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那里有花落时节但见君完整章节在线免费阅读?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降临,天空乌云滚滚,涌动的气流摩擦出隐隐电光,划破早已漆黑一片的天际,狂风拍打着玻璃和树枝发出“啪啪”的响声,电视机里正播放着台风预警,正是晚餐刚过的时间,街上的店铺早早打烊,路上也空无一人,只剩救护车的呼啸在夜色里此起彼伏。喜欢的朋友欢迎来本站阅读。

推荐阅读入口指数:★★★★★

在线阅读入口>>点击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免费阅读

天灾总是伴着人祸一起来,台风天最忙的是医院,时不时来几个被高空落物砸伤的、车祸的路人。
明慈医院的急诊通道门口,一位医生带着一群护士等待着救护车送来的伤患。
“病人是什么情况?”急诊医生从救护车上下来的医护人员手里接过表单,目光敏捷地扫过,习惯性地看向躺在担架上的人。
“***!大概吞了三十来片艾司唑仑吧,发现的时候已经昏迷了……”随车的医生摘下口罩,露出疲惫的面容,又继续道:“送来的途中血压下降,给她注射了肾上腺素,现在情况暂时稳定,后面交给你们了!”
“辛苦了!”急诊医生点头,投过去一个会意的眼神,又把目光收回到躺着的病人身上,那是个瘦削的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稚嫩的脸庞上还隐隐可见泪迹。
“现在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学会情啊爱啊,稍微闹点小矛盾就***,也不知道跟谁学的,那么多书都白念了!”旁边的护士嘟哝着,合力把女孩从担架上挪到病床,她太瘦,以至于两个女护士抬起来半点力气都不费。
“是啊,真是一点都不顾家里父母……”另一个护士接口。
“别胡说了,你们又知道什么,快去准备一下,马上给她洗胃!”医生皱眉,英俊的脸上带着嗔怒,打断两人的闲言。
“哦……”护士忿忿不平地对视一眼,不再说话,推着病床往里走,医生在后面,边走边看着病人资料这一栏里登记的内容,俞蓁,女,18岁,送医的地址是御湖华庭221号。
岁,有什么事情想不开要***?正是如花的年纪,长得也不是会自卑的类型,再看她身上穿戴的都价格不菲,地址登记的御湖华庭是高档小区,家里应该不缺钱,这样的孩子除了为情,还有什么理由闹***?看来,还真被两个护士说中了。
医生兀自猜想着,把刚刚从女孩紧握的手掌里掉出来的项链捡起来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平凡无奇的一个心形坠子,看起来有些年份了一看就是异性送的,摇了摇头放进白大褂的口袋里,紧跟几步追上前面病床。
不远处,一辆几乎是跟救护车同一时间驶进停车场的黑色车子,车窗缓缓摇了下来,露出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男人的脸,目睹了整个过程,他沉静地拿起电话。
“人已经送到医院,但是……东西没有找到……”
“死了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漫不经心地问。
“没有,看医生的样子,应该还能抢救过来……”男人机警地用目光扫视着四周,压低了声音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显眼。“需要我进去盯着吗?”
“不用了!”对方斟酌一下,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马上命令道:“记者应该马上会到医院,在他们到之前离开,这个时候不要被媒体抓住任何把柄!”
“好的。”
挂下电话,男人没有表情的脸上,表情变得更加沉重。
再一次把带着若干期许的目光投向推着病床向里走去的那群人。
但愿,他们能把她救回来。
抢救室里,俞蓁蓁在胃部传来的剧烈的不适感中睁开了眼睛。
努力动了动手指想坐起来,却感觉全身都没力气,失神的眸子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白到反光的墙壁,背对着她的医生捂的严严实实的无菌服,一切都指向一个事实:她被救了。
想起几个小时前,她坐在母亲的书房里,抱着一瓶从酒柜里拿来的母亲生前珍藏的酒,对着桌上母亲的照片,自斟自饮。又从描金的盒子里抽出一支母亲常抽的烟,点燃,放到照片前面。
每一次和母亲简短的会面,在视频里,她都是这副样子,喝着酒抽着烟,好像是百忙之中才抽出时间见自己女儿的样子。
想来,只有她和母亲相依为命的这些年,起初过得也算太平,是在后来,母亲的事业风生水起,她们搬到了这个富人云集的别墅区之后,闹腾就开始了。
家里再也没有往日的清静,宾客云集,母亲也总是看不见人,难得在家的时候,她也是整夜整夜把自己关在书房,像这样抽着烟喝着酒,所以,她才四十出头就撒手而去,俞蓁蓁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时间不会善待她,哪怕这个人是她亲妈。
楼下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合着雷声一起,听起来格外吓人。
俞蓁蓁都懒得下去看,她知道,一定又是那些讨债的,在到处翻值钱东西。
