飘窗坐着。

她的房间在二楼走廊外侧,飘窗正对着大门外的小花园,可以把来来往往的人和花园里的景一览无余。

十三年,夏家这个宅子几乎没有任何变化——除了以前随处可见的各种品种的梅花树。

闻馨喜欢梅花,以前这栋别墅从大门到小花园再到后花园,到处都是梅花树,到了冬天,白雪映着各色梅花,连风里都是清冽的香味,让冰冷的季节添了无尽的活力。

而现在,整个夏家大宅,看不到一棵梅花树,反而多了很多移植的郁金香。

“二夫人很喜欢郁金香,所以二爷让人隔一段时间就移植一些快开花的郁金香过来,过了花期再移走——哎哟,年轻人啊,也真是不嫌麻烦。”

听她问起郁金香,赵妈妈是这么跟她说的。

“你说梅花树啊,二夫人说……梅花看起来太单调了,而且占了花坛的地方,所以……二爷让人移走了。”

呵呵。

少女冷冷笑了声,只怕不是觉得太单调,而是怕勾起过往什么见不得人的回忆吧。

她放下窗帘,准备上床睡觉。

窗帘滑下来的间隙,夏朝颜微微一怔,随即轻轻把窗帘挑开一条缝看向那个忽然出现在视野里的身影——小花园里,少女脚步轻快的穿过走廊,往大门口跑去。

夏悦娆?

夏朝颜看了眼桌上的电子钟——23:48。

“朝颜小姐,自从你失踪后,老爷子他对孙辈的孩子都管得挺严。一般不允许她们在外面留宿,过了十一点也不允许出门……所以朝颜小姐,以后一定记得不要太晚回家。”

所以,这么晚了,这位妹妹是要去哪里?和什么人一起?

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暗处,朝颜才放下帘子,钻进被窝,睡觉。

暴雨毫无间隙的下了一整夜,清晨时分终于停了下来。东方泛白之际,后山林间的鸟叫此起彼伏。

夏老爷子有晨跑的习惯,只要天气允许,每天六点半准时出门。

和夏老爷子一样,后山环湖路上每天晨跑的人很多,但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所以,周管家几乎一眼看到了混迹在一群老人中的少女。

“老爷子,前面那个,好像是大小姐?”

他开口的同时,少女也回头看到了他们,她慢慢停下了脚步。

“爷爷,早啊。”等老人家跑近,少女轻声打招呼,见老人盯着她,便有些不好意思低头,扯了扯衣角。

“不是跑步吗?都停下来做什么?”老爷子打量了她片刻,无奈说着,先一步慢慢跑起来。

夏朝颜和周管家对视了一眼,跟了上去。

“大小姐来晨跑啊。”周管家一边跑,一边讶然道,“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这么早出来晨跑的……”

“嗯,因为我爸……养父有这个习惯,我以前只要在家都会陪他一起跑。”夏朝颜声音轻了些,“可能换了地方,今天很早就醒了,本来想给赵妈妈帮忙,不过被赵妈妈赶了出来……”

“自己家里,有什么不习惯的?!”老爷子瞪她一眼,没好气道,“以后睡不着,就起来陪我跑步。”

“啊,我是很想每天陪爷爷跑步,可是……”夏朝颜小声道,“如果起不来怎么办?”

“陪你养父都能起得来,陪爷爷反而起不来了?!”

“额。”夏朝颜吐了吐舌头,不再接话。

“咦,这不是夏爷爷吗?”夏老爷子还要说话,听到身后响起声音,顿时无奈地拧眉,“又来了,哎。”

“爷爷?”

青年快步追上三人,礼貌地打招呼:“夏爷爷,早啊。”

“嘿,宋家小子,你也挺早啊。”夏老爷子客气地点点头,没有停步,绕过青年继续往前跑。

“……”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壁,青年也没有气馁,继续追着老人家说话,“新月湖这边环境不错,挺适合晨跑的。不过这地方人挺多,有点拥挤啊。”

“那个……”他正自顾自说着,身边忽然响起低低的女声,“不好意思,你挡着我了,能让一让吗?”

