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老夫少妻上等婚全本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老夫少妻上等婚全本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 分类: 悬疑推理
  • 更新时间: 2020-05-23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感觉到怀中的小人儿有逃跑的迹象,路云开将其紧固的更深了,“问你话呢?”楚楚只觉自己的脸上能烫熟一个鸡蛋了,怒嗔道:“这大白天的,被人看到怎么是好。”路云开虽然没有会被人抓住的自觉,相反,他巴不得让人看到,传开了更好,这样以后就不用遮遮掩掩了,可是,他不能只顾及自己的感受,这种乡村对男女之事没那么开放,若是惹恼了他的楚楚,他就得不偿失了。得到解脱的楚楚低着头大步往回走,也不管后面的路云开伤口没好完全,不能走动太快。

老夫少妻上等婚在线阅读

楚楚心里微叹,平时在家她没注意,这怎么有人在,他还这般黏人呢?

“云开,这是我的好姐妹,小敏。”楚楚对路云开黏人的行为有些难为情,赶紧岔开话题为二人介绍。

“大姨姐好。”

路云开从未想过他的称呼有何不对,既然他跟楚楚都确定关系了,他不就应该叫她大姨姐吗!

小敏干笑了两声,“你们还没结婚呢,这称呼有点儿早吧!”

在路云开的认知里,结婚不过一种形式,最主要的是两情相悦,社会上很多知名人士,结了婚不也照样离,不知道这里的人,怎么那么在乎一个虚无的形式。

“不过迟早的事,先叫顺口了,以后才不会尴尬。”这种口头上的争论,楚楚早已领教过路云开的歪理邪说,对此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什么叫叫顺口了,这些男人都是这么不要脸的么,在小敏心里,已经将路云开与胡三蛋儿之流划上了等号,唯一不同的是,路云开只对楚楚一人无耻,而胡三蛋儿对任何人都无耻。

朱英留小敏在家吃饭,小敏也想多了解一些楚楚未来的夫婿,不然她走了,怎么放心将楚楚交给他。

路云开见大姨姐要留下来吃饭,心里虽然有些不愿意,奈何这里不是他做主。

刚才进门的时候,楚楚与她的亲密,他看着有些别扭,当然,他不会承认他是吃醋了。

好在小敏答应留下来吃饭之后,并没有一直缠着楚楚,而是直接蹦到厨房跟朱英一起做饭,留给他们二人世界。

路云开这才满意的拉着楚楚,说要出去透透气,这些天,都给他闷坏了。

二人并没有往人群常聚集的大榕树下去,而是选择了小溪边,“我就是在那里救的你。”楚楚指着前面那片茂密的树林,说话间难掩欢喜。

路云开顺着楚楚手指的方向看向,瞳孔微缩,原来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是这里,他记得他正坐在飞机上看资讯,金菱告诉他,集团里的路氏那些老股东有些蠢蠢欲动的迹象,于是……,快十天了,不知道金菱那边处理的怎么样?

楚楚打开了话匣子,开始憧憬着他们的未来,她正说的眉飞色舞,回过头,却发现路云开有些心不在焉,一会儿眉头紧锁,一会儿嘴角沁笑,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楚楚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刚说的话,他没有听见。

突然安静下来的楚楚,让路云开有些自责自己的走神,看着楚楚灰败的样子,认真道:“楚楚,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了,你会离开我吗?”

“噗呲…”

路云开紧盯着楚楚的眼睛,不放过她脸上的一丝表情。

“你现在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我有嫌弃过你吗?”路云开闻言也跟着痴痴笑起来,是啊,他怎么忘了,现在的他,不正是一无所有吗!

“会离开的,无需留恋。”本是楚楚安慰路云开的话,却让他他心里突然一紧,夕阳下,楚楚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脸颊上隐隐的红晕,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那不点而朱的樱桃小嘴仿佛带着些水雾,让人忍不住想要吃上一口,路云开看的入神。

此刻楚楚也注意到路云开炙热的眼神,只见他缓缓抬起右手,轻轻勾起她微翘的下巴,大拇指不忘来回轻轻摩擦着,楚楚只觉脸上滚烫,不敢再看他的眼睛,奈何与对方力道悬殊太大,路云开根本不给她躲避的机会,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路云开只想蜻蜓点水般点到即可,睁开眼,发现楚楚正圆睁着大眼盯着他,以为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丫头多少会学着点,严肃道:“闭上眼睛,再来。”

楚楚很听话,立马闭上眼睛她感觉到路云开的呼吸的热气,一秒,两秒,三秒,路云开还没有动作,他不会又逗她吧。

就在她刚要睁开眼睛的零点零一秒,路云开来了,这一次,他要好好教教这个笨丫头,夕阳的余晖将两道紧贴的身影拉的老长,这一吻,路云开一路引领着楚楚,由浅入深,直到楚楚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这次是什么感觉?”路云开眼中带着笑意,看着面前娇羞的小人儿,眼中的宠溺毫不掩饰。楚楚不敢抬头,本就羞涩,被路云开这么一问,头埋的更低了。

感觉到怀中的小人儿有逃跑的迹象,路云开将其紧固的更深了,“问你话呢?”

