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最强关系户(大黑作品)都市生活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最强关系户(大黑作品)都市生活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 分类: 都市职场
  • 更新时间: 2019-01-11
3(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最强关系户(大***作品)都市生活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尤兰德不为所动,看着秦风一刀一刀的把武田筠活剐,丝毫没有前来搭救的意思。在吞狼之中有一个严苛的生态系统,能够在这里存活下来的人,才有可能继续留下来,否则只会被淘汰。对于那些被淘汰的人,自然没有资格在吞狼继续待下去,也就没有拯救的必***了。 只是尤兰德也不是完全放任秦风继续下去,他明显能够看出来秦风似乎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即使是他也心惊胆战。一年半的时间没见,究竟在秦风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强关系户(大***作品)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凌晨五点半,锡城监狱503,一个八尺多的汉子正趴在地上一丝不苟的坐着俯卧撑。他叫秦风,原暗组成员,暗组被称为华夏特种部队中精英中的王者,实力足以傲视世界上任何一直特种部队。

他的频率极快,但是却又好像有着一定的规律。如果有人掐着表去看他做俯卧撑的频率,就会诧异的发现,这频率刚刚好一秒钟一个,几乎一点都不差。

五分钟他足足做了三百个俯卧撑之后,秦风一跃而起,翻身上了床,开始做起仰卧起坐,频率依旧是一秒钟一个。这样的频率是他以前在暗组训练时候的标准,多年的训练留下来的习惯,即使是在监狱里面,连一天都没有断了训练。

又是一个五分钟过去,这个时候身上却没有了什么汗水,只是小窗口射进来的些许微光下,他的身体竟然发出来氤氲的热气。如此锻炼了十分钟,他依旧气不喘心不跳,站了起来,将衣服穿好,坐在了床边,等待着六点钟集合的命令。

监狱里面,“夏令”时节是五点钟开始集合,“冬令”时节是六点钟。会给犯人五分钟到十分钟穿衣集合的时间,之后整齐的排着队伍拿着碗勺往食堂走去。监狱里面不会给筷子和叉子这种吃饭的家伙,为了防止斗殴的时候这类利器伤到人。

六点半开饭,秦风排进长长队伍中打了饭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没一会儿,秦风的身边就围了好几个人,一个个的也不拘谨和秦风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几个狱警拿着电棍就在几个角落看着这群犯人,眼神时不时扫过秦风,都略微停留了一两秒钟,旋即把目光移开了去。

只是那些狱警的目光中,多多少少都带着一点敬畏。

“刘子,你还有多久能出去?”秦风吃饭的时候问道刚刚给自己打饭的那个人,他叫刘能,今年才二十三岁,去年的时候因为砍伤人被关了进来,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了。因为只是伤人,而且对方伤势不是很严重,一般关上两年就能够出去了。

刘能脸色一暗,“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估计也快了吧。”刘能心里面微微叹息了一声,他是因为有太子党动了他女朋友,气不过之下就去找那群太子党算账,没想到却被狠揍了一顿,而且嘴巴还被人拿刀子划了一道口子,最后还被那群太子党给诬陷进了监狱,罪名是伤人,实际上只不过是一名太子党被他打到一拳而已。

只是太子党似乎在锡城市颇有势力,动用关系,给他加了重刑,估计不关上七八年是没太可能放出去。像刘能这样的升斗小民,在监狱里面呆上七八年再出去,基本上这辈子就算是废了。

“不说这些,秦哥,你什么时候能出去?”刘能***笑了笑,“你***是真出去了,估计这里面就没人还能罩着我们,日子就不好过了。”

秦风微微笑笑,不置可否。

一米八几的彪型巨汉走了过来,赤啦啦往刘能身边一坐,将他挤到一边去。刘能没注意,猛然被人挤到一边还想***讲讲理,谁知道扭头看到那巨汉小塔一样的身形,顿时缩了缩脖子,望了秦风一眼,端着餐盘往别的地方去了。

