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桃花深处有人家

桃花深处有人家

  • 分类: 穿越重生
  • 更新时间: 2020-09-21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小说《桃花深处有人家》大结局免费看,小说讲述了主角迟小小和秦子修桃花之间的故事,迟小小拿到王妈妈付给她的银子后,心里很是高兴,第一次拿到自己赚的银两,感觉果真是不一样,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精彩节选

迟小小手忙脚乱地干完所有的家务活,回到屋里,也不和秦子修说话,早早地睡觉,不久便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秦子修对迟小小今日的举止虽感到奇怪,但是当她听到迟小小均匀的呼吸声之后,悬着的心渐渐地放了下来。

终于,月亮爬上半空,通过纱窗照到迟小小的脸上,如梦似幻。

秦子修蹑手蹑脚地起床,船上衣服,拿上包袱,便拄着拄拐轻声地出门了。

门被温柔地关上。

月光下,迟小小慢慢睁开了眼睛,眼角的泪水滑下来,湿了枕头。

秦子修,你终究是为了白芷舍弃了这个家。

秦子修走了许久,终于远远地看到了城隍庙,白芷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便急忙拄着拄拐走到白芷的身边。

白芷拿过秦子修手里的包袱,深深地望着秦子修,苦笑了一下,“子修哥哥,我舍不得你。”

秦子修怜惜地望着白芷,拉住白芷的手,细细地说道,“白芷妹妹,你现在还可以回头,如果你不想走,我便送你回府。”

白芷摇了摇头,“我不愿回去,不愿嫁给他人,没有相爱之人的陪伴,荣华富贵与我不过是过往云烟。子修哥哥,你和我一起走吧,我们找个没有人的地方一起生活,好吗?”

秦子修低下头来,没有作答。

白芷知道秦子修不愿放下一切和自己远走高飞,或许,秦子修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秦子修了。

上前去抱着秦子修,白芷灼热的气息扑在秦子修的颈上。

她自小便喜欢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变过心,当初父亲退婚的时候,她哭了整整一夜,直到筋疲力尽。

最后,他们还是没有缘分,他娶了别人,如今,她也被逼着嫁给他人。

她不愿委身他人,她一生只爱他一个。

白芷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秦子修身体传来的温度,暖暖的,他平稳地呼吸声是那么动听,他的一切都让她着迷,上天,为什么就不能成全两个有***?为什么?

白芷终于忍不住,眼泪直直地往下流,把秦子修的衣服都湿透了,子修哥哥,你自己多保重。

白芷抹掉眼角的泪水,终于放开秦子修,扯着嘴角笑了笑,“好了,子修哥哥,我真的要走了,再不走就要被发现了。”

白芷背上包袱,便要离开。

突然,城隍庙附近亮起了许多的火把,照亮了整个夜空。

白芷手里的包袱悄然滑到地上,砸得烟尘四起。

秦子修看着一群人冲上来,闹哄哄地把白芷带走,傻了眼。

白芷临走时绝望的神情让他终生难忘。

终于回过神来,秦子修远远看见一个人影,慢慢地走过去,逆着月光,终于看清那人的脸。

迟小小?她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是她?

秦子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慢慢地靠近,心彻底凉了,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迟小小茫然地望着秦子修,阴笑了一下,“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秦子修狠狠地敲了一下拄拐,嘶吼般,“我问你,为什么在这里了?”

精彩章节试读

“有请我们的桃花馆的新花魁桃花。”

伴随着王妈妈的高嗓门和如雷的掌声,桃花扭着诱人的身躯缓缓走上铺满了各色花瓣的台子,身上着的是蜀州名贵的绸缎裁成的裙子,发髻上的簪子亦是名贵得要紧,一娉一笑都是那么美丽动人,台下是乌压压的人,个个都睁大了眼睛盯着桃花看,眼里皆流露出渴望的神情。

看着王妈妈谄媚的笑容和台下一双双色眯眯的眼睛,桃花不仅莞尔一笑,心里甚是得意,果然这几个月的心思不曾白费,吃尽苦头用尽手段,终于成功地从花魁丫鬟的身份上位到花魁的位置,从今往后,我桃花便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当然,这远远不是我桃花要的终点,我还是得物色一个帅气的公子哥嫁了,如此方能一辈子衣食无忧。

