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洪荒明月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洪荒明月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 分类: 悬疑推理
  • 更新时间: 2020-02-27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可想而知,这些小动物的攻击猎食对象,都是更小的动物。正因为这些小动物经常叼东西,特别是柴犬被阿咦训练着叼柴禾和骨头掉地上时,发出了‘掉’的声音,阿咦才用了‘貂’这个名字叫她的那些小动物的。因此,这和猛兽是不同的。若说不可接近猛兽,张静涛倒也是举双手认同的,喜欢小动物,不等于要你去喜欢猛兽,那是作死。

洪荒明月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若害怕战争,那么就必须委屈遵从别人的意志。

因而张静涛虽认为人类之间,除了外貌,实则没有任何分别,但却从来正视人们因只重小范围部族利益,而造就的以部族为分界的感情远近观。

这就是血缘。

人类,本无血缘之别,却因人心,造就了这血缘一物。

但张静涛一向正视这种血缘思维的存在。

正视这种人为隔阂。

就如楚地的这些部落,之所以会居住在楚地,也无非是更南的地方,部落人口也太多了,而和那边的部族战争的话,几乎必然灭亡的缘故。

当然,这样的资源限制,仅仅是针对不懂创造的猿人而言的,若以此为据,来论文明社会的经济和农业,以及能养活的人口数量,那么就是在总结一个哲论的时候,唯心选择的客观表象选错了。

继而,归纳出的理论就会跟着出可怕的大错,若不反省,必将引发极其可怕的后果,这时候,考验的就是首领的智慧。

而这附近,自然是阿咦的族最弱小。

这个族,只剩下的小主母阿咦,和族子伏夕,一只柴犬,一只小狐狸,以及一头哈丝狼,若附近的部落不愿接受他们,他们自然只能北迁。

那边石头听了中年女人的话后,也说:“不错,我们主母就是死于貂口,我们怎么能容下你?”

而这话,却完全是胡编乱造的了。

要知道,石头说的貂,实则是阿咦对养的一些喜欢单体活动,几乎不群食的,又可召之即来的小动物的统称。

也就是说,丝族养的家兽,凡是食肉类的,会叼东西的,都是被阿咦叫作了貂的。

还因它们大多都会挖蝉猴子吃,还被叫作了貂蝉。

可想而知,这些小动物的攻击猎食对象,都是更小的动物。

正因为这些小动物经常叼东西,特别是柴犬被阿咦训练着叼柴禾和骨头掉地上时,发出了‘掉’的声音,阿咦才用了‘貂’这个名字叫她的那些小动物的。

因此,这和猛兽是不同的。

若说不可接近猛兽,张静涛倒也是举双手认同的,喜欢小动物,不等于要你去喜欢猛兽,那是作死。

至于现代人认为的貂,事实上应该叫作鼬,鼬,‘鼠由’构成,也就是说,它们由鼠类这一食物而兴旺,为此,啮齿类动物是绝对不能和鼬混为一谈的,并且,这种动物也不需造新字来表示的,只需说是鼠由便可。

用二个字来描述一种动物,并不复杂,只会很清晰,因为听到的人,脑中无需因一个新字而去寻找新的解释,但若胡乱增加文字,却会让文字变得越来越复杂,这不是文明,这是鸟语模式。

更别说,虽无具体证据,但谁都知道,草袋族的主母,是在外出后,遇到了一次小小的山洪后消失的,那么,几乎必然是死于山洪的。

张静涛就直起了一点身体,冷冷反驳说:“部族的主母是极少落单的吧?更别说貂只吃小动物,胆子又小,主母的死和我们养的貂有什么关系?”

对面中年女子很蛮横说:“如今我是主母,我说了算,不管你们的貂如何,你们狼族终究是危险的。”

这是第一个当着阿咦的面,说她是狼族的人。

但看阿咦的表情,也只是认了,并不想反驳。

张静涛也不在乎,狼族由丝族而生,没有丝网引出的编织术,不可能圈养小兽,狼族就蕴含着这一文明,事实上若说他们能驯养所有的狼,都还是夸大了,他们只能驯养家狼而已。

狼族就狼族。

但他很想说,我们不会占你们的资源,照样能活下去。

只是,在犹豫了一下后,他却又不敢那么肯定了。

本来,他知道了这里的情况之后,是有了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的,以为会有无数办法让大家生活的更安稳。

何须北迁?

然而当他真想着该如何让这些猿人的生活也富足起来的时候,却傻眼了。

这里可不是现代社会,没有任何工具,只有石片,以及一些绳子,最多还有一些竹制品,那已经是高科技产品了。

他能做啥?

没有工具,让一个现代人什么都不带,走在郊外的山地里的话,能做啥?会做啥?恐怕连种子和植物都分不清的,甚至都不知道网袋是可以用绳子互相打结编织出来的。

而张静涛,已然是那种有很多野外求生知识的人了,至少他会编袋子,可是,若想在野地里获取食物,他依然没多少办法。

比如,若让他去泽唐里抓鱼,就很难成功。

不信的人可以去试试看,别说没有工具了,就是给你最上好的吊杆,鱼钩,豆饼香饵,红蚯蚓,能钓到鱼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

而若要围坝抓鱼,则是要条件的,必须有合适的溪流,在水潭里可围不出坝来的,他不能附近的溪流里是否有鱼,而若远了,很可能就进入了别的猿人的住地。

更别说,没有了群居能互相照应和放哨的土洞居住后,会十分危险。

阿咦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说到:“不用说了,伏夕,我们离开。”

这句话说出后,对面那群人中,反而有不少男人都发出了叹息和不舍了,要知道,部落中的女人有了一二个男人后,通常就会很随意了,阿咦若在族里,他们很可能最终会有机会雨露均沾的。

中年女人听到了这些叹息,有点嫉恼看了看阿咦的俏丽脸蛋,语带讥讽到:“听说,只要翻过东北边的那片寒山,便能见到神仙居住的地方,你们若能找到那里,便能享用不尽,现在寒冷的日子刚过没多久,倒是正好北迁呢。”

寒山,在东北方越地的更北方,那里更冷,听闻要走上千公里的路,才能越过越地。

没有部族愿意去试着翻过越地,人们无法保证一定能抵御寒冷。

石头也说:“野兽通常都害怕我们人类,你们的危险并不会太大,我看你们加紧动身才好。”

故事很好,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