佣人在前一天就跟她辞职结清工资回家了,现在谁要进这栋房子根本没人阻止。相信不用多大会,讨债的人就会追到楼上来。
俞蓁看了看,时间刚刚好,抓了一把母亲生前常吃的药塞进嘴里,又猛灌了一大口酒,和着药片一起咽了下去,然后就坐着等着。
似乎有个人闯了进来,看到了昏沉沉的她,还试图摇晃她的身子对她说什么,然而她什么印象都没有。
“呕……呕……”
洗胃之后的强烈反应打断了俞蓁蓁不着边际的思考。
残留的药水像一道游走的真气,在食道里上升坠落,引起打嗝、反酸,让她难受至极。挺了挺身子,俞蓁蓁奋力在手术台上坐了起来。
转过身来的护士,刚巧对上那对死寂般的眸子,看到刚刚还安静躺着的人突然起来了,被吓了一大跳,手里的托盘也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她……她怎么醒过来了?赵医生!”护士惊呼,后退几步,脸上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听到她的呼叫,医生也转过身来,看到坐起的俞蓁蓁,也是惊讶不已,但他还是比护士见多识广,显得要镇定很多。
打了麻药却在中途醒过来的人,以前从没遇到过,但也不意味着没有这样的人,倒是这个少女,虽然活了,但眼睛里那股死亡一样的空洞,让从来只信唯物主义的医生,此时也不免怯了胆。
见俞蓁蓁并没有别的反应,医生慢慢靠过去,拨开她的的瞳孔看了看,“有可能她的体质异于常人,对麻醉药有一定抗性,所以她比一般人早醒……”
俞蓁蓁此时的身体真的很虚弱,连这样坐着都气喘吁吁,更别提反抗,对于医生的检查,只能听之任之。
“那现在怎么办?再给她加大药量吗?”护士捡起托盘,狐疑地看着俞蓁蓁,“不然的话,怎么缝合伤口……”
听到护士说缝合伤口,俞蓁蓁自己也吃了一惊,回过神来,才感觉到,身上除了胃里那翻江蹈海的难受劲,好像什么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只是,那没有完全褪去的麻醉药的作用,让那痛感变得迟钝了。
忽然,后脑勺靠近耳朵的位置针刺般一动,有什么东西,热热的,正顺着头皮的轮廓滚下来,带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她于是想起来,在家里昏倒之前,好像碰掉了母亲书桌上一尊水晶奖杯,一定是被那东西划伤了。
俞蓁蓁下意识的伸手摸过去。
“别摸!千万不能摸!”
和她的动作一齐发声的,是医生的喝止声。
“你脑袋后面有一道两寸左右的伤口,刚刚正准备缝合,没想到你突然醒了过来,如果你不小心碰了伤口,消毒程序又要重做一遍,会很麻烦……”声音略有磁性的医生,耐心跟她解释,声音里都是疲惫。
这个傍晚送来的***女孩,光是洗胃就折腾坏了一大票人,洗胃的同时还要进行缝合手术,否则人没救活就会先失血而死,现在好不容易把她胃里的药物洗到差不多了,结果她又在手术台上醒了!
俞蓁蓁头也不抬地甩过来一个无声的冷笑,因为要攒着力气说话。
“我要回家……”
“回家?现在不行,你得做完手术先,明白吗?”医生哄孩子一样,一边试图把她按回去,又不敢太用力,生怕她反抗,血压上来冲破那刚刚处理好不再流血的伤口。
俞蓁蓁一点都不想继续废话,用力一挣,双脚就落到地上,虽是初夏,手术室防滑的石板地面还是冰凉得彻骨,她摇了摇脑袋保持意识,一边摇摇晃晃往门口走。
“孩子,你这样很危险知道吗?还没到家你就失血死了!”医生拦住,拼命劝。
死了才好!那样就不枉费她费这么大劲***了!她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有说话。
咧开嘴余光瞥了眼急到脑门出汗的医生,想笑,但她只能保持这个表情。麻醉药作用没有完全过去,她的身体还有些部分不听使唤,比如嘴巴,稍不留神口水就会控制不住流出来。
“站住!”身后传来医生的咆哮,伴着护士混乱的脚步,“快!快抓住她!
俞蓁蓁也不由得加快了速度,用力把颤抖的手指伸向控制自动门的按钮。
只要打开这扇门,就能走出去了。就是走不出去,无菌环境被破坏,重来一遍那繁琐的消毒程序或许也足够拖到她失血死掉了吧?早知道吃了那么多药还能救回来,她就直接割腕了,又快又不麻烦,就是样子难看点……
她又往前挪了几步,突然,在她的手指触到按钮的那瞬间,半路里另一只手横过来把她的手打落了,随着那一下撞击,俞蓁蓁的身子也跟着摇了摇,往一边摔下去。她看到打她手的人正是护士。
医生也追了过来,和护士一左一右把她的手绕到两人后背,架着她往回走。
把俞蓁蓁按到手术台上之后,任凭她怎样挣扎叫喊,愣是不敢松手,直到护士把针管扎进她的静脉。
“放……放开……我……回……”
俞蓁蓁嘴里含糊不清地喊了一阵,力气慢慢变小,最后终于安静下来,闭上了眼睛。
“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直接一剂麻醉药放倒,别的废话一概别说!如果出点什么岔子,你跟我都付不起这个责任!”医生擦着汗,心有余悸对护士道,“抓紧时间缝合吧,万一等会又醒了……”

请对文章打分

花落时节但见君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评论

0/12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热门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