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被大佬盯上的我全文阅读带给你,全校的人都知道,有一个蹭吃蹭喝的贫困生林蔚。校霸们争相为他一掷千金,甚至为他开通包月三餐服务。有一天,校宠被人打地鼻青脸肿...没有人敢为他出面,他只有自己翻身做主人。有一天,校宠多了位大佬同桌...林蔚:你一个经济班的来我们班凑什么热闹?!大佬:三餐,我包了。大佬:你,我也要了。

被大佬盯上的我精彩章节阅读

林蔚坐在桌前,不断地移动着鼠标,电脑传来此起彼伏的嘀声,宋新不免担忧地凑过去看了一眼前者的下载列表,只见恐怖片应接不暇,都乖乖地躺在列表里等待着主人的亲临。

但下载时的坚定不移、信心满满并没有持续多久,等到打开的时候,林蔚就差没把眼捂上了:“什么玩意啊!!怎么这么恐怖啊!!”

最后还是宋新殷勤地把视频给关了,搬着板凳坐在林蔚对面:“林蔚,你是准备报复班皓,还是准备报复你自己?万一人班皓不怕...你费劲做这么半天...”

“不会的!”舍友好心提醒被即刻打断,林蔚拍着胸脯道:“别看有些人外表堂堂,就连恐怖片也不敢看!”

宋新默默闭上了嘴,大哥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林蔚再一次英勇地打开了恐怖片,一边骂街一边抖着手剪辑。经济班的探子来报,在他们班放恐怖片的时候,骆昭脸色发白,额角冒汗,走路都顺拐了,打开门直接溜了。

这还不是害怕吗!明显是!

林蔚想到此,心里又涌上一股不战而胜的喜悦,今晚就是骆昭的死期。

他今天揍自己的时候不是挺能的么?看究竟是谁收拾谁。

林蔚瞥了眼电脑,恰巧看着即将冲出屏幕的贞子,他在内心建立好的信念瞬间功亏一篑:“谁这么变态,导这些片子!!”

宋新:...自己害怕还怪导演了?人导演让你看了吗?

先前借买饭灰溜溜遁走的程墨回来就看到了如此一幕——带着耳机疯狂打游戏的顾影逸,屡次扔掉鼠标屡次捡回的林蔚,宋新则端着杯茶,给林蔚做思想工作。

归者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宋新喝着茶,将前因后果阐述了一遍,程墨在诸多没用的信息中抓住了重点:“你要把剪辑刀用在他身上?”

这还是他认识的林蔚吗...好吃懒做耍流氓,从来都说要留到关键时候才用的宝刀,居然要用在班皓身上?

“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活!”

林蔚忍着胃里的翻涌,把影片拉进了剪辑框内,一帧一帧地拼接,唯恐漏掉了重要画面,他平常剪作业都没有那么细心好吗?

等导出完毕以后,拷进剪辑刀,合成后的视频选择人发送,能直接传递到指定人的梦境之中,这就是剪辑刀的用处。

连城大学502宿舍内,各个人都身怀绝技。

不对...准确来说,是各个都从父母那里继承了点宝贝。

林蔚拿到的是一把剪辑刀,形状就是一把不起眼小刀,却能将各个剪辑到一块的视频投递到人的梦境中去。宋新拥有一盏在任何地方都能亮起来的灯。程墨手中的本子可以实现各个微小事件,顾影逸的相机则能将魂魄暂时框住。

“宋新,现在该你出场了!”林蔚把剪辑刀朝桌上一拍!

宋新立即尖着嗓子道:“末将遵旨!”

“你这不是将军,是太监...”程墨忍不住吐槽。

宋新没理程墨,而是在手机上疯狂打字,等一条消息叮咚回过来,就照着念了出来:“咦?骆昭一个人住宿舍...宿舍在...在咱们楼402?!”

桌上的剪辑刀微微动了两下,它仿佛已经迫不及待要潜入402了!

程墨发现了不对劲,拧眉:“大魔王就在我们楼下?完了完了,我们一直在楼上蹦跶,他岂不是都听到了...”

