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打造毕加索(林雅秦贝贝)

打造毕加索(林雅秦贝贝)

  • 分类: 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 2020-11-30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打造毕加索》是一本巨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小Dune,主角叫林雅秦贝贝,下面一起来看看小说的主要内容:她是普通的法国留学生,是从不不去美术馆的艺术小白。一个偶然的经历,她接触到一个全新的...

精彩内容试读

下午四点零五分,沙丘拿着湿漉漉的伞急匆匆地从地铁一号线跑出来,林雅已经在马路对面朝她招手。林雅今天穿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上面有一缕一缕的流苏,但是并不夸张,非常优雅。

绿灯亮了,沙丘第一个冲过马路:“哎呀,你收到我短信了吗?这破地铁半路又坏了。”

“没关系的,我刚去店门口看了,今天没人排队!”说罢挽起沙丘的手一起沿着里沃利街的长廊慢慢走。

这里离卢浮宫很近,是巴黎的游客密集区。这条长廊淋不到雨,旁边卖旅游纪念品的商铺纷纷把放明信片和城市文化衫的架子摆到了店铺外面,看起来有些杂乱。纪念品商店中间还夹杂着几家画廊,卖着很工艺的艺术品。沙丘从来不会仔细看,因为她觉得这些应该都是游客才会买的。

沙丘和林雅是来法国留学第一年在南部小城市学语言就认识的。那时候两个人正好是同租在一个法国人家里不同房间的舍友。楼里有好几个法国人和中国人,但她们两个女孩子总能有各种各样的话题,聊八卦聊时尚聊感情。几乎无话不谈的她们总是聊天聊到半夜一两点才睡。后来她们都到了巴黎,沙丘进了一所公立大学学社会学,而林雅进了一所商学院学文化管理。如今林雅已经先毕业回国实习一段时间了,还在国内认识了一个同一个学校毕业学长男朋友,两个人感情十分好。她这次回巴黎是专门来拿毕业证的。

她们边聊边走,走了五分钟,到了Angelina甜品店的门口。进门处是狭长的走廊,果然没有人排队。一个白色制服的法国男服务生迎上来说您好。沙丘赶紧竖起两根指头,用法语说:“您好,两个人,谢谢!”

她们被带到一个靠墙的小圆桌坐下,大理石的桌面上被放上两份菜单。林雅抬头看了一眼桌子旁***的古典壁画和天花板金色的繁复花纹,觉得很满意,“我早就想来这家了!”

“我也是呀!可是每次路过排队都太长了,还好今天下雨。”,沙丘翻开菜单,开始研究,“你吃什么?我要吃Montblanc蛋糕,听说是这家最有名的。”

“我也想尝尝这个。而且听说热巧克力也是招牌,那我就要这两个。”

“这样会不会太肥啊!”

“没事,吃完这顿就减肥哈哈......”

点好餐,很快蛋糕和热巧克力都上桌了,洁白的杯子和银勺。林雅迫不及待拉着沙丘一起自拍合影,两个人靠近桌子用林雅的手机拍了好几张,“我p好了发给你哈。”

Montblanc蛋糕做得很精致,栗子色的饱满的圆形上被拉出一丝丝的纹路。沙丘尝了一口,真的有点太甜了。又喝了一口巧克力,也是及其浓郁。她突然想起来,“小雅,你这次在巴黎待多久呀?”

“这次就是回来办毕业手续的,下周二就要走了。”

“这么快啊!”沙丘放下了勺子。

“是啊,我已经决定跟男朋友去北京了,我家里亲戚也帮我介绍了一个工作在那边,已经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那你房子找好了吗?听说北京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

林雅喝下一口热巧克力,皱了皱眉,“是啊,本来还想租个一室一厅舒***服的小公寓。其实我要求也不高,郊区没关系,有地铁站就行。可是网上一查才知道一个地铁旁的小地下室就要四千多一个月!我亲戚介绍的工作一个月还不到一万呢。”

沙丘低头盘算了一下:四千块那差不多就是五百多欧,跟巴黎比租房价格也差不多,对于一般留学生的家庭应该负担得起。但是林雅总归是毕业了,不好再花父母钱了。于是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对了,你找到工作了吗?”林雅突然问。

“还没呢,我这个专业怎么好找工作。都怪当时找的黑心的中介忽悠我读个什么社会学,说什么好申请好录取。哎......”沙丘叹了口气,狠狠地吃掉了最后一口蛋糕,不小心被甜得卡住了喉咙。

突然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林雅接起了电话,开始用法语聊天。

沙丘趁机找服务员要了杯白水解腻。沙丘想到,自己是高中毕业就出国上学的,不像林雅这样在国内读过两年大学比较有方向。那时候自己对选专业还没有什么概念。读完语言申请学校的时候为了省事花钱找了个中介帮忙,于是被中介推荐学了这个完全不了解的社会学。还好同专业得老师和同学都很热情帮助她,才勉勉强强顺利毕业。可现在好不容易熬到了毕业,找工作却一筹莫展......