楚楚只觉自己的脸上能烫熟一个鸡蛋了,怒嗔道:“这大白天的,被人看到怎么是好。”

路云开虽然没有会被人抓住的自觉,相反,他巴不得让人看到,传开了更好,这样以后就不用遮遮掩掩了,可是,他不能只顾及自己的感受,这种乡村对男女之事没那么开放,若是惹恼了他的楚楚,他就得不偿失了。

得到解脱的楚楚低着头大步往回走,也不管后面的路云开伤口没好完全,不能走动太快。

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突然身后一声“哎呀!”楚楚如梦惊醒,她怎么忘了他伤还没好全呢,什么羞愤通通被抛诸脑后,大步快跑着回去,担忧之色无以言表,问道:“怎么了?”

“刚答应我不能丢下我的,你是不是要反悔了?”路云开此时像个得不到宠爱的怨妇,楚楚更担心的则是他是不是拉扯到了伤口,拉着他就去扯他的衣服去看。

“乖,让我看看伤口有没流血。”

二人僵持不下,这时远处朱英的声音传来,这是晚饭烧好了,让他们回去吃饭呢,路云开也适可而止,好在接下来楚楚的表现还不错,一路搀扶着他,慢慢的走着。

话说,长楚楚两岁的小敏,虽然对男女之事也是一知半懂,但从朱英对路云开的描述中得知,楚楚已经认定了路云开,加上路云开又是个伤员,楚楚对此很是纵容,就连朱英也拿他没有办法。

再多的不满意,都抵不过当事人一句“我愿意”。

第二天,黄家树就带着儿子女儿就走了,连楚楚想去送别都没来得及,不知道小敏会不会习惯外面的生活……

揣着小敏存放在她手里的一千多块钱,上学的坎儿,总算过了。

路云开的伤恢复的很好,也许是这山村里空气好,也许是他心情不错,也许…,不管什么原因,路云开的伤恢复了,对楚楚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

半个多月过去了,楚楚只要出门,路云开必跟着,刚开始楚楚会调侃几句,时间久了,她也习惯了他的寸步不离。

八月的边镇早晚温差大,楚楚没有晚起的习惯,路云开起床,家里前院后院都没见到楚楚,朱英见路云开起来了,将锅里热着的早餐端出来,“小路起了,快来吃早饭,楚楚去打早了。”

“打早?”路云开不懂朱英口中的打早具体是干什么,却也没有多问,只是早起没见到楚楚,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吃起早饭也没啥胃口,朱英见没怎么动的早饭,叹了口气,“稻子熟了,现在正是收稻子的时候,小路吃这么少,怎么干的动,那可都是费大力气的活呢。”

路云开一听自己也要去,他虽然没干过,他想不过费力气,应该难不倒他,不过~“跟楚楚一起吗?”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昨天田喜龙就将他们召集起来开了个会,“稻谷熟了,因大多数家庭成员不全,全村稻谷集体收。”家里有劳动力的出一个劳动力,没有劳动力的出两个半劳力,朱英将村长的通知一五一十说给了路云开听,楚楚考虑到路云开大伤初俞,便央着朱英两人上了。

楚楚对路云开如此宠着,这让朱英感觉到了“危机”,既然她想让路云开留下,路云开就得担起该承担的责任。

路云开想到可以跟楚楚一起干活,又重新端起碗,将所剩的食物全部***,刚才还毫无食欲的人,怎么一听到要干活,就哗啦啦吃的那么香。

朱英暗暗叹了口气,“楚楚念你没好全,让你在家歇着,我们去就行了。”

路云开有些莫名其妙,这不是刚说让他去干活吗?怎么突然又反悔了呢?

“阿姨,您在家歇着吧,有我跟楚楚呢!”路云开也不管朱英会怎么想,转身离开往人群密集的地里去了。

田喜龙作为村长,自然也加入到了行列当中,见路云开快步过来,不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楚家这个懒女婿他早就有所耳闻,原以为今天他会因伤躲在家里偷清闲,没想到他还真敢上来。

“今年收成好,田里多稀客啊!”往年从未见胡三蛋下田,今年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争着下田,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能下地,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表现。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