这一举倒是提醒了林蔚,他眼睛一亮,恨不得现在就拿装修小锤狠狠地敲地砖!

要不是实在浑身疼,这事就被安排了。

“可是为什么大魔王这么有钱还住在宿舍?”宋新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林蔚:“你们三个哪个不有钱?”

三人一齐看向林蔚,就连顾影逸也把耳机摘了:“林蔚你能不能要点脸!”

程墨首当其冲:“别人不知道你,我们还不知道你?叔叔阿姨要是知道你在学校这么抹黑他们,你的刀子迟早给收回去。”

林蔚拿着冰块一边敷脸一边冷笑:“我写错了吗?劳动人民最光荣,况且他俩的职业也差不多。”

从小和林蔚一块长大的三个人满脸黑线:“收藏家和收废品差很多好吗?”

遭受到众人白眼的林某人一脸无惧:“收藏的还不是别人不要的废品。”

那些物品原本的主人早就归于历史的长河之中,只留下点东西证实自己还存在过,这东西是人家不要的了吗?要是能带走谁不带走?

众人无言以对。

一直没对林蔚的行为发表什么看法的顾影逸悠悠开口:“你剪辑刀用的次数不多,不要出什么差错。”

林蔚嫣然一笑,只是帅气的容貌再也不复:“多谢关心。”

顾影逸有些后悔他偶尔给的关心。

终于到了晚上,林蔚因伤势严重,好容易洗了澡,又在爱心舍友的帮助下龇牙咧嘴地爬上了床,盖好香软的被子,沉沉睡去。

502虽然几个人看着都不搭调,但作息时间可是极其规律的,当然除了有任务的时候。

月黑风高,连城大学一片寂静,突如其来的尖叫划破长空,楼下睡着的猫吓地毛发直竖。

“啊啊啊啊啊!!!”

“靠——”

“**——”

“林蔚!!”

半夜三点,进入梦乡的四位战士同一时刻惊醒,林蔚反应最为激烈,嚎地惨不忍闻,扑腾了半天差点没从床上翻下来,他死死抓住床把手,颤着声道:“我感觉我离死亡就差那么点...”

无人回应,林蔚慢慢平复着内心,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

感受到三位舍友的注视,他又委屈巴巴道:“我最怕这个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说的就是402啊...怎么到咱五楼来了。”

黑夜里的三双大眼睛都冒着幽幽绿光,纵然林蔚心再大也受不了这样的注目礼。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就酱,晚安,么么哒。”

他滚回被窝,把自己裹地紧紧的,睁着一双肿眼睛,朝墙边又挪了几寸,背后靠着墙终于踏实了些,眼皮也开始打起了架。

剩余三人瞪着天花板看了好一阵子,不久便听到一号床均匀的呼吸声,差点没忍住爬上去抽林蔚两耳光,刚刚在梦里成功体验了一把5D恐怖片,鬼还一直在后面猛追,心中都尚有余悸,怎么最怕鬼的这人还能睡得着?

但许是林蔚的呼吸声很有感染力,宋新第二个睡着,其次是程墨,最后顾影逸叹了口气,也成功入睡。

第二天清早,前一天被骆昭揍地不能自理的林蔚在床上哀嚎不断,也没有人肯去把他扶下来。

他一瘸一拐地背着小书包,跟在并排走的三人身后:“你们等等我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们的第一节课是电影史课,林蔚的富二代朋友们都还没起床,所以走在偌大的校园里,又引来一***强势围观。

“你们看看,林白莲现在彻底凉了,连舍友都不搭理他了。”

“你看看他那恨不得倒贴的样子,吃相真丑!”

宋新忍不住想回头,程墨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腕,缓缓摇头:“你难道忘了昨晚被梦境支配的恐惧了吗?”

他们三人商议完毕,一定要给林蔚一个教训,痛定思痛,都挺直了脊背,但放慢了脚步。

走了大约三十分钟,成功收获了一***冷言冷语的林蔚终于走进了教室,有的勤奋好学富二代已经抵达教室,看见林蔚鼻青脸肿的模样都吓了一跳,上前嘘寒问暖道:“小蔚蔚,谁欺负你了?”