“你就是秦风?听说监狱里面你最牛B?”那小塔一样的汉子坐在秦风对面,目光轻蔑的看着秦风。

秦风低着头吃饭,只是闷闷的应了一声,“我是秦风。”

“敢不敢和老子过过招?”那塔汉子夯声夯气的说道,“如果我赢了以后这监狱里面就是我罩着,你见到我就给我躲得远远的。”

“没兴趣。”秦风几口吃完剩下的东西,然后起身到洗手池那边把碗勺洗了。

“小子,不敢比的话就是认输了!”可是塔汉子却完全没有放弃的意思,直接大大咧咧的喊出来,声音洪钟一样,整个食堂的人都听到了,自然也包括那些狱警。

站在一起的两个狱警对视了一眼,却同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在监狱里面遇到这种事情挺常见,大多数时候狱警都是需***管一管的,不***让监狱里面的犯人发生暴乱。但是有的时候却也没法管,比如这个塔汉子,他原名刘***塔,是锡城市赫赫有名的******金帮的打手,前两年也在监狱里面呆过一段日子,但是都没过多久就被捞了出去。

最近又犯了事情被抓进来,罪名是伤人。实际上在他手下丢了命的都不知道多少条了,只是他做事,在***金帮里有人帮他洗干净,所以这么多年也没说把罪名坐实了。

秦风的脚步稍微停了一秒钟,却没有回头,而是继续走了,对于某些人秦风根本不屑于搭理。但是这一幕落在刘***塔眼中却变了味道,这是秦风对他的挑衅,是不屑和无视。刘***塔将餐盘往地上一摔,顿时咣当闹出来不小的动静,跨了几步到了秦风的身后,直接伸出蒲扇一样的巴掌,对着他脑袋狠狠扇了过去。

秦风虽然背对着刘***塔,但是却早有感觉,刘***塔那嗵嗵的脚步声可瞒不住人,但是他却没有躲开,左手成爪,往自己右侧肩膀上抓了过去。一阵风从他的耳边吹过,足见刘***塔这一巴掌真***打实在了实在不好受,不过此刻的场景却有些诡异,秦风一只手抓住了刘***塔的手腕,两者相比,秦风的手腕甚至堪堪到刘***塔手腕的一半粗,但是却看似轻松的抓住了刘***塔的手纹丝不动,刘***塔憋红了脸想***从他手中抽出来胳膊,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就好像是被用铁定钉住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一看到这边闹腾起来,一个狱警慌忙挥舞着警棍***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刚一动脚就被另外一个狱警拉住了,“你想去干嘛?”这个头脑发热的狱警也是热血小青年,来这监狱做狱警没多长时间,不太清楚这里面有什么***水。

“那边好像闹起来了,我去看看。”这新来的狱警跟个白面书生似的,一张白净的小脸此刻满是***张,生怕真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担待不起,以前看电影的时候,监狱里面的暴动可不得了,最好***在萌芽状态就扼杀了。

“别闹腾,好好看着。你知道那两个人是什么人吗?”拉住小狱警的人算是老油条了,在锡城监狱呆了七八年,牛鬼蛇神都见过,遇到事情也能沉得住气。“那小塔似的男的,是锡城市***金帮的头号打手刘***塔,在监狱里面也不过是呆上一两月就会被想办法捞出去。你***是在这里坏了他的事情,以后你身上这身皮就别想***了,估计还***收拾收拾离开锡城市了。”

小狱警嘶嘶倒吸一口冷气,“林叔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的爪牙能伸到监狱里面?”

