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超级神农(张小田赵春燕)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超级神农(张小田赵春燕)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未删节

  • 分类: 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 2018-10-22
3( 共245人评分 )
APP阅读

超级神农讲述了张小田赵春燕之间爱情故事,超级神农(张小田赵春燕)全文在线阅读导读,“村长!这么着急时去哪啊?”张小田露出热情的笑容来,自己虽然不齿村长的为人,但是这么个小村子也不能和村长过不去,那可是父母官呢!

超级神农在线阅读内容介绍

挨日子是一点都不容易,张小田等的都快吐血了,夜晚才像是一个磕了药的老头子,一拐一拐的来临了。
“我走了柱子!”张小田把手里的鱼一推,都给了柱子。
“你,你不要啊?”柱子长大了嘴,不敢相信。
柱子才十九岁,比张小田还小,是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
自己和这家伙从小玩到大,还不清楚这是个不肯吃亏,只能占便宜的主,咋个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留着下次去你家吃!”张小田头也不回的跑了。
“我说的嘛。”柱子放下心来,要是真是白送他了,他都不敢接,谁知道张小田这坏的都出脓的人在算计啥咧。

超级神农全章节阅读之第20章在线阅读

她感觉到力量的悬殊,内衣带已经被解开了,焦灼地大喊:“诶!你等一下!等一下!你!你难道都没有过一夜情吗?我有过很多,所以我有病!对!我有病!”
厉司南的动作顿住了,许韵歌以为是自己扯的胡话有了效果,成功吓住了他,长长松了一口气,翻身想溜,却被压得死死的,任她怎么翻,身上的人都纹丝不动。
“很多是几个?”
黑暗中,厉司南的话,冷地许韵歌直打哆嗦。
“十、十几二十几吧!”许韵歌闭着眼睛瞎报,手在厉司南胸口胡乱推搡,“太多了,记不清!你快放开我!”
话音未落,许韵歌只觉得身上沉了几分,腰间一凉。
脑海中的弦刹那间绷断。
“不要——!”
在宽阔的纯白色房间里,单米的铁床吱吱呀呀地暧昧作响,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夹带着哭腔的求饶……
白炽灯再起亮起时,他还压在她身上,挡去了刺眼的光,许韵歌依然不适地阖上双眼。
“想起来了吗?”
他恶魔一般凝视着她满是泪痕的脸,语气温柔得像只披着绅士外衣的野狼。
许韵歌沉着呼吸,慢慢睁开眼睛,通红着的瞳眸静静回视着他,如鲠在喉。
三个月前那晚,是她疯了。
在酒吧喝的酩酊大醉,把眼前这个男人当成了薛承安,她与薛承安六年来从未有过的床笫之欢,在她亲眼撞见薛承安与上一任秘书苟合后,全部爆发在了那一晚。
是她强行要了眼前的男人,第二天发现自己认错了人还逃之夭夭。
厉司南凝视着许韵歌的脸,深深锁起了眉头,伸手抚上她的脸颊,喉头滚动,不解道:“为什么一副受了屈辱的模样?”
她楚楚可怜又倔强的样子,让他还想要她。
许韵歌气得瞪眼,这丫是觉得自己技术好她应该享受,还是明知故问?