“啊?抱歉抱歉。”说话间,少女对着他点了点头,加快跑了两步,刚好拦在了他和老爷子中间。

宋胤:“……”这女人谁啊?长得倒是漂亮,怎么这么没眼色?

“爷爷,我想起来了,小时候这里是没有公园的。”

“小丫头记性不错,这公园是十年前修的。”

“这样啊,我觉得挺漂亮的。”

“哼,漂亮吗?以后天天来跟着我晨跑就可以天天看。”

“……”

两人自顾自聊着,完全无视了跟着他们的青年。

爷爷?这个小女生看起来二十左右,是夏老爷子的孙女?可是夏家的两位千金他都见过,这位又是谁?

“爷爷,这两边种的是樱花吗?”耳边听到少女还在说话,他赶紧接上她的话,“对,是樱花。”

“哦。”女生听了之后对他感谢地笑了笑,“谢谢你啊。”

少女肤色白皙,脸部线条柔和,特别是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看着她的时候,让他觉得她格外的专注。

这小姑娘笑起来真好看,对他笑的这么温柔,不会对他有意思吧?想想他们宋家虽比不上夏家底蕴深厚,但也是槿城豪门中的后起之秀,这小女生长得这么漂亮,又和夏家沾亲带故,娶回去……

“不过,”他还在想入非非,就听到少女接着说,“跑步还是不要说话了,容易岔气。”说完,便不再理会他。

宋胤:“……”

周管家:“宋少爷,大小姐说得挺有道理的。”你还是别再来缠着老爷子。

“大小姐?”被打了脸的青年脸色阴沉,冷声反问道。

“前面那位是我们二爷失踪十三年的长女,我们夏家的大小姐——前几天刚归家的。”

“……”居然是夏家的大小姐?早就听说二爷有个女儿在十几年前失踪了,隔了这么多年,居然找回来了吗?

薄暮惹晨光精彩章节赏析

因为老爷子作息严格,夏家早餐时间定在7:30,时间一久,直接形成了生物钟。夏悦溪洗漱好揉着眼睛下楼梯,准备吃早饭。

餐厅里,苏玫和夏悦娆已经等着了。

“来来,坐这里。”见她下来,夏悦娆冲她挥挥手,待她坐下后,她忍不住笑她,“怎么每天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昨天晚上林祁哥哥打电话过来,聊的有些晚。”

“啧啧,原来是跟林祁哥聊天呢——小小年纪,早恋啊你这是……”

“……”被姐姐打趣,夏悦溪红了脸,没好气地扯她衣袖,撒娇,“姐……”

“好了好了,就你话多。”苏玫适时开口给夏悦溪解围,她点了点夏悦娆的脑袋,说道,“你有时间打趣妹妹,不如抓紧时间带个男朋友回来给妈看看?”

“妈!”这一说,夏悦娆也红了脸。

“就是就是。”夏悦溪嚷嚷了两声,转而嘟囔道,“而且,不是有人起得比我还晚吗?”

知她说的是谁,苏玫无奈道:“你朝颜姐姐昨天奔波了一天,我想着让她多睡会儿,这才没有喊她。你倒好,拿她做挡箭牌……”

“妈,就你脾气好。”说起那位大姐姐就不可避免想到昨晚的事,夏悦溪沉了脸,冷冷笑道,“你想着她,她可不见得想着你——你看看她昨天那样子,简直没礼貌!”少女越说越气,声音也逐渐没了收敛。

“好了,悦溪别说了。”苏玫打断她的话,四下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这才轻声道,“你朝颜姐姐和你不一样,她跟着你们闻馨妈妈长到了四岁,闻馨去世后,她就走丢了。如今回来,对我,自然没什么感情……”女子苦涩的笑笑,“她不愿意喊我妈妈,我能理解,你们也不要去苛责她,知道吗?”

看女子笑容勉强,夏悦溪心里更气:“妈,你别难过,你有我和姐就够了,那女人爱怎样怎样,我才不稀罕这个姐姐呢!”