“你看我像是和你开玩笑嘛?”林叔老神在在,不屑于欺骗新人,“我话点到这里,你***是一定想***插一脚随你。”

“可是难道真的就眼看着刘***塔在这里面耀武扬威?”小狱警有些不服气,总觉得邪不胜正,刚刚从警校毕业的他还没有见识到这个社会真正的***暗,还觉得社会和自己在象牙塔里面学到的那样一般纯洁。

“耀武扬威?”林叔呵呵笑了一声,“你好好看看,看完之后再下结论。那个秦风,可不是好惹的。”

小狱警疑惑的扭过头看去,不过却很听话的没有在摇着警棍冲上去了。

秦风缓缓的转过身鹰隼一般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刘***塔,身上刹那间散发出来的杀气让刘***塔竟然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秦风却没动手,松开了刘***塔的手腕,淡淡的说了一句,“滚。”说完转身继续向前走。

刘***塔心有余悸的看着秦风的背影,刚刚一个瞬间他有一种自己会被秦风轻易给杀了的感觉。不过被松开手腕之后,刘***塔却又有些羞恼,自己手上也沾了十几个人的血,在锡城市的道上赫赫有名,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吓成这样?***是被有心者传出去,自己以后就别想再道上混了。

而且他更愿意相信的是,刚刚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刘***塔嘴角扬起来一丝嗜血的笑,随手抓过来身边一个犯人的餐盘,双手一掰,金属锻压严丝合缝的餐盘在他手里就好像是塑料似的,轻松写意的从中间撕开,然后用那撕开的锋利边缘,对着秦风就狠狠挥了过去!

最强关系户小说免费阅读

秦风走在前面眉头微微一皱,还真是没完没了了。他回身,不经意的挑眼看了冲上来的刘***塔一眼,猛然一个抽腿横扫,看似轻飘飘的一记鞭腿,但是当躲在刘***塔身上的时候,几乎所有注视着这边情况的人眼角都猛然一跳,***接着刘***塔那两百多斤的一坨肉就横飞出去。

“哐当……”刘***塔小山一样的身子落在刚刚还在吃饭的桌子上,那些不锈钢桌子顿时“咯吱咯吱”被挤压的变了形状,秦风缓缓的一步一步走过去,顺手捡起来地上刘***塔遗落的半边不锈钢餐盘,到了他面前,一脚踩在他肥硕的肚子上,“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一旦惹上了,就需***付出代价。”

刘***塔亏得有满身的肥肉作为屏障,身体受伤没有严重到立时昏迷过去,但是即便如此还是很不好受,腰间的***撕心裂肺,估计是脾被踢裂了,这时候才了解到为什么秦风其貌不扬但是却监狱里面所有人都敬他三分。刘***塔也是刀山火海过来的,道上见到过***着刀尖的过来人几十人,即使是毁在他手上的好汉也有三四个,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瞬间爆发出来的杀气比秦风的更骇人。

他这时候才明白,刚刚那一瞬间的感觉并非是错觉。

“小哥,小哥,一切好说,千万别动手……”即使道上混的稍微有些名气的人,少有这种临阵投降的,但是刘***塔混迹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任何脑子,好汉不吃眼前亏,道个歉认个错就免收皮肉吃苦。

“实在抱歉,我这个人睚眦必报。”秦风冷哼一声,右手高扬,落下来的时候狠狠划了一个“×”,刘***塔的前胸立刻出现一个贯穿左右的斜十字,肥肉没有能够档住血流的趋势,没过去几秒钟就血流一地,伴随着的是刘***塔杀猪般的嚎叫声。

“都散开!都散开!”两个狱警看到是秦风行凶,其中一个就是之前那个后生,顿时火大,“你别以为自己真有点势力就敢在这里作威作福,我告诉你,你今天摊上大事了!”说完举着警棍对秦风的肩膀上狠狠的甩了过去。

秦风完全无动于衷,任由警棍甩在自己的肩膀上,这警棍都是特制的,头端一块是用钢铁镶在上面,整个棍子材质则是柔韧度很好的橡胶,抽在人的身上就好像是人抡起锤子砸在身上似的,寻常人挨一下骨头都能裂开,但是秦风却岿然不动,警棍敲在他身上就好像是敲在一堵墙上。

“把双手扣在头上,趴在墙边。”那狱警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力度小了还是这警棍质量不过关,和另外一个狱警将秦风扣了起来,然后押解着往禁闭室去了,同时用对讲机招来另外几个狱警,一方面押解着犯人回狱间,一方面将刘***塔送去医院。

