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一个谎言的开始(许第戎赵尤雯小说)精彩章节在线全文阅读

一个谎言的开始(许第戎赵尤雯小说)精彩章节在线全文阅读

  • 分类: 悬疑推理
  • 更新时间: 2019-02-14
3(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勤勉而顽强地阅读,可以使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无论工作和生活,你会发现脑子灵光了,多读一个谎言的开始这类小说,精彩不断哦!小编给你带来了一个谎言的开始,一个谎言的开始是冲甲写的一本现代都市小说,主角赵尤雯许第戎。赵尤雯在自己失恋后忘记了父亲的生日,父亲提醒了她,她去帮父亲过生日的时候发现父亲已经死亡。东东小说导读为大家提供一个谎言的开始在线阅读。

一个谎言的开始第二章他没有脑袋 精彩章节在线全文阅读

在幸福新城小区里,一切都显得静悄悄的,现在不过九点钟,理应万家灯火通明,可是小区像是无人入住的鬼城,灯火比夜空中零星的星点还稀疏,在小区里行走,会发现遇不到一个人,还有这里有一半的路灯是坏的,再加上葱茏的绿化,行走其中给人感觉像是身置于荒郊野外。

整个小区异于平常,但小区门口的两个门卫对此好像并没有什么察觉,在门卫室里抽着烟,说说笑笑。有个影子在小区门口外面晃动,开始向门口移动,是一个人,此人没有躲闪,没有偷偷摸摸,光明正大地当着门卫的面进入了小区,可是,门卫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此人,依然抽着烟,说着笑。

此人进入小区后,脚步明显加快了,像是被什么惊到了,可能是被小区今晚诡异的气氛吧!此人在行走中从脚底发出一连串的声音,噔噔噔……,硬质的鞋底与地砖撞击的声音,听起来很急促,像是被什么追赶着。

此人来到了四号楼下,没有直接进入楼里,被楼下的一辆没有入库的轿车吸引住了,这辆车怎么停在了这里?吸引住此人的并不是这辆车违规停在了楼下,而是认识这辆车。为了进一步确认,看了下车牌号,哦,车牌号不对,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辆车。

此人抬头望向了十层,中间那个住户的窗户是亮着的,看样子像是有人在,此人进入到了楼里,按了电梯按钮,电梯在缓缓下降,电梯下降缓慢上升也慢。

感觉过了好长时间,终于到了十层,此人从电梯出来,看到1002住户的门是半开着的,此人轻轻一推便进去了。

房间很凌乱,客厅中央坐着一个人,面对着窗户,他听到有人进来了,但没有回头,因为他猜到了这个人是谁。

“你这么快就来了,我还以为得再过一个小时。”赵科隆坐在客厅中央,面对着窗户说道。

赵尤雯来到父亲跟前,看到父亲腿和胳膊上有伤,不过,伤口已经被包扎了,看包扎的面积,伤口不小。

赵尤雯关心地问“你怎么了,怎么伤的?身上还脏兮兮的,我中午见你的时候还好好的。”

赵科隆轻描淡写地说“没事,摔了一跤。”

“在哪摔的?会摔的这么严重?”

赵科隆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没事,你不用管了。”

摔了一跤绝对不可能摔成这个样子的,除非是从高处摔下来的,看父亲不愿说的样子,赵尤雯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了,只说了一句,“以后小心一点,身体重要。”

赵尤雯看到中午带来的蛋糕现在不在桌上了,而是在地上,且蛋糕在盒子里有点散了,赵尤雯指了指问“这蛋糕怎么了?”

赵科隆有气无力地说“哦,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打落的。”

“要不我去重买个蛋糕吧!”

“不用,蛋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为我过生日,没想到你能回来的这么早。”

“要不是我的一个同学,现在我肯定还在路上。”

“你哪个同学?”

“就是在彩票中心上班的那个,叫史扬,给你说过,我上班的地方离他不远,最近一个多月,每天一下班我就要去照顾我妈,有好几次我就是坐他的车去的,今晚很走运,又碰到他了,当时我不知怎么搞的,没认出他来,也没告诉他我去哪,他差点按往常那样把我送到我妈那去了……”

之前说话还温和的赵科隆听到赵尤雯谈起母亲张曼莲,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其实赵尤雯只是提到了母亲而已。

“你应该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在我生日这天你真的不应该谈起她,这让我很恼火,你是我的女儿,记住,永远记住这一点。”

你是我的女儿,赵科隆经常在赵尤雯面前说起这句话,听得赵尤雯耳朵都快生茧了,似乎生怕谁从自己身边将赵尤雯抢走。

赵尤雯沉默了起来,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赵科隆说“我明天要出去一段时间。”

“去哪?因为什么事?”