林蔚的眼角滚下两滴滚烫的泪水,他故意没擦,吸着鼻子道:“别问了,我没事。”

富二代朋友保护欲陡然上升:“小蔚蔚你别怕,只要我能做到,肯定...”

林蔚努力眨着眼,楚楚可怜:“是骆昭揍的。”

“岂有此理,骆...怎么能!什么?是骆昭?!当我没说。”

人心凉薄,大难临头各自飞,林蔚叹了口气,看来整治骆昭的事,只能由自己来做。

纵然大家伙都把骆昭当成大魔王,但他们也没有完全屈从于他的淫威之下,听闻林蔚一番诉苦,他们到底意难平,却也着实不敢帮他出头。只能在物质方面尽量满足林蔚,林蔚成功收获包年套餐一份,还有伤痛party一次。

宿舍三人看着自己一起长大的朋友变成现在这副戏精的模样,都想剖开他的脑子看看,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

电影史老师的课讲得极其枯燥乏味,坐在后排的三兄弟已经抵挡不住来势汹汹的困意,他们昨天可是半夜三点就被吓醒了,但睡着之余,他们还是瞥见了林蔚精神抖擞、谈笑生风的模样。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怎么这厮就不知道困呢!

电影史老师最见不得私下里开小会,但碍于底下的学生都不是一般人,只能柿子挑软的捏,严厉道:“林蔚,你来说说看蒙太奇是什么。”

林蔚站起来,踉跄了一下,乖巧道:“蒙太奇,本名montage,从法语翻译而来,本意为装配、剪接,当不同镜头组接在一起时,往往会产生个别镜头单独存在时所不具有的意义。”

答完,他又一脸无辜地看向老师。

老师登时觉得自己抓错了人,这个孩子虽然家境不行,但本身还是个积极向上的好孩子,或许应该对他好一点。

随即便换上一副慈祥的面容:“很好,坐下吧。”

林蔚战战兢兢坐下,像一只无害的小白兔。

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人就是一只披着白兔皮的狼。

好容易第一节课下,林蔚就被狐朋狗友们围了起来,说什么也要开party,林蔚三言两语就定好了晚上在某人家开,然后迅速地回归宿舍的大部队中。

万恶的资本主义腥臭味席卷而来,三兄弟退后了几步。

“今晚王一鸣家开party,咱们都去。”

顾影逸先表了态:“我能不去吗?”

他从来不喜欢参与热闹的场所,宁愿在游戏内叱咤风云都不愿和人多说一句话。

林蔚微笑:“不行哦,我答应顾伯父了,要带你去见见世面。”

“不去。”

另外两人见状也跃跃欲试,想和顾影逸一样留在小窝中。

“不去?那我打电话给伯父了?你晚上愿意玩电脑都不愿意陪兄弟...”说着林蔚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到了顾伯父的号码。

顾影逸咬了咬牙,想象到自家父亲碎碎念的画面,妥协了:“行了我去。”

解决完最难的,林蔚又把目光放在了另外两人的身上。

怕林蔚使出损招,二人几乎是连反抗都没有,直接答应下来。

林蔚的脸还是一张猪头,一朝一夕之间没有任何改善,纵然换上了爽利衣裳,看上去还是惨兮兮的,但他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脱离搀扶了。

傍晚七点,王一鸣家门口,东道主王一鸣已经站在门口等候。

林蔚笑着上前,只见王一鸣的表情极其不对劲,他看着林蔚走近,才忧心忡忡道:“小蔚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魔王会来...我发誓,不是我请的!”

他伸出三只手指。

林蔚当即扭头欲走:“回见。”

然而被他威逼过的三兄弟怎么可能在这时放过他,由宋新和顾影逸两个人出手,把林蔚给扛了进来。

思想工作落在了程墨头上:“老大,是你说的,人总要面对一切的。”

“你放心好了,有我们在,他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王一鸣对三个人友善笑笑,道:“我还担心他不肯进来呢。”

林蔚惊叹于王一鸣的观察能力,他现在的样子有很想进去吗?!