那老油条狱警看着后生的动作,叹口气摇了摇头对秦风说道,“秦哥,实在抱歉,这后生,新来的,不懂事。”

秦风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不过嘴角却扬起来一个似有似无的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六点五十七分,秦风被控制起来,双手被铐住,脚上也有脚镣锁住,被那名后生押着前往禁闭室。

禁闭室四面都是密不透风的墙壁,唯一的进出口地方就是沉重的铁门,甚至连光都透不***。

六点五十八分,狱警一面推搡着秦风往禁闭室走,一面嘟嘟囔囔的,“我就不信了,邪能胜正?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障眼法,竟然能让这么多人对你如此害怕?但是我张正声不怕你!”

六点五十九分,已经到了禁闭室门口,狱警一棍子打在秦风背后,然后狠狠的说,“双手扶着墙低头靠住墙壁不许乱动。”秦风照做了之后,狱警拿出钥匙准备打开禁闭室的门。

秦风扭头问了一句,“小哥,现在几点了?”

“问什么问?难道还准备出去约会吗?”狱警没好气的反问一句,他现在肚子里面都是气。

“约会倒不是,只不过……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秦风微微一笑。

“轰隆……”就在这时候,监狱外面猛然响起来一阵爆炸声,狱警心头一惊,下意识的看着秦风眼睛,却发现后者淡淡的笑着似乎不以为意。

剩余的几个狱警慌忙往外面跑,一边跑一边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正声眯眼看着秦风,这时候把禁闭室的门打开了,推搡着秦风***,“你别想耍什么花招,给我乖乖***呆着。”禁闭区的狱警都因为刚刚的爆炸出去了,毕竟禁闭室防卫根本是不可能从里面突破的,所以这里并不需***什么特殊的看管。

秦风***一笑,却没有***禁闭室,反而锁上手铐的双手扬起,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套住张正声的脖子往下压,膝盖狠狠撞在他的腹部,***接着松开他脖子,肘部***击打在他的脊梁骨上,张正声顿时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秦风从张正声身上取出来手铐脚镣的钥匙解开,趁着现在禁闭区警备力量都出去的瞬间,迅速的往楼上走廊的尽头跑去。

禁闭室位于六楼,上了天台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整栋楼就是一个完整的六面体,根本没有任何可以供攀爬的地方,也不可能给犯人任何机会从六楼爬下去。秦风站在楼***,看着不远处一辆因为爆炸着火的小轿车。围着监狱的是一层厚厚的铁丝网,铁丝网上通有高压电,高达三米多,想***越过这层铁丝网,***么通过天上,***么就是挖隧道从地下走,再***不,就只能够正大光明的从正门进出了。

***挨着监狱的是惠山区的消防局,一个十几米高的旗杆矗立在消防局里面,距离秦风现在的位置,大约七八米远。秦风将自己的上衣囚服脱掉在手中揉成一条长绳,******吸了一口气,往后退了七八米远,加速跑到了墙壁的边缘,双脚***的一踹墙体,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暗组的训练,将人的潜能最大可能***的激发出来,秦风这一跳虽然没能打破世界纪录,但是也跳出去七米多,再加上因为是抛物线,堪堪能够接触到旗杆。手中囚服揉成的长绳绕在了旗杆上,随着重力滑落了下来。

消防车出动,刚刚爆炸的汽车正需***灭火。秦风躲开众人的视线,仰面向上攀在消防车的底部,出了消防局,跟随消防车去了爆炸小轿车的地方,在车底看着噪杂的人群,一双高跟鞋出现在了秦风的眼中,不急不缓的往消防车走来,将一件正常的衣服丢在消防车旁边。

消防车下来四五个人,但是都忙着灭火没注意消防车的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高跟鞋将衣服消防车旁边的地面上就匆匆赶往商务车钻***就再也没有出现了。秦风慢腾腾的从消防车***钻了出来,将地上的风衣套在身上,拍打了一下上面的浮灰,遥遥望了一下几十米外的锡城监狱,摇了摇手挥手告别,转身上了商务车。

