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已经出来了,一个古董商人兼古玩藏家带着几十年的从业经验,回到80年代中期自己年轻时。然后,他发现想要找好藏品是如此简单;至于发财?不好意思,还得一步步来......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在线章节阅读

上午一下车就已经买好了回桂省省会绿城的汽车票,不过车票是后天下午的——隔天才有一趟客车,能买到票就不错了,不然张楠想去绿城就得充分发挥采购员的聪明才智、挖空心思去蹭车!

习惯了重生前的飞机、高铁、高速公路和自己那辆老帕萨特,面对如今的交通现状不自觉的想骂人!

“真是麻烦!”吐槽归吐槽,还是先得把吃饭问题解决了。夹着公文包,来到一楼,服务台边上有个门洞,门楣上就大大的挂着块招牌:餐厅。

走进双开的木质玻璃门,餐厅还挺大,至少能放下10多张大圆桌,不过这会放着的都是四方桌。没靠背椅,都是木凳,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正在吃饭。大厅里方方正正的柱子上还贴着几张宣传画,仔细一看都是宣传食品卫生的。

这可不是三十年后的饭店,这会想要吃饭要自己去点餐,就像学校食堂一样。

走到点餐的窗口,看到玻璃上贴着一张大大的价格表。

张楠苦笑了一声,上头写的都是套餐价格,从两人套餐到十人套餐不等,价格也从三五块至三五十块不等,不便宜,但还吃得起,不过没几样是他喜欢的。还好价格表里还有面条的价格,肉丝面一碗六毛八。

“同志,来碗丝面。”

收款的是个50来岁的男服务员,态度还算好,只不过普通话带着股挺重的桂省味,听着稍显费劲。“六毛八,二两粮票。要加面吗?”

“不用,够了。”说着从上公文包侧袋里取出一沓全国粮票,找出张半斤的粮票,加上一张两元人民币递给服务员。

一看到顾客拿出来的是一沓全国粮票,服务员眼睛都亮了一截,收款找钱、找粮票,递给张楠一块小木牌,上头写着个“5”。

这是取餐牌,等面条做好,要自个来端。

转身离开时,眼角余光看到服务员利索的把那张半斤的全国粮票塞进了自己的衬衣口袋,瞄了眼找给自己的桂省地方粮票和零钱,觉得挺好玩的。

出门在外没全国粮票就等着饿死吧,而这全国粮票又不好搞到,这会吃香着呢。

“一碗肉丝面吃掉上千,呵呵…”。自嘲。

刚才付出去的那张两元人民币是第三套中的“车工”,11年那会一张全新的2000元以上,还一张难求!后来虽然降了点,但也一直维持在1000以上。二十多年涨了1000倍,绝对的币王之一,而现在满大街都是!去年重生的张楠弄明白自己的处境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银行将所有钱换成了一刀一刀的两元人民币,明年第四套人民币出来,再过几年银行对第三套人民币就只收不付了。

不愧是政府招待所,边上还放着个报架,选了《桂省日报》,随意找个位置坐下看报等面条,顺便缅怀了一下有智能手机的时代。

因为来得晚,这会餐厅里其它吃饭的人都吃完走人了,就剩下他一个。一会功夫,竟然没叫号,那服务员用个托盘端着面条就过来了,还多了盘浅浅的五香牛肉。

这待遇可少见,不过出差遇上过两回,张楠估计还有下文。

果然,那服务员拉了个凳子,坐在张楠边上开始拉家常。

“同志来咱们这出差?”中年男人显得有点自来熟。

“嗯,出差。”张楠也先不吃面条了,掏出包香烟递给中年男人一根,“贵姓?”。

“免贵姓陈,耳东陈,陈平贵。”说完将香烟横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凤凰,好烟!我们这很少见。”

“你叫我小张就行了。”张楠也不客气,“老陈,想要全国粮票?”

张楠这话一出口,陈贵平稍显尴尬的笑了笑,对张楠竖了个大拇指:“小张你别看年轻,一看就是跑过三省六码头的人,厉害!”

说完这陈贵平叹了口气又道:“也不怕小张你笑话,我这不是倒买倒卖。没办法,我老婆和女儿是个农村户口,亲家公和女婿是泥水匠,同村的几个人一起去隔壁的粤省找活干,这全国粮票实在不够,那边花钱在黑市里买又实在太贵。你看,就我这还有点办法。”

说的挺无奈的。

“哈哈,老陈你这也算靠山吃山了。”张楠打趣道,这陈贵平一定把平时工作中收上来的全国粮票,都用本地粮票掉包了。

“不过老陈你也知道,这花钱买全国粮票在本地人之间转转还行,我这来出差的可不敢,万一给算成倒买倒卖我上哪说理去?”