他捻过她耳边有些湿漉漉的发丝,在指尖绕着圈圈,表情阴沉又平静,冷漠又慵懒,让人捉摸不透。
“你就这么玩不起吗?”许韵歌不答反问,既然演了拿一夜情当家常便饭的随便的女人,那就演到底,“你别告诉我,你是第一次。”
厉司南忍不住嗤笑一声,翻身下床,慢条斯理地穿戴衣服。
许韵歌也管不了那么多,趁机连摸带爬地拾起自己的衣服,一通乱套。
“许韵歌,你的***之身是我最后的底线,你以为我厉司南的床,真是随便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都能上的吗?”
厉司南说着,扣上衬衫最后一颗纽扣,从边上拿了一个牛皮文件袋扔到床上。
许韵歌就穿好了上身,僵坐在被窝里,警惕地盯着那个文件袋。
他调查过她?知道她的名字?
厉司南拎起外套,一副要离开的样子,却突然俯身咬住了她的嘴唇。
许韵歌吃痛地叫了一声,他松了嘴,邪恶一笑:“这么叫,好听多了。”嘴唇移到她耳边,暧昧至极地轻喃,“和那晚一样。”
余音未散,他已经直起了身子。
“你!”许韵歌手背抵着嘴唇,隐约尝到了腥甜,死死瞪着厉司南。
一时间不知道该骂他有病还是下流。
他还是那样笑着,轻蔑高傲,对许韵歌的怒气熟视无睹,离开前,伸手掐住她的脸,如同下战书般挑衅。
“这么喜欢玩,我们有的是时间。”
……
厉司南一走,许韵歌连忙下床穿好裤子鞋子,紧接着就立马拆开了文件袋。
第一张竟然是她的B超检查报告,后面还有几张常规检查报告。
最后面是一份全英文的检查报告,上面都是一些专业的医学用词,她看得吃力,唯一清楚的就是报告上的时间和名字。
三个月前,厉司南。
“这是怕我有病,去做了检查,现在又怕我怀了他的孩子?”她无语又头疼地捏了捏太阳***,意识到自己惹了大麻烦。
一脸苦闷地拿上自己的东西出了房间。
出去后才知道这是一家私人医院的顶楼,她坐电梯下楼匆匆打车回咖啡厅门口取回自己的车。
刚上车,车门都没来得及带上,就透过挡风玻璃看到咖啡厅隔壁的餐厅走出来三个熟悉的身影。
夜晚华灯初上,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
她想都没想,立即下车,飞奔而去:“悠悠!利毓!”
“小姨!”秦悠悠看到许韵歌,喜笑颜开,冲着她挥手。
秦利毓一声不吭地看着许韵歌冒着小雨,从暮色里行色匆匆地朝着他们跑来,等她跑近,埋怨了一句:“怎么不打伞?”
许韵歌看着两个还穿着校服的秦悠悠和秦利毓,心里自责不已。
“你怎么回事?公司里见不到人影,电话也打不通,孩子在校门口等了你一个多小时!”
薛承安一见到许韵歌,就黑着脸责备。
许韵歌心头一重,看着一身西装笔挺的薛承安,站在两个孩子后面,面色不悦地盯着自己。
那眼神里,嫌弃多过责备,对她的不满多过对孩子的担心。
她知道自己现在随意的穿着打扮是他最看不惯的样子,照他的话来说,就是大妈。
他喜欢女人精致如画,从头发丝到指甲尖都是精心雕琢的。
许韵歌深吸了一口气,压住鼻尖微微的酸意,面色平静地替秦利毓整理着校服:“对不起,出了点事,耽误你时间了,谢谢你接他们回来。”
说话间,注意力全在俩甥男甥女身上,直到说谢谢的时候,才和他对视了一眼。
薛承安更生气了,在孩子面前,这算什么态度?难道还嫌他话说重了不成?
“怎么还没穿长袖的校服?冷不冷?你们先上车,我马上就过来。”
许韵歌把车钥匙塞到秦利毓手里,指了指咖啡厅门口停车的位置。