赵科隆没有告知,站了起来,赵尤雯赶紧上前搀扶。

“不用扶,又不是腿断了,小伤,我去卫生间擦洗一下,那一跤摔的我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赵科隆将外套和裤子脱掉挂在了衣架上,然后走进了卫生间。

“那好,我去厨房烧几个菜,过生日要是只有蛋糕,没有几个菜,那这生日过的太简单了,呃,你刚说要出去一段时间,要去哪?”

赵尤雯把地上的蛋糕放在了桌上,等待了一会儿,没有等到赵科隆的回应,卫生间里面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擦洗的声音,赵尤雯站了一会儿便去厨房烧菜去了。

厨房是开放式的,在卫生间的右侧方,赵尤雯虽然一直在厨房忙碌着,但赵科隆要是从卫生间出来,一定会被赵尤雯注意到的,毕竟在开放式的厨房里视野很开阔。

很快,赵尤雯炒了两个菜,香味已经弥漫到了房间的每个角落,赵尤雯抬起头发现卫生间的门依然紧闭着,赵科隆还在里面,这让人很困惑,已经快半个小时了,还没有擦洗完吗?

“爸,还没有擦洗完吗?爸?”

赵尤雯再怎么询问,得不到赵科隆的回应,可能是距离有点远,再加上隔了一道卫生间的门,赵科隆没有听到吧!赵尤雯走向卫生间,本来是要直接把门打开的,但听到里面哗哗的有水声,好像在洗澡,赵尤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爸,你是在洗澡吗?你腿上有伤啊!不能见水的,你擦洗一下就行了。”

里面只有水的哗哗声,始终听不到父亲的回应,看来父亲是在洗澡,赵尤雯不好冲进去探个究竟,不过,转念一想,父亲又不是三岁小孩,绝对不会让伤口泡在水里的,肯定对伤口有所保护。

赵尤雯回到了厨房,准备炒第三个菜时,手机有来电,但只响了一声就挂了,还是那十一位数字,前男友刘波鸿打来的,赵尤雯看着手机上的这个未接电话,皱起了眉头,他到底要干什么?现在想想他不像是要为分手这件事在道歉,倒有点像扰,赵尤雯没有深度思考这件事,放下手机接着炒起第三个菜来。

第三个菜是西红柿炒鸡蛋,很快就炒好了,赵尤雯看了一眼时间,自赵科隆进入卫生间起已经有四十分钟了,时间真的是太长了,赵尤雯开始表露出一些不安的情绪,在不安中将炒好的菜摆放在了餐桌上,蜡烛也插在了蛋糕上。

“爸,你洗完了吗?菜我已经炒好了,出来过生日吧!”赵尤雯敲着卫生间的门说道。

赵科隆依然没有回应,只有哗哗的水声,心中的不安促使赵尤雯想看看父亲为什么会在里面呆这么久,把手放在门把上,但门没能打开,从里面反锁了。

父亲为什么不理自己了,是因为之前在他面前提到了母亲?父亲生气了?赵尤雯看了看时间,打算再等一等,坐在餐桌前,眼睛一直盯着散掉的蛋糕,蛋糕上面有图案,之前赵尤雯没有细看,现在更看不出这奇怪的图案表达的什么意思。不过,有一部分赵尤雯看出了点眉目,像有画了个小人儿,小人儿的胳膊和腿都在,但由于蛋糕散掉了,小人儿的脑袋不见了,赵尤雯伸长脖子在上面找了半天,没能找到。

十点钟了,菜都凉了,赵尤雯实在等不下去了,望向了卫生间,她皱起了眉头,看到了反常的一幕。卫生间是喷砂玻璃门,由于它具有半透明的雾面效果,眼虽然不能透过它看到里面的一切,但赵尤雯看清了洗澡水在往玻璃门上喷洒着,水顺着玻璃门往下流,并从门缝流出来了一部分。

刚才已经试过了,卫生间的门被反锁着,但赵尤雯看到这反常的一幕,还是本能地过去,想把门打开,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奇怪的是这次门竟然被轻易地打开了。

将门打开,赵尤雯猝不及防,悬在半空中的淋浴头将水不偏不倚打在赵尤雯的脸上,这水有四五十度,烫的赵尤雯尖叫连连。

赵尤雯将悬在半空中的淋浴头打落在地,整个卫生间雾气缭绕,非常的闷,看不清里面的一切,赵尤雯先没有进去,而是在外面喊父亲,父亲像是没有在里面似的,没有任何回应。

等了一会儿,雾气疏散了一部分,赵尤雯走了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浴缸,赵尤雯的瞳孔不断放大,几乎占据了半张脸,恐惧,从瞳孔中散发出来的全是恐惧。