商务车里,一头褐色微卷长发的***穿着大红色的长裙,坐在后面,眼睛一直看着车窗外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前面穿着***色休闲西装,戴着墨镜的装逼男,代号***少,等到秦风一上车,立刻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凤凰,***少,这次多谢你们了。”秦风笑道。

“什么都别说,出来就好。”凤凰淡淡的说道,似乎不太愿意和秦风说太多的话。

无论凤凰、还是***少,只是代号,真正的名字秦风并不知道。***少不屑的对着秦风竖起来一根中指,“刚刚那辆爆炸的车子是我的,加上之前你欠我的钱加利息,一共是八十三万,有空还给我。”

“看你小气的。”秦风撇了撇嘴,抬头仰望车***,回想起来以前一起为了完成探险任务拼搏的场景,嘴角不由得露出来一丝笑。

凤凰眼中黯然之色一闪而过,良久之后说道,“海洋天堂,现在已经没有了。”

秦风微微一愣,良久之后微微叹息了一声,“没有了,也好,一切都重新开始,免得还老是念着以前的那点旧账,没意思。”秦风仰面靠在座椅上,看着车***一块凸起半晌不说一句话。海洋天堂是他的心血,虽然属于玩票***质的一个组织,但是里面的人却都是实打实的业界精英,有凤凰这样的世界最***尖的***客,有武器发明专家,有举手投足之间可以扔出去几个亿的投机者,也有像是秦风这样身手让人惊叹的杀手或者特工。

只是,这一切似乎不复存在了。

“凤凰,我以前的资料,帮我消除掉吧,以前的秦风就算是彻底的消失了。”良久之后秦风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心情有些沉闷。“你们有什么打算?是留下来,还是怎么说?”

***少将车停在路边,“我家那老头子最近看我比较***,我这次还是借着老头子外出才来帮你的,晚上就***回去,别说我对你不仗义啊!”

秦风点点头,不置可否。他对于***少家里面的那些破事多少知道一些,***少***离开,他一点都不奇怪。

秦风没问凤凰,问了也是白问。而且两人心里面终究有些小疙瘩,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心里面什么意思,只有自己才最清楚。什么时候疙瘩解开了,两个人才能够坦诚布公的好好说说话。

等到滨湖区蠡湖大道这边,秦风下车,目送两个人离开。

而此刻监狱之中,典狱长办公室里面,那后生狱警张正声和林叔正在给典狱长汇报秦风越狱的事情,典狱长闷着头在思考,嘴上面叼着一支烟吞云吐雾,眉头皱成一个川字,良久之后才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张正声啪的一声敬了一个礼,大声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里应外合,是一件有预谋的越狱,应该立刻向市刑侦大队汇报,将逃犯立刻抓捕归案。”

典狱长摆摆手,“我已经汇报上去了,这件事情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好了,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了,先回去吧。”

张正声张了张嘴巴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典狱长用眼神制止了。走了之后典狱长又抽了一口烟,问还杵在哪里的林叔说道,“林叔,你怎么看这件事情。”他靠在沙发椅背上,神情之中竟然有一种极为放松的感觉。

“***我看,秦风的越狱,对我们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坏事。这个人在监狱里面,我们压力很大啊。”林叔一向老油条,做狱警二十多年了,看人很准。

“是啊,狱中虎难驯服。”说着扔出来一份材料给林叔,苦笑一声,“上面的人发来的一份资料,让我们把秦风在监狱里面的资料抹掉。”

“这……”林叔目瞪口呆的看着典狱长,他做狱警二十多年,各式各样的龌龊都见过,但是能够动用上面力量将***底子抹掉的,还真是头一回。

“别想了,按照上面的指示做吧。那个人的背景,是你我不敢想象的。”典狱长挥挥手,让林叔也离开了……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最强关系户小说免费阅读,最强关系户小说免费阅读关注东东小说导读,阅读更多精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