桃花灿烂地笑了,其实,她的心里早已经有了人选,那便是富商之子白轩,此人***倜傥,英俊潇洒,她有幸见过两次,最重要的是他家够有钱,简直几辈子都花不完,以她桃花的手段,还怕此事不成么?想到这里,桃花笑得更灿烂了,脸上的脂粉也不禁地抖落了起来,远远看去却是那么妩媚妖娆,摄人心魄。

王妈妈笑意盈盈地走上来双手握住桃花的手,放在手心不住地搓着。

“各位客官都看到了,我们桃花那可是长得倾国倾城的,说是比那西施貂蝉都不为过的,今天出价最高的客官今晚可与我们桃花共饮一杯并促膝长谈一炷香,今天只此一个名额,各位客官千万不要错过了,现在可以出价咧。”

王妈妈笑着道挥手示意台下的小厮,那小厮便敲了一声锣鼓,叫价正式开始。

台下的人群开始骚动了起来,很快便有人出价了。

“两百两。”

“四百两。”

“五百两”

“我出一千两。”

桃花得意地笑了,仿佛看到似锦前程近在咫尺。

秦子修坐在床头,皱着眉头,一脸疑惑地望着躺在床上睡着的人,眼里透露出若隐若无的嫌弃,只见那人张大了口露出满口大牙,血口大盘地大笑着,渗人得很,庞大的身躯因为笑而扭动起来,弄得本来就不结实的木床摇晃了起来。

秦子修心里忍不住低估了起来,莫不是这一摔便摔傻了吧?不至于吧,这婆娘平日里可是一顿能吃下一头牛的主儿,可不似这般脆弱的,我且试着叫醒她,看她是不是真的傻了。

如此想着,秦子修便扬起手拍拍那人的脸,声音弱弱地说道,“哎,醒醒,醒醒啦…。”

那人***打开秦子修的手,依旧笑得很大声,无奈,秦子修只得加大力度再次拍了那人的脸,“醒醒啦……”突然那人一脚便踢了过来,直直把秦子修踹到了地上,‘砰’的一声响,秦子修无防备就撞在地上,俊朗的脸庞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起来,吃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用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依旧坐在地板上,眼神却冷了几分。

床上的人终于被地上的大动静吵醒了,揉揉朦胧的睡眼,桃花慢慢地睁开眼睛,隐约感觉到后脑勺很疼,身上也不大爽快,这是怎么了,全身酸痛得很,正想坐起来,却怎么也***也起不来,不禁低眉一看,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自己竟然是一坨,一坨,一坨庞大的肉肉。

“啊……”桃花吓得一翻身便从床上翻滚了下来,庞大的身躯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坐在地上的秦子修,只听得一声鬼叫“啊…你压死我了。”不明所以的两人皆在地上叫吼着。

桃花惊魂未定,只觉身下有人,便一脸惊慌急急忙忙地地从秦子修的身上下来,只见一个长相清秀俊逸的男子,眉眼甚是好看,一身白衣,微微皱起的眉头更是增添了一丝英气,让人看着神清气爽,恍如梦中,桃花不禁看呆了,要是能嫁与这般的男子那该多好啊,即便是没有白轩那般的家世,也是值了,不只是谁人有这样的福气,能得了这样的相公,想着眼睛便直勾勾地望着秦子修,就差流口水了。

秦子修受不了这丑婆娘如此这般非常不正经的眼神,让人看着心里瘆得慌,便清清嗓子道,“哎,扶我起来。”语气稍有一些不快,声音却有些柔弱。

桃花终于回过神来,咧开嘴笑了笑,连忙把秦子修从地上扶起来,让他坐在了床上,眼睛却依旧死死地盯着秦子修的脸看个不停,哇,白皙的脸蛋,粉嫩的嘴唇,英气的眉毛,顺滑的小手(扶他时顺道摸了一把),此乃***啊,不知哪里来的相公啊,但突然之间想起什么来。额?这是哪里?

