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盛宠之娇妻至上舒染简薄言小说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盛宠之娇妻至上舒染简薄言小说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 分类: 武侠仙侠
  • 更新时间: 2020-06-30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盛宠之娇妻至上》是一部情感题材小说,为您提供盛宠之娇妻至上舒染简薄言小说阅读。盛宠之娇妻至上小说精选:舒染眉头一挑,他这隐含的意思就是若她拿不出让他满意报酬,他就不帮?双倍奉还?简薄言不说话。三倍?他依旧不说话。五倍?十倍?百倍?难不成你要千倍?简先生,高利息也没你这么坑的呀。

《盛宠之娇妻至上》精选

快速消肿的药和一些日常用品?”

她的脸这么肿下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她不想一直顶着猪头。

以简薄言的身份想要找点药效极好的消肿药简直就是轻而易举,找他帮忙绝对是明智之举。

“舒小姐,你拿什么回报我呢?”

舒染眉头一挑,他这隐含的意思就是若她拿不出让他满意报酬,他就不帮?

“双倍奉还?”

简薄言不说话。

“三倍?”

他依旧不说话。

“五倍?”

“十倍?百倍?”

“难不成你要千倍?简先生,高利息也没你这么坑的呀。”

买这些东西花不了多少钱,翻了千百倍也多不到哪儿去,但那是对以前的她来说,现在的她身无分文,以后还得过日子,当然得勤俭节约一点,不能那么败家。

简薄言慢条斯理地吃完了早餐,拿餐巾纸擦了嘴,这才抬眸看舒染,“我不缺这点钱。”

“也是。”舒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简先生想要什么样的报酬?”金钱权利他都有,他还缺什么?

她知道他之前帮她都是看在景御凛的面子上,现在她已经不是他的女朋友了,他再帮她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我还没想好,想好了我会找你要的。”

“好吧。”舒染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她也不觉得她会有什么损失。

殊不知,在不久的将来,舒染为今天做了这样一个轻率的决定而追悔莫及。

早餐过后简薄言上班去了,舒染乐得清闲,留在家里休息,找徐嫂要了把剪刀把狗啃似的头发简单修理了一番。

看着镜子里齐下巴的蜜糖色短发,她满意地放下剪刀,然而短发的自己看起来很陌生,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却是一直没有消散。

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她就变了一个人,从身份到外在或许还有内心,完完全全地变了。

她已经不是景御凛的女朋友了,现在她是谁呢?

大明星舒染?还是一个失恋的普通女孩?

谁知道呢。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舒染一直待在简薄言家里,每天吃饭看电视睡觉,与简薄言的相处还算和谐。

其实倒也谈不上相处,简薄言每天早出晚归地工作,一个星期里她就只见过他一次,同在一座房子里但不用见面,舒染再高兴不过。

在简薄言家里待了一个星期,舒染的手机就关了一个星期的机,当她开机时,信息已显示为99+。所有的消息全部来自洛相思,她唯一的好朋友。

舒染一条条翻阅信息,读着读着眼泪忽然就流了出来。

她有家人有朋友,平日里对她殷勤谄媚的人比比皆是,而当她摔了跟斗时来关心她的却只有一个。

多讽刺啊。

“嗡嗡……”手机震动了,舒染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焦急的骂声。

“舒染,你丫的终于舍得开机了?一个星期电话不接消息不回,你躲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找你。”

说到最后,电话那头的女声终是软了下来。

舒染娇俏地笑了一声,以轻松的语气说,“手机都关机了怎么接电话回消息?”

“笑!你还有心情笑!”听她还有心情开玩笑,屏幕对面的洛相思气愤难耐,“景御凛那家伙怎么回事儿?”

“如网上所言,分手了。”舒染故作轻松,“他的旧爱回来了,我这个替代品就没用了呗。”

自从婚礼取消过后,网上铺天盖地全是关于她的负面消息,她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名声更遭了。

很多人本来就不看好她和景御凛,这会儿恨不得趁她落井多丢两块儿石头***砸死她。

洛相思默了默,咽下了想要教训她的那些话,她很了解舒染,尽管她此刻说得十分无所谓,她知道她的心里一定是痛得连呼吸都困难了。

“你在哪儿,我去接你吧。”

“不用来接我,我没事儿,一个简单的失恋而已,还能把我给打垮不成。”

“嘴硬。”洛相思叹了口气。

六年来,舒染对景御凛的每一分每一毫感情她都看在眼里,对舒染来说,怎么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失恋呢。

舒染是那么地爱那个叫景御凛的男人,她甚至可以为了他与家人决裂,她可以为了他成为他喜欢的那类姑娘,她可以为了他毫不犹豫挡子弹,她可以为了他在茯苓江纵身一跃……

洛相思知道,舒染对景御凛的爱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浓烈。

“我真的没事,等我回景城把转学手续办好了就去找你。”舒染表现得不在意,似乎真的已经看开了。

“好吧。”洛相思却是明白,舒染是装的,但她不会戳破她,“外面全是关于你的***,你出门小心点,要是被狗仔发现了你就惨了。”

舒染应下,挂了电话后调出娱乐频道看了会儿。

网上对她婚礼的消息依旧是一场热议,外界还在继续猜测婚礼取消的真实原因。

有人猜测说,她本来就是破坏人家幸福的***,趁着原配出国学习插足别人感情,现在原配回来了,她自然而然地就被踢出局了。

有人猜测说,她和景御凛不过是一场交易,那场婚礼也不过是做样子罢了,景御凛厌了她就把她抛弃了。

有人猜测说,是因为她的私生活太过混乱,景御凛不屑这样的女人。

看着这些报道的舒染瞬时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尽管她一个星期未露面,她的热度依旧不减。

她是该为自己时时被人关注而开心?还是该为了越来越臭的名声伤心一下?

“叮铃!叮铃!”

是简薄言家的门铃响了。

徐嫂回来了?她不是请了半天假回家了吗?难道是简薄言回来了?他不是有钥匙嘛?

舒染起身去开门,拉开门看见门外站着的优雅美丽的中年女人时,顿时间愣住了。

“你是?”舒染愣然之后感觉把人家拦在门外像审问别人似的实在不礼貌,来简薄言家的自然便是来找简薄言的。

她将女人迎了进来,给她倒了一杯水,“简薄言去上班还没回来,你坐着等会儿?”

中年女人没有说话,精明的眼睛在她身上来回打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