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苏晓爱厉珏风小说在线阅读全集

苏晓爱厉珏风小说在线阅读全集

  • 分类: 武侠仙侠
  • 更新时间: 2020-06-30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苏晓爱厉珏风小说《总裁的双面娇妻》,作者:白孔雀,提供苏晓爱厉珏风小说阅读,总裁的双面娇妻小说主要讲述了:苏晓爱的丈夫***了她的后妈,还企图谋杀她,劫后余生的她找到了厉珏风,她与他做了笔交易,却没想到这是深渊的开始。

《苏晓爱厉珏风小说》精选

“沈总说笑了,以你的权利,想去哪都行。”李红杏战战兢兢的说。

她谄媚的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对着我身边的男人点头哈腰。

林峰却是满头雾水,扯着李红杏不满道:“红杏,你干嘛对着这小白脸点头哈腰?”

“闭嘴!”李红杏冲他冷喝一声,“你知道什么,沈总哪是你可以诋毁的,别瞎说八道。”

男人闻言,伸手推了一下眼镜,朝林峰看了一眼,不轻不重的朗声道:“一个靠女人吃饭的男人,终究是登不上台面的小人物,只有打嘴炮的本事。”

很明显,这言外之意就是骂林峰是吃软饭的男人,顺带还侮辱了李红杏一番。

带这么个软饭男在身边,不就是让人来看笑话的?

我侧头看了一眼身边俊朗的男人,这一语双关让我佩服的想为他点赞,这男人绝对是个披着羊皮的笑面虎。

李红杏被说了一顿,脸色一白,她紧抿着唇,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尴尬而又惶恐的站在一边。

我冷眼看着面前的这场闹剧,看见李红杏和林峰吃瘪,又搞砸了宴会,心里却没有一点痛快感。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让李红杏怕成这样!

对于目前这种情况,我是乐见其成,当即就板正脸冲着林峰说:“林峰,你给我记住了,我们还没离婚,你别想娶我后妈,否则我们法庭上见。”

我故意把“后妈”两个字咬重音,目的就是要挫挫李红杏的锐气。

让她明白,即使我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但是她还是我后妈,而林峰还是她的女婿。

他们想要结婚,不仅是无视法律,而且还是违背伦理道德。

林峰脸色阴沉,他紧咬着牙关,眼底满是恨意,不过碍于李红杏的阻挠,他才没有哼声。

我不想跟这些人再做纠缠,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我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身想走。

可我还没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一道如清泉般的温润嗓音,“苏小姐……”

我脚步一顿,条件反射的扭头朝后看,一眼就看见了之前的那个带金丝边眼镜的男人。

他正在我的面前,薄厚适中的的棱唇依旧噙着笑,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折射着幽幽冷光。

“你叫我?”我指着自己,有些不确定的问。

“嗯,就是叫你。”男人冲我点了点头,他伸手从侍应生的托盘中拿起两杯酒,端着酒杯,长腿迈开走到我面前。

男人将手中的一杯果酒递给我,“果酒不含酒精,女孩子一个人在外,最好不要喝酒。”

他的语气很轻柔,一副绅士的模样,就连说出的话都处处透着贵族的礼仪。

不过,我不相信这男人只是单纯的请我喝酒。

毕竟我跟他在这场宴会之前,一点交集都没有。

我接过酒杯,礼貌性的冲他一笑:“今天多谢沈总帮忙。”

今天要不是他在后面拖了我一把,估计我早就被李红杏那个贱人给推倒在地,出尽洋相了。

“苏小姐不必客气,只是举手之劳而已。”男人扬起手中的酒杯,跟我碰了一下杯,“沈时风,我的名字。”

他话音刚落,仰头轻抿了一口酒,下唇上沾染上了一点酒液,动作优雅至极。

我并不知道沈时风这个名字,在A市意味着什么。

只是觉得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名罢了。

我跟着喝了一口酒,扬唇冲他笑了一下,“好的,沈总还有事?若是没事的话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我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不知道厉珏风有没有回家。

要是被他发现我没有回去,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

所以,我必须赶紧回去,不能久留!

可是,就当我毅然决然的打算离开宴会会场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一道叫唤身。

“苏小姐,你身上……”沈时风脸色一变,好像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沉声叫住了我。

我转过身,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冷声道:“沈总还有什么事?”

沈时风脸上居然有一丝红晕,就在我拧眉越看越觉得奇怪时,他突然脱下身上的外套,动作迅速的在我盘在我腰上,两个长袖在我腰上打了一个结,袖口处的金丝盘扣还折射着金光。

他的动作,导致宴会会场上很多人都侧目看过来,暧昧的目光让我无地遁形。

我恼怒的伸手就要解开腰间围着的衣服,手背上却覆上了一双白玉般的大掌,温软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震。

“沈总,请自重。”我不爽的呵斥了一声。

沈时风俯下高大的身子,对着我耳根低声说了一句:“你的裙子沾上了血,别乱动。”

他的嗓音温润如三月的春风,一股好闻的古龙水香气扑面而来。

我脸上一红,下腹处传来一阵沉重感,紧接着我便感觉有什么东西流下来。

该死,来大姨妈了!

不用脑子想,我都知道我的白色礼服上,沾染了多少血。

我紧咬着下唇,尴尬的面红耳赤,不敢看宴会上其他人的目光,抓着腰间的衣服快步朝卫生间的方向去。

还好我有出门在包里带包卫生棉的习惯,倒也不至于让我太窘迫。

到卫生间里解决完大姨妈,我才发现没有衣服换,干脆围着沈时风的外套出去。

我刚出卫生间的门,一抬头就看见门口的拐角处站着的男人,他正低头擦拭眼镜,修长圆润的手指捏着眼镜边。

“你还没走?”我深吸一口气,随口问了一句,小步走到他面前,“对了,你能不能给我个地址?外套过些天我洗干净后,再还给你。”

沈时风原本正在低头擦拭眼镜,见我走近,才抬头眯着眼睛凝视着我,他的眼睛很狭长,黑色的眸子中像是盛着无边星光,熠熠生辉。

我有些看呆了,知道他戴上眼镜,冲我绅士一笑,“外套不必还给我,走吧,我送你回去。”

“什么?”我不解的反问。

沈时风抬手指了一下我的礼服,低声道:“你这副样子,一个人能回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