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蜀中龙庭传在线阅读全集

蜀中龙庭传在线阅读全集

  • 分类: 悬疑推理
  • 更新时间: 2020-02-27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奴隶晚上是不能吃东西的,被发现会割掉舌头。”阿木咽了咽干枯的口水,很是认真的说道。吴行风虽然也是个孩子,但他毕竟十六岁了,看到阿木这般模样心有不忍。“我不说,没人知道。”“可是...”阿木盯着罐中散发着香气的肉羹,又咽了口口水。“躲在这里吃,没人知道。”吴行风把装有肉羹的土罐推到小女孩阿木面前,然后起身朝门口走去。“我替你看着,放心吃吧。”

蜀中龙庭传精彩试读

望着石臼中泛着白沫的粘稠状物体,吴行风一阵反胃。

远古时期,生存环境极其恶劣,能活下来已然不易,更别说吃的了,谷米因该还没完全普及,能充饥的食物十分稀少,只能靠打猎为生。像阿木这样的小女孩如果不想饿死,只能吃这些果腹。

阿木说,肉食只有打猎的男人可以吃,女人和孩子只能吃动物的内脏。奴隶有时连内脏也分不到。他一个外人没有去狩猎,却能分到精致肉食,明显是玄女给他开了后门。

“来,我的这份给你!”吴行风弯腰将蚌壳内放着的一块精肉递给阿木。

阿木停下手中的动作,盯着蚌壳上的那块精肉,咽了咽口水,抬头疑惑的望向吴行风。“给我?”

“给你!”吴行风将蚌壳塞到阿木手中。“你正在长身体,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

阿木斜头。“什么是有营养的东西?营养是什么意思?”

吴行风不知如何解释,虽然他师父教过他一些远古语言,却与此事的话风有很大出处,只能简单交流,无法深度表达。

“就是好吃的东西。”吴行风一边比划一边说道。

“恩。”

在我们印象中,山雀都是很小的,但这时候的动物体积都很大,吴行风看到河中的鱼都是一米左右的庞然大物,最小的也有十几斤。

“晚上我请你吃烤鱼。”吴行风指着河中的鱼儿说道。

“烤鱼?部落有规定,奴隶是不能吃鱼的!”阿木很是认真的说道。

“奴隶为什么不能吃鱼?”现在的人大多心智不全,还未完全开化,对体型较大的动物都存有敬畏之心。

奴隶不能吃的规定,想必不是空***来风,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阿木皱眉不语,过了好一会,才小声说道:“共工氏不许!”

“共工氏?你说的是水神共工?”

“你小声点。”阿木很是畏惧,转过身去不在理会吴行风。

吴行风无奈,只得离开。

“吴,你的食物。”小女孩起身呼喊。

“我说了,我的那份给你了!”吴行风没有回头,朝着下游走去,他要熟悉一下这边的环境。

阿木呆立河岸,望着远去的吴行风,内心一阵感动。他是个好人!

吴行风住的草屋地势较高,从草屋可以清楚的看到河边正在捣弄山雀内脏的阿木,阿木动作娴熟,此时已经将捣烂的稀糊内脏分到了一个烧水的土罐中,土罐被架在一处高起的石缝上,石缝中翻滚着白烟。

吴行风心境难平,怎么就糊里糊涂的来到了五千年前,这时候妖魔横行,黄帝部落与炎帝部落之间的关系还不稳定,水神共工部下八十神将正在结集,战事一触即发。

傍晚,阿木端来了肉羹,上面撒了几种不知名的绿叶,闻起来香味扑鼻。

“好吃吗?”阿木今年十三岁,祖上三代都是奴隶,父母不知去向,如今住在下游的石洞中,一个人怪可怜的。

“你吃了没?”吴行风把肉羹推到阿木面前。

“奴隶晚上是不能吃东西的,被发现会割掉舌头。”阿木咽了咽干枯的口水,很是认真的说道。

吴行风虽然也是个孩子,但他毕竟十六岁了,看到阿木这般模样心有不忍。“我不说,没人知道。”

“可是...”阿木盯着罐中散发着香气的肉羹,又咽了口口水。

“躲在这里吃,没人知道。”吴行风把装有肉羹的土罐推到小女孩阿木面前,然后起身朝门口走去。“我替你看着,放心吃吧。”

阿木犹豫不决,盯着手中肉羹。

“快吃!我替你看着呢。”吴行风心疼。

阿木不在犹豫,端起肉羹狼吞虎咽。

“谢谢你,吴。”阿木脸上红通通的,此时还有些发抖。这是她十三年以来用过的第一顿晚饭。

“以后晚上就来我这边吃。你都说了我是贵客,贵客晚上总不能不吃东西吧!”吴行风走上前拍拍阿木的肩膀。“明天带你去打猎。”

“好啊,可是我没有称手的猎弓。”阿木有些失落。

“不用猎弓。”吴行风想到师父辛望山让他看的《六甲神天》,书中有依靠灵窍之法来狩猎。所谓灵窍之法,其实就是外放气息去感知外物。

吴行风不过洞真修为,淡红灵气。还不能将灵窍外放,但可以折中探路,以此来增加捕猎的成功率。

送走阿木,吴行风正欲转身,看到前方不远游来一条绿斑小蛇,定睛细看,是上次那条。

疑惑之际,立于门前,静等小蛇上门。

小蛇游动之时,不时扭头张望。到了门口将口中衔着的一束小草放下,便转身离去。吴行风本想叫住它,想了想还是算了,他对妖物没有好感。

小草无奇,类似现代的车前草,根系较小,茎干偏长,呈黑灰色。叶如拉锯,为绿色,花瓣细长,只有三瓣。

吴行风一时间没认出此草。

伸手捏起,放于鼻尖闻嗅,一股淡淡的草莓味。“这是奶油草?”

自言自语的同时,心中嘀咕,这小蛇把自己当成兔子了。自己又不是兔子,送来奶油草这是为何?

仔细观后,小草虽有奶油味,却并非兔子吃的奶油草,而是一种介于车前草与奶油草之间的无名小草。

由于食指有伤,伤口依然红肿却不见疼痒,吴行风猜到绿斑小蛇衔来的无名小草可能是疗伤药物。

他曾跟师父辛望山学过一段时间的岐黄之术,折下一片草叶放于口中细细咬嚼,味甘偏苦,有一丝淡淡的奶油清香,清香中透着淡淡的凉意,随后有些甘苦。结何所学知识,此物五行为木,因该是治愈伤口的药草。

确定是疗伤药草,吴行风便找来石块将其碾烂,小心把草泥敷在伤口。一炷香后,效果显现,一抺清凉游走四肢百骸,红肿很快消失,**感也不翼而飞。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