一听张楠这么说,陈贵平面露失望之色,张楠看得出来他说的十有八九十是实话,不过出门在外,得提防着点。其实张楠出差永远带着几百斤全国粮票,自己有来路,说白了就是准备拿来倒卖的。

想了想,反正下午和明天也闲着,就说:“陈哥,我呢是江南省人,钱和粮票我不缺,我看你说的也是实话。我这人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古玩,就是解放前的瓶瓶罐罐、古钱、玉器铜器什么的。每到个新地方出差我都会去转转这些东西,你那要是有,咱用票子买。”

票子,张楠说的显然是全国粮票。

“有,有!老东西家家户户都有,我家里就有几个传下来的瓶瓶罐罐,农村里更多,我亲家祖上据说还是个小资本家,这些东西更多。只要价钱过得去,全卖给你。”

86年,买点老物件只要来路正,公安不管。

“我只要小东西,你就算白给我个大水缸我也带不走。”张楠开个玩笑。

“放心,我们这这两年也有收老东西的,不过五毛一块的咱看不上,好东西都留着呢。”陈贵平拍着胸脯说。“那小张,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事已经差不多办完了,后天走。今天下午和明天都有空。”

“太好了,明天我休息,过会我去请个假,下午就去我家看看。要是时间来得及,我们再去趟我女婿的村子转转。”

这陈贵平还是个急Xing子。

“行,远吗?”

“不远,我家就在附近,走路5分钟。我女婿家在县城边上的太平村,骑车十来分钟就到,过会我去借辆自行车。”

一听不远,这县政府招待所的人也不可能把自己给卖了,就道:“那好,等我吃完饭就走。”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免费阅读章节

这边一吃完饭,那边陈哥就来叫人了。去房间里取了个布袋、存了钥匙,一走出门口就看到两辆永久牌28寸自行车停在那。

一人骑一辆,眨眼就到这老陈家,他老伴也在。不过挺失望的,因为老陈嘴里的瓶瓶罐罐都是些民窑物件,不是清末就是民国货,30年后值个几百几千的,不过这会没多大用。倒是老陈的老伴拿出一堆铜圆铜钱和十几个银元,张楠看了一下都是些普通品种,只有一个江南省造戊戌龙洋后世能值个几千。

不过这会嘛,龙洋就是龙洋,甭管你是哪个省造的、哪个品种,8块一个;袁大头倒要9块一枚,这还是这一两年涨价了的结果。有趣的是,等到几年后就是龙洋一直比袁大头贵了。不过张楠这会对普通银元基本无爱,除非是稀有品种或者品相顶级,不然这Xing价比太差——按照工资差额来算,30年时间里这普通银元根本就没涨价多少。

银元就是银元,无论何时价值就是如此坚挺!

当然,因为这会银元交易很少分小品种,品相好坏也不怎么讲究,收藏算是正当时。捡漏好品种的机会大,只是10年内就别想着赚钱,最多当个搬运工赚个地方差价。

碍于老陈的热情与热切期盼,张楠用当地行价买下了10枚银元,6枚龙洋48元,4枚袁大头36元,总共84元。用的是全国粮票,一斤算作6毛钱,一共给了140斤,5斤的粮票整整28张。老陈还硬要给些铜钱当添头,就随意拿了十来个雍正、顺治通宝意思了一下。

这点东西回去时路过沪上,到半地下的跳蚤、古玩市场倒腾一下,换回相同的粮票后,也就赚个几十块钱,大老远几千公里的,就当是认识个朋友帮忙了。

喝了杯茶就走去农村,这老陈也感觉到刚才张楠纯粹是属于可买可不买的节奏,心里有点小感激,表示今明两天绝对不让他放空。

太平村,骑车十几分钟就到。

说实话这一路骑来,H县县城的建设在86年应该算是很不错的,五层楼房不少,不过这农村还是放眼望去基本上都是老房子,有些还挺简陋。

到了老陈女婿家,一看还是二层的砖瓦新房,后边连着几间老房。他女婿女儿和亲家两口子一起住,看来这两年胆子大的手艺人出门闯荡还是收入不错的,这房子在村子里算是最好的几户之一。

老陈一说明来意,众人对张楠热烈欢迎,老陈的亲家姓王,还准备过会带他去村子里几户亲戚和熟人家里转转,不过有个条件:“小张师傅,村子里有几家也应该有些老物件,应该会卖。你看到时候能不能你先用钱付账,然后咱们回来我先钱还你,再用粮票算?”