被大佬盯上的我免费章节阅读

王一鸣的父母是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对儿子也极其舍得,这一栋豪宅,就是他们给上大学的王一鸣添置的。别墅依山傍水,风景极佳,一汪池塘里锦鲤各个膘肥体壮、恣意飞扬,但林蔚现在连观赏的心都没有。

他现在完全是羊入虎口好不好!

大魔王在学校内都能肆无忌惮地把他打个半死,现在到了校外还不怎么欺负他呢!

林蔚面如土色,双臂被宿舍二位大力士架着,双脚在地面拖行,俨然如即将赴刑场的死囚。虽然好像的确没什么区别。

本应该喧嚣的别墅内,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所有人说话声都是小小的,生怕得罪了坐在板凳上的那位魔王。

好巧不巧,林蔚此时被拖了进来,大理石地面被鞋底胶质摩擦出了响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他看来,骆昭自然也不例外。

林蔚赶忙从容一笑:“你们松手,我自己能走。”

料定林蔚在此时不会逃走,患难与共的舍友才撒了手。

他背过身子,不与骆昭有任何视线接触,摸了一个小蛋糕慢慢地挖着,舍友们惊讶地看着他。

“吃啊,来了都。”

他根本不知道“客气”两字怎么写。

程墨第一个反应过来,尴尬一笑,左拐离开了,另外二人紧随其后。

林蔚不解其意,刚欲开口,却感受到了危险的降临。

他连跑的机会也没有,骆昭就站到了他面前。

林蔚心中一紧,手中的蛋糕掉在桌上,不免又回想起那日的拳打脚踢,直接蹲下身来抱头呈自我保护状。

在场的人都替他捏了把汗,骆昭的模样,显然就是要打人。

“骆昭同学,我觉得我们之间有误会,咱们可以好好谈一谈吗?”林蔚试图为自己争取机会。

好好谈一谈...

骆昭莞尔:“好,走吧。”

林蔚站起来,率先上了楼梯,占领了王一鸣家的书房,等进了屋门被关上,他才觉得自己的决定有多么的错误。

现在就他们两个在屋里,骆昭不是可以任意发挥了吗?!

林蔚咽了咽口水,朝着窗口挪了挪,又怕骆昭直接把他扔出去,赶忙朝离门边最近的书架挪去。

“那个...骆同学啊,那天的事真的是个意外。我不过是答应了一个朋友帮忙...”

骆昭冷笑一声:“帮忙?”

他步步走近,林蔚赶忙又抱头蹲下:“是啊...”

“那女同学都跟我说了,你抢她男朋友,”骆昭眯了眯眼,“年纪轻轻做什么事不好,非得干这勾当,学校就是因为有了你这样的蛀虫才会校风不行。”

林蔚有苦说不出,怎么就上升到校风校纪了呢?那个不过是为了让女孩死心随口诹的理由。再退一步,这女孩根本不是宋新的女朋友啊!充其量也就算个暗恋者,他本想解释,话到嘴边又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

“王一鸣知道吗?”

林蔚皱了皱眉,这又和王一鸣有什么关系?

没等他开口,骆昭又抱着臂朝前走了一步。

“我奉劝你一句,不走正道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做的这些事迟早有一天会水落石出,到时候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林蔚心想,他究竟做了什么啊!怎么在这货的嘴里听起来就是那么不可饶恕,罪大恶极呢?

他不就平时蹭吃蹭喝蹭玩了吗...大不了以后他少蹭点...

骆昭走出房门前,回首道:“从今天起,我会一直关注你的行为,如果再犯,就不会是揍你那么简单了。”

林蔚在屋内寻思了良久,还是想不通,究竟哪里触到了骆昭的逆鳞。

他一向拎地清自己,所以不该蹭的人他从来不蹭,只和这些人傻钱多的富二代混在一块,精明点的都不沾边。一幕幕往昔浮现眼前,他终于想通了!

骆昭这绝对是嫉妒!

他自己没能和这些富二代混在一块,就选择拿自己开刀,人缘好究竟得罪谁了?