桃花终于想起自己身上那一大坨肉,低头一看,“啊……”不禁跳了起来,“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这是谁啊。”整个人在屋里上蹿下跳,诺大的嗓门差点没把屋顶掀起来。

桃花终于在秦子修万般嫌弃的提示下找到一面镜子,看了一眼,差点被自己的嘴脸吓晕过去,竟是一个浓眉大唇,脸大得像一张饼,肥得眼睛都睁不开的丑婆娘,桃花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自己不是被选作花魁了吗?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不,不对,选花魁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我是和白轩在阁楼上说话,对,白轩,那个贱男,说什么只爱我一人,一辈子非我不可,屁,叫他娶我却是推三阻四,不肯也就算了,居然还把我推下阁楼去,可见那些甜言蜜语也只是说来哄我的,越想越生气,这个负心人,可把我害惨了,如今变成了一个又肥又丑的婆娘。

可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如今又会身在此处呢?难道说,我死后冤魂不散,鸠占鹊巢,占了这个肥婆娘的身体,这也太玄乎,太扯了吧,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

桃花***捏自己的脸蛋,疼,不是梦。

天啊,太可怕了,我居然,居然变成了一个丑婆娘。桃花心里难过死了,想当初她可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姿,如今却,哎,肯定是我死后不长眼,不然怎么会选了这么一个丑婆娘,真的是想死第二次啊。不仅选了个丑婆娘,还那么穷酸,桃花边想边环顾四周,这里除了一张年久的木床,仅有的配置就是那张圆桌和两把椅子,其中一个还是缺了一只脚的。

苍天啊,我千辛万苦才得来的花魁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没了,真的是报应啊,不禁大哭了起来,不行,我要想办法回桃花馆,好不容易才当上的花魁,怎么能拱手让人呢?

桃花所有的动作表情秦子修尽收眼底,想不通这婆娘今日是怎么了,一会大叫一会又是大哭的,莫不是真的摔傻了?这可如何是好呢?我虽不喜她,但是毕竟是夫妻一场,素日里对我也算是不错,如今若是疯了,自己的腿脚又不甚方便,这一瘸一傻,日后的日子可如何是好哇?

“哎,你这是作何,如何哭了起来?你且过来我瞧瞧。”秦子修抱着试试的心态叫了一下,若她能听懂便还有一丝希望。

桃花心烦意乱,听到秦子修的声音,便止住了哭声,竟真的走到床边,望着秦子修俊秀的脸庞,如行尸走肉般,“嗯?”

秦子修稍稍往里坐了一些,眼神清冷,咽咽口水,慢慢说道,“你可还记得我?”

桃花摇摇头,一脸呆滞,鬼知道你是谁,我连自己是谁尚且不知呢,我只想回桃花馆去。

秦子修尽力稳静下来,耐心又问道,“那你可知你又是何人?”

“那我是何人?”桃花问道,一脸呆滞地望着秦子修。

秦子修彻底崩溃了,不断捶胸道,“傻了,傻了,果真是傻了。一瘸一傻,这如何是好哇。”说着便剧烈咳嗽了起来。

桃花听着秦子修的话,猛地一把抓住秦子修的双肩,“我没有傻,你且说你是谁?我又是何人?我与你究竟是个什么关系?”说着不断地摇晃秦子修。

秦子修心里甚是悲伤,又抵不住桃花的摇晃,只得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是迟小小,我是你的夫君秦子修啊,你果真是什么都忘了?”

秦子修断断续续地说了许多,桃花总算是理清思绪了,我如今占的身体主人唤作迟小小,过去是秦家的一名丫鬟,无奈秦家家道中落,管家仆人都各自散了,也只有从小爱慕着秦子修的迟小小在秦家不离不弃,秦子修原是订了亲未婚妻的,无奈家道中落后被退了亲,秦子修虽是个长得神仙般的人物,偏又是个瘸子,谁家的姑娘都不愿嫁。

无奈,父母便做主娶了迟小小来给他做妻子,已有一年有余。家里除了年迈的双亲,还有叔叔婶婶与年幼的妹妹。因着秦子修的腿脚不方便,所以家里的一切活计都由迟小小和叔叔婶婶一起承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