浴缸里满满的血水,父亲漂浮在上面。

赵尤雯整个人完全被恐惧支配者,过了好一会儿,才尖叫起来,喊破嗓子的那种尖叫,连滚带爬,爬出卫生间,打开房门爬出房间,赵尤雯在过道里坐在地上像吓疯了似的,尖叫,狂抓。

其他住户被惊扰到了,纷纷出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赵尤雯说不出来一个字,只会尖叫,他们只能进去自己一探究竟,开始还很警惕,小心翼翼,毕竟赵尤雯被吓成那个样子,这房间肯定有可怕的东西,但他们看到餐桌上的蛋糕和菜,警惕性便没了多少,觉得房间里一切都很祥和。直到他们来到卫生间,他们被惊吓的也不正常起来,有的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在浴缸的血水上面漂浮着一个人,这个人是谁,没人知道,因为他没有脑袋,整个卫生间里都没有。

一个谎言的开始第三章众多疑问 免费阅读

接到报警后,两辆警车正在飞驰赶往案发现场,小王专心地驾驶着车,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队长许第戎打了一声哈欠后看了眼时间,十点钟多一点,今天忙了一天,本以为今晚能赶在十点钟回家,现在看来是回不去了,虽然有点累,但许第戎揉了揉眼睛,强打起精神来,给家里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回不去了。

在后座上的警员卢戈和马婧也累了一天,正无精打采瘫坐着,等会儿到了案发现场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而且头脑要灵活,思维要敏捷,所以现在争取先凑合休息下。

马婧自言自语说“希望这是一起简单的命案,最好能赶在零点之前破获。”

卢戈异想天开地说“希望我们到了案发现场,凶手就自个抱着头蹲在地上,直接自首了。”

“唉!”马婧先叹息了一声,然后神神叨叨起来,也像是祈祷,“希望今晚别整个通宵,通宵要命啊!不要通宵,不要通宵……”

“我们要有信心,这个案子今晚必破。”卢戈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这话说得语气很坚定。

这时,队长许第戎发声了,“我们这是办案,你们不能有这样的心态,一心想着尽早破案,在这种心态下案子确实可能会尽早破获的,但或许会成为冤假错案,不管今晚忙到多晚,多累,都要认真工作,我们是警察,记住这一点。”

在卢戈和马婧说话时,开车的小王也想这个案子今晚就能破获,但小王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心里清楚队长一定会对卢戈和马婧有这种心态进行批评的。

许第戎给小王说,“车再开快一点,尽快赶到案发现场。”

两辆警车经过一段时间的疾驰,到达了案发地点,幸福新城小区的门卫也已知晓小区里有命案发生,早早把升降杆高高升起,等待警察的到来,警车直接开到了四号楼下,六七名警察顺着电梯来到了十层。

十层一共有四户,大家从家里出来挤在过道里,过道里都是人,大家议论纷纷,脸上多少都流露着一种恐惧,看到警察上来了,大家自觉地退让,让出一条通道来,许第戎看到通道是通向1002住户的,看来命案是在那里发生的。

赵尤雯看到警察来了,急忙上前,但整个人由于惊吓过度,哆嗦个不停,想说话但嘴巴一直打颤,一句完整的话半天也说不出来,许第戎看了她的神情,便知道可能是死者的家属。

旁边的一位老者说“她是死者的女儿。”

许第戎安慰道“你放心,我们一定找出凶手,你先稳定一下情绪。”

许第戎等人进入了房间,整个房间除了稍显凌乱外并没有什么异样,餐桌上的蛋糕甚至让人有一种温馨,但这蛋糕散掉了,让人感觉怪怪的。卢戈和马婧的目光并没有过多在蛋糕上停留,他俩被卫生间门口的一滩水吸引到了。

卢戈看了眼站在楼道里的人们,说“看样子他们有不少人人进来过。”

因为进来的人们踩到了卫生间门口的这滩水,然后来回走动,脚印满房间都是。虽然脚印都是外面的人们留下的,但小王还是用相机将这些记录了下来。

“队,队长,快,过来你,你看。”看到骇人的一幕,马婧站在卫生间的门口,也有点像赵尤雯那样哆嗦起来,忙喊许第戎过来。

许第戎、卢戈和马婧一动不动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沉浸在浴缸血水里的无头尸体,静默地向三位警察诉说着之前在这里发生了多么惨不忍睹的事情。

面对无头尸体,小王倒显得很淡定,像是见过大场面似的,举着相机不停地在记录案发现场。

许第戎等人走了出来,对赵尤雯说“能给讲讲案发过程吗?”

