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许你情深未晚(莫俞深曲婉)

许你情深未晚(莫俞深曲婉)

  • 分类: 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 2020-10-21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高质量小说《许你情深未晚》由知名作者甜栗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莫俞深曲婉,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莫俞深是曲婉喉咙的一根刺,拔出见血,咽下要命。年少...

精彩内容试读

寒冬,电闪雷鸣。

曲婉已跪了几个时辰,豆大的雨夹着雪落下来,一滴滴打在她单薄的衣衫上,透过里料,如刀子般凌迟着她的皮肉。

她却挺直瘦小的身板,抱紧怀中呼吸微弱的孩子,倔强的拍着打金光闪闪的大门。

"俞深,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安安真的是你的儿子,求求你出来!再不动手术,就来不及了!"

曲婉忍着疼,大声朝里头的人喊着。

怀里的孩子许是吓到了,顿时就哇哇大哭起来。

她拨***裹严实的棉袄,温柔如水的看向才两岁大的孩子,"乖,安安不哭啊,妈妈这就让爸爸带你看病去。"

"让我们莫少带这个野种去看病?做梦!"

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保镖上前一步,硬生生将曲婉扣在大门的手掰下来。

曲婉始料未及,整个人直接扑倒在地上。

好疼。

"我们莫少方才可是说了,让曲小姐知趣点趁早离开,别让孩子死在莫家脏了莫家的大门,否则,我们就要亲自轰人了!"

轰人!

曲婉脸色煞白,将小安安搂的更紧。

当年她嫁入莫家,这些下人,可都不是这个态度。

"快滚吧!"

一旁的保镖见他不动,抬脚踹她的背。

她静静地跪在那里,仍凭被打也不动。

又是重重的一脚。

"扑通。"

她的脊背受到重创,一张脸直直朝地上倒去。

那人按着她的头,一遍遍在冰冷的地面里叩出响声。

曲婉早已冻的没有了知觉,双手托着孩子,只是被那人重复着磕头的动作。

要是……

磕头能让他出来的话……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额头被磕破,一股股鲜血渗出来,凝固在那张惨白如雪的脸上。

膝盖仿佛被冻得没有了知觉,寒气直往身体里冒,让她止不住的发颤。

雨夹着雪,下的越发大了。

她的身体慢慢开始不受控制。

模模糊糊的视线里,一道蹒跚的身影从大门处走了过来。

她抬眸一看,原来是莫家的老管家。

柔和的灯光下,女人脸庞上挂着泪痕,却依旧挡不住的高贵优雅。

连落泪时,她夺人心魄的眼,依旧魅力不减。

可就是这样的一张脸,都栓不住一颗男人的心。

他长唏嘘了一声,取下自己厚重的外套披在曲婉身上,声音沉重,"太太……"

听到久违的称呼,曲婉的眼泪无声无息流了出来。

"您听我一句劝,不要再来了,尤其是今天。"

她怎能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可是她的宝贝,安安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

对上老管家心疼的目光,曲婉原本还强撑着的坚强,一滴,两滴落下来,再也止不住。

"好孩子,别哭,别哭。"

他走上前,一把攥住曲婉的手臂,往孩子的衣服里塞了一团东西,"快,带孩子去医院!"

曲婉却看的清楚,那是一沓钞票。

她心生感激,匆匆站起来,"谢谢你,陈爷爷。"

嘀。

骤然一声长笛,响亮的喇叭声响。

漆黑的夜里,一辆黑色保时捷疾驰而来。

近了大门,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车速依旧快的吓人。

眼看着就要撞上去,不只是谁在背后推了曲婉一把,直接将她推了出去。

"啊!"

一声尖锐的刹车声落在耳中。

车子在距离她几毫米的地方急停。

"莫少。"

门口的保镖齐身唤道。

莫俞深?

曲婉猛地抬头看向车里,灰暗的眸里闪现出希冀的光亮。

车停下,踹过曲婉的保镖上前替后座的男人打开车门,面无表情的掠过曲婉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高大的身影从车里出来。

是他!

男人身穿一件高定西装,身材挺括,细碎的短发因为冷风的吹拂有些凌乱。

一双冰冷的双眸,不带一丝温度,像极了那略张微张的薄唇,如刀一般,冷漠又淡然。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男人清冷的眼无波无澜。

曲婉下意识的就像把自己隐藏起来,一时间,竟有些害怕他看见此时卑微至极的自己。

没给她多想的时间,男人的目光平静无波。

头发蓬乱的披着,一具瘦骨如柴的身体,零下的夜里,还只套了件长袖长裤。

莫俞深眉头紧凌。

堂堂曲家,已经落魄到让大小姐卖街头行乞了?

这个蠢女人,明明冻的嘴唇发紫,还强撑着在这里干嘛!

心底,莫名郁结烦躁。

不只是被气的还是别的什么。

男人顿时头发蓬乱的披着,脚步停在原地。

"曲小姐抱的谁家的孩子?"

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

孩子……

莫俞深眼神一冷,猛地撇过头往里走。

曲婉追上去,"俞深,你不看看我们的孩子吗?他,他生病了!"

她声音有些沙哑,满怀期望的目光望着他,除了第一次男人的冷漠不屑,莫俞深好像从来没有答复过她。

这一次,也是一样。

他的步伐,一刻未停的朝里走。

曲婉心口发颤,腿一歪,差点朝地上倒去,好在老管家站在她的身旁,及时搀扶住了她。

三年过去了,她本以为他哪怕有一次,为她,哪怕是为孩子驻足的。

胸口处传来闷闷的疼,曲婉不禁觉得有些可笑。

她们都离婚三年了,她早就该醒悟了不是吗?

身后又传来刹车声,曲婉狐疑扭过头,一声女人娇软的声音传来,"俞深。"

林潇弯腰急忙从车里下来,小跑着将衣服朝莫俞深递过去,一手轻擦了下额头的细汗。

"你走的急,忘记拿大衣了。"

莫俞深一手接过,掏出手帕,抬起修长的手触及林潇的额头,微微蹙眉,"一件衣服算不得什么,等会我送你回去。"

"好。"

林潇弯唇,抓住莫俞深的手,笑得温柔又大方。

而莫俞深,此时也露出了一个罕见的浅笑。

那是她从来没见过,更不曾拥有过的。

心口,仿佛刀子一般,被刮得生疼。

那个女人,她认识。

云城的当红女明星,身材颜值学历,样样都在层次之上。

两人并排站在一起,才子佳人四字倏然蹦入她的脑海。

曲婉抿紧唇,有种眼睛正被放熔炉中灼烧的感觉,刺疼的厉害。

"婉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