“没问题,就这么办。”张楠当然同意,这才不会穿帮嘛。

聊天时知道这老王家祖上当过清末的小官,亲家的爷爷、父亲在民国那会甚至在军阀政府里干过银行管理人员,在老家还买田买地。后来军阀时期战乱太多世道乱,就搬回农村做起了地主,这再后来呢当然就倒霉了。

感觉发财的机会来了,虽然拥有多年掏老宅子的经历,但遇上这样的主家机会不多,一般都不会跑空,而且还是有求于自己就更要抓住机会了。

不过理想很***,现实却骨感——说是资本家、地主的底子,但也挡不住抄呀,其实也就藏下来几百块各色银元,这还是埋地下、这两年才挖出来的。老的瓷器竟然一件都没:原来破四旧那会全给抄了、砸了。

农村人也比较实在,带着张楠随便看,晃荡了一圈,新房里就没自己看上眼的,倒是在后边老房子的一个小木箱里看到了几个裤带筒,应该是民国甚至是清代的东西,花色、编织手艺一流。

裤带筒,以前没皮带,裤子要用腰带或各色棉线编织的裤带系上。有些地方很多女人都有这个手艺,只不过款式花色、宽窄分别极大,很多地区还是女孩子出嫁的必备嫁妆之一,一般都是母亲给准备的。

由于裤带会编得非常非常长,为了美观方便,一般会将其按照一定的方式紧紧缠绕在一根二三十公分长、红纸包裹的圆形木棍上,最后甚至会缠绕成一个直径十多公分的超级大棒槌!要用的时候剪下来一截就行了,这样一捆裤带一家人甚至几十年都用不完。

不过这玩样就算在30年后也不是特别值钱,甚至算不上古玩,只能算是特色老工艺、名俗品,这手艺在有些地方还被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张楠家里就有几个这样的“棒槌”,都是家里传下来的。他这会对箱子里这几个“棒槌”兴趣不大,但因为花色充满桂省特有的风格,就拿起一个看看。

结果这随手一拿,张楠就知道有问题:太重了!

缠绕紧密的裤带卷本来就很有分量,家里有这玩样的人都知道,但有20多年古玩经历的张楠这一上手就知道手里这个棒槌有问题,因为这情况他上辈子听说过几次,还亲自碰到过一回。

木箱里大约有七八个这样的棒槌,还夹杂了一堆老土布一类的杂物。拿起一个、放下一个,很快所有裤带筒都过了次手,大拇指手指甲在旁人不注意时,在所有裤带筒中间凹进去的筒芯一头使劲划了划。

心中有底了。

拿着一个棒槌对旁边几个人说:“这裤带筒花色很有你们这的地方特色,名俗,和我们那的不一样。”

边上这几位还在因为张楠这位豪客看不上家里的东西发愁呢,一听他似乎对这几个这些年都没多少人用、只能当摆设的裤带筒感兴趣,那老王立马说:“这都是上几代人传下来的,手艺绝对一流,新房子里还有孩子他娘那时候带过来的。要不你都看看?”

“解放前的才有意思,这东西就是当个收藏的老民俗,市场上可没人要,谁家没几个?你说是吧老王。”老王媳妇嫁过来的裤带筒还可能是她自己做的,而且一定是解放后的东西,张楠根本懒得看。而且这会不能表现得太感兴趣——刚才在新房堂屋里,张楠看到墙上挂着两幅老人的照片,还有几张老画像,这家应该已经没有老人家在世了,老王他们极有可能不知道这几个裤带筒有问题,老人过世时应该根本就没交代。

看张楠感兴趣,老王考虑了一下,说道:“这东西这会虽然用处不大,但做起来老费时间了,小张你也是个实在人。要是你喜欢,就算10块钱一个拿走。”

这东西这会价格还真不好算,一个棒槌一个银元的价,几十年前5个银元估计都要,三十年后1000块一个棒槌有没有人要张楠也不清楚。不过自己也懒得还价了,10块钱一个棒槌也不能算贵吧?

也不用其他人动手,一共七个裤带筒,全部塞进自己带来的布袋子里。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张楠)小说精选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请对文章打分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张楠)小说精选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评论

0/12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热门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