二楼书房突然涌进几个熟人,他们担心地看着林蔚:“你没事吧?”

林蔚咧了咧嘴,道:“没事...他没揍我。”

众人长舒一口气。

听闻骆昭已经离开别墅,林蔚便如鱼得了水,在party上施展了自己活跃气氛的能力,让一潭死水又充满了勃勃生机,直接变成了大型蹦迪现场,王一鸣甚是欣慰,拍着林蔚的肩膀道:“小蔚蔚,对不起!”

林蔚:“没事儿,都是兄弟,又不是你想请他来着。”

“没事就好,刚刚我爸给我打了电话,他说骆昭是他请的,还拜托他监督我...”

林蔚的笑容僵在嘴角,怒了:“难怪他刚刚要找我啊!原来就是想清理门户,他觉得都是我把你给带坏了!我完了!”

王一鸣赶忙安慰:“小蔚蔚,你别生气,你想去哪玩我带你去!”

林蔚耳边又响起骆昭的话:“如果再犯,就不是揍你那么简单了。”

灯红酒绿,蛋糕果酒,全都化身成身外之物,他现在只想离王一鸣远一点,再远一点。

“告辞。”林蔚说完这句话,不顾王一鸣的阻拦,便带领三个早就坐不住的舍友离开。

坐上出租车,徐徐晚风吹在脸上,少年迷茫地看向窗外,如果不是鼻青脸肿的话,应当是一副极美的画面。

“把窗户关上,车里开空调了!”司机打破了他的遐想。

林蔚只得把胳膊缩回去。

三兄弟愣是坐在后座位一句话也没说,他们正在享受片刻的安宁,难得林蔚嘴消停了会。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现在就是杉菜本人。”

等到下车,话匣子模式又自动开启。

程墨悠悠接话:“那骆昭就是道明寺?”

“你见过把杉菜揍趴下的道明寺吗?”林蔚不无悲伤,“他就是流星花园里最恶毒的富家女同学。”

“我跟谁好跟他有什么关系啊!这个臭男人!”

林蔚越说越激动,一马当先,拉开了宿舍单元门。单元门内一个少年一身运动装束,显然正准备出门。

三兄弟站在身后,不约而同“嘶”了一声,世界上最尴尬的事,莫过于说坏话被当事人听见了。

林蔚处变不惊,陡然换上一副假笑:“这么晚还出去运动啊,骆同学您请。”

骆昭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林蔚进门以后腿便软了,他勉强爬到五楼宿舍,从抽屉里掏出剪辑刀:“我观察过了,我们的一楼没有人,所以我们算是402,骆昭的宿舍就是302。”

其他人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当夜三点。

楼下果不其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尖叫!

但是仔细听,好像有点问题...据说骆昭是一个人住,楼下四个不同的声线是什么情况。

顾影逸再度被吵醒,他顶着黑眼圈,给出答案:“是三楼在叫。”

林蔚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剪辑刀偏偏跳过了班皓的那一层。

次日清晨,他不信邪地威逼利诱程墨,让他在小本子上写骆昭今天上课迟到,被老师点名。

当然一开始的林蔚并没有那么仁慈,要不是程墨怎么都不愿意写,他肯定要多加点料,让骆昭半路被狗追更好!

然而当四人慢悠悠地踱步到教室时,老师刚刚念完最后一个人的名字。

林蔚立即解释:“老师,上课铃还没响,我们没迟到!”

“我说了几百遍了,上课提前十分钟,在老师后面进来的都算迟到!平时分扣五分!”

林蔚委屈巴巴,只得灰头土脸地走进教室,坐在了自己的富二代环绕的宝座上。

王一鸣的头刚勾过来,门外就有一人喊了声报告。

这声音,林蔚可能此生都难以忘怀,他赶忙把头低了下去。

老师仿佛变了一个人,笑容满面:“骆同学?你是来听我的课的吗?”