她话没说完,身边夏悦娆陡然变了脸色,用力扯了扯她的衣袖,她不禁一愣,就听到女生淡淡的问了句:“你不稀罕谁?”

背后说人坏话被当事人听见,夏悦溪尴尬地揉揉鼻子,低下头不安地挪了挪凳子。

“人到齐了,老周,让赵婶准备开饭吧。”安静的大厅里,老人的声音很重,隐隐可以听到回音。

夏悦溪脑袋垂得更低了——爷爷居然跟夏朝颜一起?那,他是不是也听到了自己说的话?

“你姐姐离家比较久,悦溪,吃了早饭后,你带你姐姐到桃源居转一转,熟悉一下环境。”老爷子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道,“还有,你们大姐姐回来了,以后称呼要记得改过来。”

“是,爷爷。”

“知道了,爷爷。”

“老爷子,您尝尝这个。”早点上齐后,赵妈妈端了碗皮蛋瘦肉粥放到了老人面前,眉开眼笑,“这是大小姐早上起来熬的,您看看喜不喜欢。”

“朝颜做的?”老爷子看向孙女,神色惊讶,“你会做饭?”问出口后老爷子立刻后悔了。

这孙女流落在外,在被收养前一直待在孤儿院,就算被收养,据他了解,那户人家也是有亲生女儿的,又怎会对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费心尽力?

如今她好不容易回家,他又何必让她再去回忆那些不好的事?

“会一点点,但是不算擅长。”朝颜笑道,“我的养母做饭很好吃,我没事儿的时候就会跟着她学。”

“大姐姐的养母?”夏悦娆好奇问道,“那大姐姐你在孤儿院的时候也会自己做饭吗?”

孤儿院?朝颜怔了怔,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这个停顿间,苏玫已经略带责备地开口教训夏悦娆:“就你问题多,你大姐姐好不容易回家,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被母亲训斥后,夏悦娆撇撇嘴,“哦”了一声,看向朝颜道:“大姐姐,对不起,我不该问你那些不开心的事……”

“没关系。”丝毫没有生气或者责备的意思,朝颜丢开那些不好的回忆,微笑道,“那并不是什么不好的记忆——我在孤儿院的时候,虽然也会遇到一些让人生气的事,但是总的来说大家都很照顾我,被收养后,养父母对我也很好——离开家的那十几年里,我遇到的都是很温柔的人啦。”

或许因为女孩子的声音实在干净又温和,让原本因为苏玫的斥责而显得有些低气压的餐厅慢慢回了温,连原本低垂着脑袋不敢吱声的夏悦溪都忍不住好气地看向这个陌生的长姐,“你回来后,你的养父母呢?”

“两年前,养母病逝后,养父跟着姐姐去澳大利亚定居了。”

“姐姐?他们有孩子为什么还会收养你呢?”

“大概……因为我很可爱?”这句话纯属玩笑,说完后朝颜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具体原因我没有问,所以不是很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不问清楚,不明不白地被别人收养,难道不会心里不安吗?

“当别人愿意对你付出善意的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微笑着接受,然后回以善意。”朝颜看着自己的亲妹妹,温声道,“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是没有必要去深究原因的。”

“回以善意?”夏悦溪喃喃着,没有继续追问。

“那大姐姐你……”

夏悦娆还想继续追问——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先不管这些情报的真实性,反正她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筛选。

“咳咳。”夏老爷子咳嗽一声,淡声道,“好了,你大姐姐已经回来了,有什么好奇的事吃完饭你们几个再慢慢聊。”

吃饭的时候爷爷不喜欢别人说话。

夏悦娆噤声,乖乖吃饭。

“爷爷,这个粥还合胃口吗?”老人尝了一勺粥,眉眼舒缓了很多,朝颜忍不住问道。

“嗯……马马虎虎吧。”老爷子说着又尝了一勺,“和赵婶做的比,差远了。”

“哼,那你别吃。”本来期待着表扬的少女变了脸色,伸手就想把老人家面前的碗挪走。

“哎哎,胡闹什么?!”老爷子拍开她的手,表情严肃道,“认真吃饭,不许胡闹。”

两人说话期间,赵婶已经给桌上几人都上了一碗粥。

“味道很好。”苏玫尝了一口后对朝颜笑道,“别被你爷爷骗了,这家里,除了赵婶,别人做的东西他从来不吃呢。”

“哦。”朝颜嘟囔道,“反正爷爷说了不喜欢,我下次不做爷爷那一份了。”

“哎,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

“你刚刚说的!”