超级神农全章节阅读之第21章在线阅读

听到薛总两个字,薛承安就急了,许韵歌是认真的。
“你吃错药了啊?哪有你这么突然甩手不干的?!这个公司花了我们多少心血,别人不清楚,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许韵歌被薛承安吼得冒火。
正是因为她为这个公司付出了太多心血,她才不想一句话都没有就撒手。
“利毓明年高考,悠悠中考,我不想再发生跟今天类似的事情。我答应过我姐,要好好照顾他们,我会搬去跟他们一起住。”
“他们平时都住校,两个星期才回来一次,一年也就几个假期,明年考完就是暑假了,需要你多少精力?有什么必要一起住?”薛承安气得来回踱步,“好!每个人都会有急事,我理解,你今天失踪一整天我都不追究,我刚刚不该当着孩子面前责怪你,行了吧?是我说的不好,行了吧?”
“追究?”许韵歌差点气笑了,就算全世界都有资格追究她,他薛承安也没有。
许韵歌提着一口气,硬是挤不出更多的字来,红着眼眶看薛承安一副眉清目秀的商界精英模样,此时满脸都写着不耐和烦躁,她心头一片苦涩。
大学时,她疯狂迷恋他,奉他为头号男神,为了他差点连天上的星星都要摘下来。
他创业,她就拿命陪他熬夜,无论是跑业务还是做开发,竭心尽力。
她一个舞蹈系校花,硬是为了他,把自己逼成互联网页面全能设计师外加半个编程的邋遢大妈。
结婚后,他频频出轨,这一年来甚至都懒得隐藏,就像笃定了她会一忍再忍,更甚的是,他几乎已经不觉得自己有错了。
许韵歌看了一眼马路边静静停着的红色奔驰,怕两人争执的模样被车上的两个孩子看到,影响不好,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薛承安眉心拧成了麻花,心头堵着一口气。
“他们还在等我,改天再谈吧。”说着,她准备离开。
薛承安一把抓着许韵歌的胳膊把她拉回来,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压低音量,“我和钟秘书没什么!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她一大早找过你!”
一个秘书而已,不值得让他失去公司里一个顶七个的许韵歌!
许韵歌甩开薛承安的手,站直了身子,微微仰头直视着他,深褐色的眸底,漆黑一片毫无波澜。
“薛承安,我不懂你在气什么,也不懂我为什么不能离开公司,最不懂的是,你做的那些,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别问我想干什么,这六年我一直做着你需要我做的事情,为公司卖命和沉默,就这两件事。你问问你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小姨!好了吗?”秦悠悠从车窗里探出脑袋,隔空喊着许韵歌,声音清脆甜腻。
两兄妹一直在车里观察着自己的小姨和小姨夫,看到薛承安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之间不愉快,想替许韵歌解围。
“来了!”许韵歌扭头就才朝路边走去,走了两步才转而对薛承安说,“改天再谈。”
薛承安终于听懂了许韵歌的话,讷讷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恍然间,他已经想不起两人最后一次共桌吃饭,共床睡觉,甚至是在家里碰到面,是什么时候了。
看惯了她的工作模式,她突然叫他薛承安,他才恍如隔世。
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公司以外的地方见到她了。
而她变了,在他一无所知的时候。
……
许韵歌回到车上,看到副驾驶座上还放着从医院带回来的文件袋,心头一紧,面上故作镇定地问后面两兄妹:“你们俩有没有吃饱?”手上连塞带怼地把这惹人烦的东西塞进包里。
“吃饱了。”秦悠悠鬼灵精似的巴着驾驶座的椅背,“小姨,你和姨夫吵架了吗?”
秦利毓一听秦悠悠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把抓着她的衣领往后拽,朝她飞了个眼刀。
秦悠悠只能瞪着眼睛抗议,撇了撇嘴。
许韵歌瞥了眼后视镜,刚好看到这一幕,无奈地笑了笑了:“放假了,想去哪里玩?”
秦悠悠一听到玩,重新黏到椅背上,把刚刚自己的失言和来自哥哥无声的谴责抛诸脑后。
“我想去度假村泡温泉!”
“温泉啊……”许韵歌拖长了音,满脸为难,看着秦悠悠刚流露出一点点失望,她立即转了话锋,“没问题。”
紧接着车里响起了秦悠悠高分贝的欢呼:“耶!呼呼!哥,你赶快申请在家打七天七夜游戏,小姨今天特好说话。”
“滚。”秦利毓说。
一路上听着两兄妹你一言我一语地拌嘴,许韵歌被逗得时不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回到家,许韵歌抱着笔记本电脑到厨房的吧台上,随便煮了碗面条,边吃边整理公司一些文件,为之后的交接做准备。
都结束后,打印了一份离婚协议。
“小姨。”秦利毓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在沙发边上,直勾勾地看着厨房吧台上还在大口大口喝面汤的许韵歌。
许韵歌一阵紧张,她暂时不想让两兄妹知道自己打算离婚的事,他们的父母当初离婚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阴影……
她连忙放下碗,拿纸巾擦了擦嘴,关心地问:“怎么了?”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心虚。
秦利毓抬起手,把手里一张纸悬在半空中:“你的离婚协议,打好了。”
“噗!咳咳咳……”许韵歌花容失色,连忙小跑上前夺过离婚协议。
她忘了,打印机在秦利毓的房间!
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刚吃饱不要剧烈运动。”秦利毓松了手,***裤口袋,酷酷地扔下一句叮嘱,转身就回房间去了。

推荐理由

张小田赵春燕小说一段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既有幸福也有误会,但是最后的是什么样的呢,这就需要读者们自己来阅读知晓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