骆昭的名字谁又不知?骆父在整个连城的地位可不容小觑。

骆昭亦笑道:“是的老师。”

“快找位子坐下吧。”

班皓扫了教室一眼,首先锁定了王一鸣,他要看好王一鸣,其次看到了一个把书立在桌上,躲在书后的林蔚。

王一鸣的座位和他很接近,他必须及时止损。

他一步步走到林蔚那一排,一个富二代立即识相地让开了座位,抱着书走到了后排。

骆昭顺利地坐在了林蔚的旁边,林蔚觉得自己当真命不久矣,一动不动地趴在桌上。

脸上的伤隐隐作痛,心里也在骂,这骆昭搞什么鬼啊!他下回不坐在这还不行吗?

现在骆昭每翻一下书,记一次笔记,就是极其细小的动作林蔚都要抖上一抖,生怕他是动手要抽自己啊!

骆昭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心中顿觉好笑,故意加大了自己的动作幅度。

林蔚眼看一个拳头就要敲到自己脑袋上,立即条件反射往下一蹲,跌坐在了地上。

老师讲课正讲地尽兴,突然这一声巨响,打断了她的思路,她怒火冲天,瞪着始作俑者:“林蔚,你搞什么!上课睡觉我就不说了,现在还影响其他同学!”

学霸林蔚上这么多次课没受到过的关怀,全因为班皓感受到了。

他委屈巴巴道:“对不起老师。”

说完便又趴在桌上,再也不动,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老师的PPT,骆昭心里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自己刚刚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他确实不应该那样吓林蔚...

直至一连四节课下,林蔚都蔫在桌上,偶尔动几下,也没离开座位。骆昭恪尽职守地坐在桌边监督他的行为,富二代们接二连三挪了位子。

三兄弟看着静默如雕像的林蔚,也觉不是滋味,自己的发小被人堵在那,不帮不是真男人。但他们也不好正面和骆昭刚...

他们只能采取地下联络模式,赶忙给林蔚发了消息。

林蔚的手机放在柜肚,突如起来的一震,吓得他浑身一哆嗦,揉了揉惺忪的眼,抽出桌肚里的面巾纸,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却显然还没清醒,用手胡乱地从柜肚摸手机。

骆昭看着他摸空了好一阵才摸到屏幕亮着的手机。

种种迹象都表明,林蔚刚刚睡着了。

骆昭懊悔地不行,自己刚才简直太圣母了,这小子分明一点问题也没有,心比天还大,老师骂了还能照睡不误。他在这又担心个什么劲?居然还怕他因为这件事一蹶不振...

他就应该多抽他两下解气才是!

林蔚看见宿舍群“基佬会所”的消息已经势不可挡,接二连三地刷屏,赶忙不断地往上滑,看看自己都错过了什么。

沉默是金:@林蔚一定发财什么时候来?

影少:他现在怎么过来?

宋大地主:蔚儿,回来,爸爸永远爱你。

林蔚心想,斜了一眼身边的骆昭,关键时候还是自己的舍友靠谱,赶忙噼里啪啦打字。

林蔚一定发财:等着,你们的小可爱马上降落。

骆昭感觉到身边人的状态已然变了,如同久旱逢甘露,挑了挑眉,朝他看了一眼。

只看见四个大字闯入眼帘——“基佬会所”。

他就知道这小子人面兽心!一点没有当代大学生该有的风气!

林蔚看左边的富二代也悄悄挪窝,赶忙想从左边离开和亲友们进行会师,谁料骆昭却道:“坐下。”

现在是下课时间...他好像也没打扰这位爷吧?林蔚小心翼翼道:“骆同学,我就去后面...”

骆昭冷冷一笑:“王一鸣在后面,别以为我看不穿你的心思。”

林蔚哭笑不得,道:“骆同学,我对王同学真的是纯洁的友谊,你不要误会!”

再说了,骆昭坐在他们班,他哪敢再有什么举动?

骆昭没听他解释:“我再说一遍,坐下。”

“好嘞。”

林蔚一屁股坐下,心里已经用千万种方式把骆昭凌迟了。但碍于恶势力的强大,他只能乖乖坐在原地。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被大佬盯上的我(林蔚)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请对文章打分

被大佬盯上的我(林蔚)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评论

0/12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热门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