“我那是心疼你,早上起那么早……”

“哦,原来是心疼啊~”

一边的周叔忍不住“噗嗤”笑出声,见老爷子瞪他,又连忙憋了回去。

吃过早饭后,夏悦溪在老爷子的注视下,不情不愿地带着朝颜出门去了。

夏悦娆和朝颜的房间在一面,从楼上窗户可以看到别墅前面的花园。

夏悦娆倚在飘窗边上,垂眼看着穿过小花园出门的两姐妹,轻轻哼笑了一声。

苏玫不知何时来到女儿房间,她走到夏悦娆身边和她一起看向下面,直到夏悦溪带着朝颜离开小花园,这才回身坐到沙发上。

“悦娆,你觉得那个夏朝颜,怎么样?”

“就那样吧。”没了在外人面前的乖巧,夏悦娆嘴角牵起一抹冷笑,不屑道,“有点小心思,不过不算太难对付。”

“小心思?”苏玫知她意思,“她一个失踪了十几年才回来的小丫头,想要在这个家里立足,除了抱紧老爷子的大腿外,没有更简单的方法了——她倒是计划明确——早起,陪老爷子跑步,做早餐……呵呵。”

“但是她忘了,爷爷只是爷爷——老人家一大把年纪的,怎么可能事事操心?”手指搅着头发,夏悦娆冷声道,“就算爷爷愿意事事给她撑腰,作为一个孝顺的孙女儿,她也总不能事事都去麻烦爷爷吧。”

“……”

“妈,爸还有几天回来?”夏悦娆回来的前一天夏政晏刚好接到公司的通知去出差了,为此老爷子还发了好大的火。

“快了吧,最迟这个星期六。”提起深爱的丈夫,苏玫忍不住温软了眉眼,柔声道,“今早打电话的时候,他还问你们想要什么礼物呢!”

“哦?我们?”

“对啊,你们……”对上女儿意味深长的眼神,苏玫不禁一愣。

“我们,是指我和悦溪?”

“啊……”政晏电话里怎么说的?好像是“你问一下悦娆和悦溪有什么想要的礼物没?”苏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你和悦溪。”

——夏政晏没有问起夏朝颜……难道是把这事儿给忘了?

“呵呵,下一次通电话的时候,妈妈只需要回答爸爸的问题就行了。”夏悦娆嘻嘻笑道,“至于旁的一些无关紧要的提醒,就不必了。”

没等苏玫回答,夏悦娆继续道:“爷爷喜欢什么样的后辈?懂事听话,稳重自律,温和善良……大姐姐这些倒是不缺,呵呵。但是,如果她有一天不温和了,不懂事了呢?爷爷还会喜欢她吗?”

“悦娆,你难道想……”

“妈,爸爸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悦溪是她的亲生妹妹——血浓于水。可是,如果爸爸不喜欢她,悦溪也不喜欢她——不只不喜欢她,甚至讨厌她,处处针对她——你猜,我的大姐姐还能保持她的温柔懂事到什么时候呢?”

“这,你爸爸的性格你也很清楚,他就算和朝颜不亲近,也不会针对她啊。”

“妈,你只需要让爸爸不亲近她就行了——至于针对她的人嘛——悦溪对林祁哥可谓是一往情深,要是林家坚持要换了订婚人选,你觉得悦溪会善罢甘休?”

