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替嫁成婚:总裁的娇宠甜妻(傅琛梁若馨)

替嫁成婚:总裁的娇宠甜妻(傅琛梁若馨)

  • 分类: 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 2020-11-30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火爆新书《替嫁成婚:总裁的娇宠甜妻》由知名作者月光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傅琛梁若馨,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为了母亲的遗物,她替妹出嫁,顺带逃离这个生性薄情的家...

精彩内容试读

黑暗冰冷的地下室里,梁若馨蜷缩着身体,在角落中瑟瑟发抖。

寒冷和无尽的疼痛裹挟着她的全身。

惨绝人寰的毒打与鞭挞,早已让她全身都伤痕累累。

“啪——”

鲜红的结婚证扔在梁若馨面前,在一起六年的男友此刻却和她的妹妹相拥着,笑的格外扎眼。

证书上的钢印仿佛印在了她的心头一般,疼痛难耐。

“姐姐,泽林和我领证了,我专门过来和你分享这件喜事。”

梁珊落井下石地开口,看上去得意洋洋。

梁若馨更***的抱成一团,身子却越发冰冷,仿佛陷入了冰窟。

结婚证上,二人甜蜜的模样叫人恶心。

她努力控制住内心的痛楚,抬头望向梁珊,一字一句地发问,“为什么?”

姚泽林,是她爱了6年的男人!

可就是这个她心心念念爱着的人,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地甩手离开,无视曾经发生的一切。

“就凭你这副落魄的样子,泽林不可能喜欢你的!”梁珊趾高气昂地吼道。

“梁若馨!你可别不识抬举!不管怎样,傅家也是京都数一数二的豪门,嫁到傅家是你高攀,不要贪心不足了!”

“是么?那你为什么不嫁?”

同父异母的妹妹,想方设法把自已从国外骗回来,竟然布下这么大的圈套!

而她,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梁家和傅家结亲,听说傅家少爷那方面有障碍,继母舍不得把自已的亲生女儿嫁到傅家,于是让她顶名代替。

想起这些,她心中的仇恨越来越深。

“姐姐忘记了吗,今天是泽林和我的大喜之日,怎么能再嫁到傅家去呢?”

梁珊说罢,嘴角上扬,露出嘲讽的笑,眼神中满是寻衅与讽刺。

梁若馨怒不可遏,飞快地走上前,抬起手来,正想打向梁珊。

此时,门外的夫妻忽然冲上前。

梁若馨来不及反应,便被迎面而来的耳光打得呆滞在原地,钻心的痛瞬间蔓延开来。

她抬头,嘴边流淌着殷虹的血,望向刚才打自已耳光的爸爸梁振华,眼里满是不屈与固执。

“若馨,你听话,乖乖代替妹妹嫁到傅家吧,这样也能少受些苦。”

继母张兰芝故作善良地劝告着。

“你们欺人太甚!”梁若馨双眼猩红。

傅家分明想娶妹妹进门,为何让自已顶名代替?

“哼,你有选择的权力?这个婚,就算不想嫁也要嫁!”

梁振华冷哼一声,怒气冲冲地大吼着。

面对僵持不下的场面,张兰芝却淡定自若,

“若馨,你母亲的遗产你还想要的话,就好好听话,你只需在傅家呆满一年,之后是去是留,我们绝不干涉。”

砰!

大门紧锁。

几人扬长而去。

死一样的沉寂和孤独在屋内蔓延。

梁若馨垂下头去,身子轻轻发抖,之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容扭曲又可怕,眼泪从眼眶中不断滴落。

五年前,妈妈刚刚去世,梁振华便急不可待地把继母和梁珊接到家里。

从那天起,梁若馨便从未体会过家庭的幸福。

此次公司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几乎要倒闭,父亲为救回公司,主动提出和傅家结亲。

不料听说傅家大少爷那方面有问题,所以梁珊急不可待地让梁若馨顶替自已。

最终,梁若馨还是妥协了。

不光是因为想要妈妈的遗物,更想离开这个冷漠无情的家。

当天晚上的婚礼隆重至极,梁家小姐出嫁,各界名士纷纷上前祝贺。

梁若馨并未到现场见证这对狗男女的装腔作势,她独自到酒店开了包厢,宿醉一场。

半夜,酩酊大醉的梁若馨晃着沉重的身子,掏出钥匙,朝着之前订好的1808号房间走去。

突然和一个步履仓皇的女人撞个满怀。

头昏脑涨的梁若馨,顺手把房门打开,走向屋内。

屋子里静得出奇,隐约可以听到轻微的喘气声。

“呕……”

酒劲蔓延的她捂住嘴,踉踉跄跄地冲向浴室,连灯都顾不上开便大口大口地吐了起来,根本没有留意到床上有个英俊的男人。

男人线条分明的面庞下,阴沉的双眼正注视着她的身影。

梁若馨随意擦了擦脸,现在的她顾不上思考,只想快些休息,本想一头扎到床上,却不小心撞上了男人的胸间。

火热火热的。

什么人在这里,为什么身子这样发烫?

“滚开!”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急切的***声仿佛在努力控制着什么。

“房间是我订的,该离开的人是你……”

她的话还没讲完,瞬间感觉头昏脑涨,被男人压在身下,牢牢地控制住。

“你不走?可不要后悔。”男人***把她拉到身前,梁若馨趴在他的大腿上,他炽热的双手仿佛锁链一样牢牢地控制住她的腰,让她无法动弹。

“把,把我放开……”梁若馨察觉到危机,试图挣脱男人的束缚。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控制着自已的男人慢慢说着,嗓音深沉雄厚,仿佛清冽的酒在喉咙蔓延。

梁若馨呆滞住了,之后突然发觉自已认错了房间,她马上摇头,“我,我是无意的。”

“无论你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是主动上门,就不要怪我……”说罢,男人拉她起身,放在自已大腿处。

梁若馨察觉到他的强悍,不知该如何是好,她磕磕巴巴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你觉得呢?”男人低下头,冷冰冰的嘴唇吻向梁若馨。

梁若馨的头“嗡”地发麻,脑海中空白一片。

倾盆大雨下了一整晚,仿佛在冲刷着城市中的罪责。

经历了整晚的翻云覆雨……男人指尖轻微地动了一下,之后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犀利深邃的双眼,从床上坐起身。

昨天晚上自已到酒店谈生意,没想到有人在包间熏香里下药,待他回过神来,已经无法挽救。

傅琛把大家全都赶出去,试图自已硬撑住,没想到却有人主动送上门。

女人留下的清甜香气在空气中蔓延着,脑海里那些熟悉又痛快的记忆,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昨天晚上的酣畅淋漓。

但是屋内只剩他自已,人已经离开了?

傅琛的目光变得深沉,眼神在床单上的一片殷红,还有一串闪烁幽光的珍珠耳环。

摸着耳环,傅琛神色变得些许复杂。

他根本不知道她的身份,更不知道她的样貌。

傅琛拨通助理姜浩的电话,冷冰冰地下令,“立马给我定位,查出昨晚的女人究竟是谁?”

说罢,还没等姜浩回过神来,便把电话挂断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