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绮户朱阁:傅翕芳浑不将此放在心上,只当是没看见,兀自叹道:“若是这么个意思,只怕是难了。”“此话怎讲。”陆渊语气平淡,眸中锋芒毕露,威严如刻的面容,携着迫人的气势............

推荐阅读入口指数:★★★★★

在线阅读入口>>点击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绮户朱阁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老爷,时候不早了,歇了吧。”傅翕芳柔软的嗓音带着一丝低哑,比娇啭莺啼更多出一份温厚。
只可惜,陆渊非但不觉着好,反倒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又情不自禁地将身子从傅翕芳身边挪开了些。眸角往挂着香云罗绣花鸟的花架子床上一瞥,起身道:“我还有些事,往书房去下,你先歇着不用等我。”言毕,径自而去。
傅翕芳看着他绝决而去的背影,温和的嘴角微微抽搐。
陆渊出门的这个工夫,西院恁边陆涧堪堪回至内室,见榉木浮雕折枝花卉围拔步床内罗帐低垂,地上的大戳灯和乌木方头云纹案上的薄瓷瓜棱灯都已经熄,只有花围内楠木雕卷叶纹小几上的侍女青铜灯泛着清幽的光亮。
端木晚只是歪着床上迷糊,并没睡沉过去。陆涧回屋,换衣服泡脚,虽已是轻手轻脚,到底还是惊醒了她。
“大哥和你说甚么大事,怎地到这会才回来。”端木晚披了件烟罗织金凤纹窄袖小棉袄起身,一面埋怨,一面帮他将外面大袍子挂起来,“我让小厨房里煨着鸡汤鱼皮疙瘩汤,你要不要吃一些。”
陆涧喟叹着脱鞋上床,“不用了,我在小书房里同二郎一起用过点心了。”
正往衣架上挂衣服的端木晚停了手上的动作,回头向陆涧看去,幽暗的面容上有隐约的惊疑,“你和二郎……说甚么了?”
长房夫妻虽谈不上甚么情份,可这些年来却一直是共同进退的。傅翕芳能把意思摆得这么明白,定是和陆渊达成了共识。
自己的夫君可没恁么些弯弯肠子,陆渊要说服他算不得难事。毕竟寿阳府的庶女,的确是门户相当。
当然,端木晚可不认为自己精明的继子会应下这门婚事。只是丈夫从长房回来,就和儿子聊了恁久,她总是有些担心的。
陆涧躺在床上,已经合上眼,喉咙里发了一声舒服地喟叹,“没甚么,不过是朝堂上的一些事。”
端木晚一口气还没松下来,陆涧又问,“你觉得寿阳府的小翁主怎样?”
“你说甚么!”端木晚陡然拨高了嗓音,惊得陆涧睡间全无,半起了身子愕然地瞅着她,问,“怎么了?”
端木晚急急坐回陆涧身边,不答却问道,“这事你和二郎提了?”
陆涧茫然地反问,“甚么事?”
青铜灯的清幽灯光映在端木晚温婉的眉眼上,连焦急都泛着古朴的幽光,“寿阳府小翁主啊!”
陆涧怔了下,笑了起来,“我不是问你么,到底我又没见着人。”
端木晚长吁了一口气,又问道:“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大哥提起的?”

请对文章打分

绮户朱阁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评论

0/12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热门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