赵尤雯还是不住地哆嗦,嘴巴张开了好几次,最后终于说出了一句,“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没看到谁杀了我爸。”

这时,那位老者说“你是怎么发现你爸被杀的,把这个经过告诉警察,”然后,老者转而向许第戎,“当时我们听到赵尤雯的惊叫,都纷纷赶出来,以为她是被什么蜘蛛或蟑螂吓到了,我们进去一看竟然是她爸被杀,那惨状把我们也吓得半死,之后我赶紧让大家退了出来,站在楼道里,保护案发现场要紧。”

许第戎回头看了眼满房间的脚印,但还是礼貌地向老者道了一声谢。

马婧给赵尤雯端了一杯水,在警察的陪伴和安抚下赵尤雯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但从她的眼珠中还是能看到那种惊恐。

赵尤雯紧紧盯着手中只剩半杯水的水杯,开始诉说起今晚自己进入家门后所发生的一切,当说到自己看见父亲在卫生间死去的惨状,整个人不由得又颤抖起来。

听完案发过程后,许第戎看到警员们面面相觑,都觉得太诡异了,一时间没人说话了。

许第戎在警员面前拍了拍手,说“别都这副表情,跟我来卫生间。”

赵尤雯没胆量去,一直在餐桌前呆坐着。

卫生间里的***味很重,许第戎和卢戈把赵科隆从浴缸里抬了出来,没有头的尸体让人看着真的不寒而栗,许第戎用一个盆子将缺失的头部盖住了。

这个案发过程有很多疑问。

许第戎说起了第一个疑问,“按说凶手在卫生间杀赵科隆,赵科隆一定会挣扎,那么就会有动静,为什么赵尤雯什么都没有听到?”

的确,卫生间距离厨房不过五六米远,赵尤雯在厨房都能听到里面水的哗哗声,赵科隆临死前的挣扎不应该听不到。

警员们一起望向了赵尤雯,看她能说点什么。虽然赵尤雯在餐桌前呆呆坐着,但她的耳朵有在听,摇着头回答道“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没听见,可能是因为炒菜的声音影响的。”

此时,马婧注意到许第戎在观察赵尤雯的神情,观察了一会儿,看她并没有什么异常。

然后,许第戎捡起地上的淋浴头,说起了第二个疑问,“为什么凶手要用一根绳子把淋浴头悬在半空中?”

“当时,我打开卫生间的门,水刚好喷洒在我的脸上,水很烫,有四五十度的样子。”赵尤雯不再呆坐了,适时地插话说道。

“凶手是想烫死赵尤雯吗?”小王没头没脑地说道。

许第戎说“到底为什么?我们暂时还不得知,但凶手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许第戎继续说起第三个疑问,“凶手杀人的手段为什么这么凶残?而且他还带走了赵科隆的脑袋。”

卢戈分析起来,“将脑袋割下来,无非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凶手对赵科隆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所以用了这种残忍的手段,另一种是这颗脑袋对他有用,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因为如果只是对赵科隆恨之入骨,凶手把脑袋割下来就行了,何必还要带走?带着一颗脑袋逃走,很不方便的。”

赵尤雯很困惑,“凶手要我爸的脑袋做什么?”

许第戎问“你好好想一想,你爸有没有和什么人结过仇?”

赵尤雯低头想了良久,最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我妈的腿伤了,我一直在照顾她,和我爸相处的时间不是很多,至于最近在我爸身边发生了哪些事情,我不太清楚。”

虽然许第戎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要带走脑袋,但这颗脑袋一定对凶手有用,并且会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某一个地方。

许第戎又说起第四个疑问,“凶手是怎么离开卫生间的?”

马婧看着开放式的厨房,问赵尤雯,“在赵科隆进入卫生间后,你除了在厨房待过,还有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比如卧室、阳台。”

“没有,我在厨房做完菜就坐在餐桌前等我爸出来,没去过别的地方。”

“我们从这房子的布局看得出来,只要凶手打开门从卫生间出来,在厨房和餐桌这两个地方都能注意到,所以凶手肯定不是推开这扇门离开的。”马婧判断道。

许第戎点头,表示肯定马婧的判断,“那么,凶手只能从另一个地方逃脱了,除此他没有其他脱身的办法。”

大家会意了许第戎所说的那个地方,就连赵尤雯也会意了,然后一起望向了这个地方——卫生间的窗户,大家是满怀期待地望去,可是,大家的脸马上沉了下来。

小编点评《一个谎言的开始》小说

以上就是东东导读小编为您带来的一个谎言的开始小说,一本悬疑类小说,冲甲写的小说一如既往的精彩,主角许第戎赵尤雯刻画生动,人物性格饱满,赞。关注东东小说导读,阅读更多精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