是了,这也是她一开始在考虑的事。苏玫赞同地点头,“林家要求换人也是无可厚非——毕竟这门婚事,一开始说的人就是朝颜……只不过因为她失踪了十几年,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所以才换成了悦溪。”

“据我了解,林祁哥也挺喜欢悦溪的。如果爷爷和爸爸同意换回大姐姐,悦溪只怕会对大姐姐恨之入骨,林祁哥也会对她避如蛇蝎……这样,就算大姐姐真能嫁进林家,也不会幸福。”

“如果你爷爷和爸爸不同意换人……”

“如果不同意,那也没事儿——我认识的男孩子也不少,到时候无意间说那么一下,朝颜姐姐长得这么漂亮,那些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难道就没一个两个动心的?到时候她喜欢了还好说,不喜欢的话,也可以用些特殊的手段嘛……”

“悦娆,你……”显然对于女儿的回答很满意,苏玫站起身走到她身边,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顶,“你远比我年轻的时候要聪明。”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当年,我若是有你一半的聪明,也不至于让闻馨那个贱女人捷足先登!”

“妈,那些难过的事就不要在想了。”夏悦娆伸手环过苏玫的肩膀,安抚地轻拍着,“闻馨已经死了,而你,现在过得这么幸福——百年之后遇到那个女人,肯定能把她气的七窍生烟!”

被女儿的说法逗乐,苏玫“扑哧”笑出声:“你这坏丫头……”

“所以啊,妈妈,你不要觉得愧疚。”夏悦娆正色道,“当年要不是闻馨横刀夺爱,这世上根本不会有夏朝颜和夏悦溪——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拿回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

“嗯,我不会觉得愧疚。”苏玫扬起嘴角,看着女儿的眼神里满是柔情,“悦娆,我会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不管是夏朝颜还是夏悦溪,谁都不能和你抢!”

“我只想要妈妈能够幸福就好了。”

“傻丫头,有你这么听话的女儿,就是妈妈最大的幸福了。”

……

送走了母亲,夏悦娆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得到那边的回复后随手把手机丢到了桌子上,转身到衣帽间换衣服。

夏朝颜回来了,而且在进门的那天晚上就给了她母亲一个下马威。

昨天晚上,她叫了爷爷之后,唤她母亲却是“阿姨”?

呵,是啊,她是这个家里的第一位千金,所以呢?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看不起父亲再娶的女人吗?

然而夏朝颜不知道,当年父亲真正爱的人是她的妈妈!

大学同校的两人,因为辩论赛相识,结缘,相恋,然后,因为父亲的过于优秀,吸引了低他们一个年级的闻馨……

当时苏家家世微弱,于是闻家用苏家的前途来逼迫她的妈妈离开父亲,而夏家,也在不停地给父亲压力。最终,在闻夏两家施压下,父亲妥协了,娶了闻馨,而她的母亲,只能含恨嫁给了她的亲生父亲。

——那个女人可耻的夺走了原本属于她母亲的一切!

她的亲生父亲脾气不好,每次喝得醉醺醺之后就会对母亲拳脚相加。后来在一次喝醉酒后失足跌下了台阶,不治身亡。

母亲没有再嫁,带着她艰难地支撑着。她知道,那是因为母亲心里一直牵挂着最初的恋人……

正所谓天道好轮回,闻馨嫁入夏家没几年,闻家在一场飞机事故中败落了,闻馨也因此一蹶不振,不久撒手人寰。

然后,母亲和父亲终于再次相遇,没了闻家阻碍,没了第三者的插足……她也跟着母亲到了夏家,改名夏悦娆。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就算改了名字,很多名门世家的女人们还是会在背后议论——议论她的身世,议论她的母亲,用一些非常不堪的言语……

都是因为闻馨,她和母亲所有的不幸,都是因为那个无耻的女人!

每次看到别人的指指点点,她就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女人恨得更深一分,连带着,对她的女儿,无论是夏悦溪还是现在归来的夏朝颜,她只想把她们狠狠踩在脚下!

她要让所有人知道,闻馨不如她的母亲,而闻馨的女儿们,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薄暮惹晨光(夏悦娆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请对文章打分

薄暮惹晨光(夏悦娆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评论

0/12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热门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