过了一会,林雅接完电话说:“你晚上有安排吗?我七点还要跟班上同学约着吃散伙饭”。

沙丘摇摇头,“啊,没事的,那你一会去吧,我晚上就回家了。”

“那我们买单吧。我请你!”

“不要啦,都这么熟了。”说着沙丘拿出了银行卡,“下次我去北京找你玩你再请我。”

“不行不行,我都找到工作啦!”说着林雅推开了沙丘的银行卡,抢先对服务员说:“我全付了。”

沙丘只好把钱包收起来,“对了,反正我最近也没事,我过两天去机场送送你吧!”

”好啊!”

星期二下午一点钟,沙丘准时到了戴高乐机场。她特地挑了一件鲜艳的黄色外套,她总觉得在这种分开的时候还是要穿得让人印象深刻一些。沙丘陪着林雅托运了两个超大行李箱。由于是毕业回国,林雅的行李特别多,正好赶上打折季的尾巴,她在前两周不停购物。除了托运的衣服鞋子,她随身行李还带了两个给妈妈买的名牌包。当然是美其名曰给妈妈买的包,其实她准备自己也能背背。

办好手续,走到安检入口,林雅停住了,突然煽情地说:“不知道时候再回巴黎了,我想我会一辈子记得这个地方的。”

沙丘被突如其来的伤感氛围包裹住了,不知该说什么,于是说:“等我回国的时候,咱们也能国内约。”沙丘又笑着说,“快***吧,安检人应该挺多的。”

林雅和沙丘拥抱了一下,说了声“拜拜”,然后给工作人员出示了一下机票就上了后面的扶梯。

沙丘觉得有些伤感,但是也并没有掉眼泪。她已经习惯了相遇和分离,她已经记不清这时第几次在机场送朋友回国了,也记不清是第几次跟朋友说到时候回国再约。只是,那些熟悉的背影,总是在这个小小的安检门背后消失,然后,那些人就再也没有相遇过了。

有的人,哪怕再好,也只有一起走一段路的缘分吧。

回家的路上沙丘坐在摇摇晃晃的机场快线上,想起第一次遇到林雅的时候,她穿着睡衣在公共厨房炒菜的样子,还有后来她们煮着火锅看恐怖片的样子......她突然想起在法国的第一年某个晚上她和林雅去朋友家吃饭,回家路上两个人在楼下的林荫道上散步。林雅提出秋高气爽在楼下的长椅上坐一会儿吧。于是她们一起看星星,那时候的林雅突然说:“我不知道我离开法国的那天会是什么心情,我都不敢想象我会离开。我想我肯定会怀念这些年所有的一切。”

如今,她真的走了。

沙丘觉得,林雅始终是一个勇敢的女孩子,能够为了喜欢的人离开南方的家乡,去北京那种压力那么大的地方工作生活。如果是自己,恐怕没有办法做这样的选择。就连要不要回国,沙丘也无法抉择。她已经习惯了法国,习惯了塞纳河畔的微风的下午,习惯了周日躺在湖边晒太阳的闲散,也习惯了讨厌的巴黎人。更何况她始终觉得,虽然在法国找不到工作,但如果就这样回国,回去让父母介绍一个普通的工作,拿着一辈子看得到头的薪水,更大的可能是永远赚不回这些年的留学的花费。沙丘心里还是会有些不甘心。

离开家已经六年了,六年能改变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以前的初中高中朋友大多数也都断了联系。稍要好的几个女孩也都毕业有了自己的生活,有时候大家聊微信也会觉得彼此的差别已经很大了。就算每年暑假回去,想约那些在法国认识的朋友,大家也都在各自的城市很难聚在一起。所以沙丘觉得,就算回国,恐怕也会适应了吧......

不知不觉沙丘回到了家。她打开电脑,检查了一下邮箱,没有什么新邮件。她又打开熟悉的招聘网站,看了看有没有合适自己的招聘信息,依然没有收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