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消失的义庄(亦寻双作品)短篇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消失的义庄(亦寻双作品)短篇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 分类: 短篇小说
  • 更新时间: 2019-01-11
3(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消失的义庄(亦寻双作品)短篇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老哑巴?!”看到老哑巴现身,路轩、莫小风、罗怀仁三人顿时发出惊呼。 “老哑巴,你不是死了吗?”路轩惊疑道。 “我并没有死!” 老哑巴竟然说话了?! 这简直不可思议啊! 路轩三人感到震惊不已。 “在难民尸体被送来的当天晚上,我正准备睡觉,突然听到了大堂里有点点骚动。我警觉地起床,然后通过偏门的门缝看到大堂里竟然有人偷尸。我冲上去阻止,与那三人争斗了起来。我认识他们其中的...

消失的义庄小说免费阅读

初秋的夜晚有些凉意,赶走了白天的喧闹与繁杂。

安静的医馆里,氤氲着丝丝药味。

烛光熠熠,古旧的抽屉敞开着,里面的药材已经消耗殆尽。今天病患太多了,最多的时候都排到了医馆外面十多丈外。

在古朴的桌边,一个年纪约莫二十七的男子,双眉微蹙,眉间透着一点淡淡的凝重。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正轻放在一位老者的脉搏上,根据脉搏,他便可以查出老者体内的病痛。

了解病情之后,男子拾起狼毫,在白纸下笔走龙蛇,写下一纸良方--当归,枸杞,五味子,天麻……

洋洋洒洒,十几味中药,跃然于纸上。

“抓两副药,三碗水熬成一碗,两日之后见效。”男子双手拾起白纸,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递到了老者的身前。

老者一脸病容,听到男子如此说话,顿时喜上眉梢。有了名医这句话,他的脸上也是洋溢出一丝喜色。

送走了最后一位病人,男子起身伸了个懒腰,坐了一天,腰酸背痛。

“路大夫,您今天看了上百个病人了,休息一下吧!”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伙计上前,好心提醒道。

路轩回头一笑,摆了摆手:“不碍事!”

“路大夫,您老是这么劳累,身子骨会吃不消的。您时常跟我们说,要我们多休息,要劳逸结合,这样才有高的办事效率。可您自己呢,却老是把自己累得跟驴似的,你这是对那些病患们不负责啊!”

“替我向你娘说一声谢谢啊!”路轩脱下了充满药味的衣服,简单收拾一下,打算回家。总算是可以休息了。今天他连续诊治了上百病患,其中大多数人都是穷苦人家,所以路轩也没有向他们要诊金。

这时,一个穿着青翠色衣衫,三千青丝垂于身后,肤如凝脂,娇美胜西施的姑娘款款而来。

“路大夫,这有你一封信。”姑娘把信递了上去,站在路轩身边,随意翻看了一下他的书本。

路轩一边拆信,一边问道:“这信什么时候到的啊?”

“是今天下午到的,当时本想给你的。可看你忙得不可开交,所以就没有打扰你。”张秀媛俏皮地站在路轩身边,小脑袋凑上去,想窥探信中内容。

“秀媛,你也下班吧!我看你今天也忙坏了,回去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下。”路轩接过信封,脸上勾画出一抹阳光的笑容。

这家医馆是张秀媛的爹开的,路轩不过是医馆的大夫罢了。然而,路轩为人正直,品性纯良,深得褒赞,也让张秀媛倾心不已。

本来未出阁的姑娘都是不能随意走动的,可张秀媛天生好动,不喜欢受到约束。她爹对她也没有办法,故而她才可以经常抛头露面。

在橙黄色的烛光下,路轩坐在了冰冷的椅子上,眼睛盯着黄纸信。看着看着,一股浓烈的酸楚在心底泛起,让他双眉不由地蹙了起来。

快速浏览完毕,路轩神色慌张,急忙起身,不小心撞到了张秀媛。

张秀媛是靠得太近了,没有想到路轩突然站起来,这才被撞到。

“秀媛,你怎么样了?没事吧?”路轩的脑袋顶了张秀媛的下巴一下,让她差点咬到了舌头。

张秀媛吃痛,但没有过于难受,反而欢喜地笑道:“没事没事。”

刚才真是靠得太近了,张秀媛,就算你喜欢路轩,也不能做得这么明目张胆吧?这下好了吧?被撞了吧?活该!

“对了,路大夫,信上说什么啊?我看你怎么很难受的样子啊?”张秀媛揉了揉尖尖的下巴,好奇地问道。

信上说身在乡下的全婶病危了,可能就这几天会离开人世,照顾全婶的小莲让路轩赶快回去一趟。路轩自小就失去双亲,抚养他长大并送他来城里念书的全叔已经故去,所以全婶及她收养的女儿小莲便是他现在最亲的人了。如今得知全婶病危,路轩的心就像被挖走了一块一样,剧烈作痛。

学成之后,路轩顺利当上了大夫。他当时就打算让全婶和小莲来城里住的,全婶有个小灾小病的,自己完全可以照顾,而且非常方便。可全婶在乡下土生土长,习惯了那里的生活方式,习惯了那里的山水人情,不愿意离开。所以,路轩也只好让小莲陪着全婶,自己则抽空多回去看看。

看完信之后,路轩恨不得立马飞回乡下,所以才会突然站起来,进而撞到了张秀媛。

“秀媛,这几天可能都不能在这继续替人看病。你替我向你爹道个歉,我先走了。”说着,路轩便急匆匆地朝外面走去。

张秀媛上前拽住路轩的胳膊,很着急地问道:“路大夫,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你要去哪儿?”

“我家里出了点事情,我必须马上回家一趟。替我向你爹道个歉,我先走了,等我回来后,必将亲自向他老人家致歉。”路轩很着急,说完转身就走。

“路大夫,你可是要回乡下?”张秀媛见路轩神情慌张,心生好奇地问道。

“对啊!怎么了吗?”路轩一愣,疑惑地问道。

张秀媛犹豫了一下,脸上浮泛出了一丝惊惧,然后说道:“路大夫,难道你没有听到什么传言吗?”

“传言?什么传言?”

“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没有听说?”张秀媛惊得目瞪口呆,对此感到有点难以置信。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和我回家有关吗?”路轩好奇地问道。

“路大夫,你不要去乡下好不好?那里很危险,很吓人的!”张秀媛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担忧和害怕。

“秀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快说啊!真是急死人了。”看到张秀媛害怕的脸色,路轩心中更是着急了。

张秀媛想了一下,还是把实情说了出来:“这些天,我听说乡下闹鬼,说是尸体半夜起来吃活人的心。如今的乡下,已经不再如从前那样平静安详了,而是到处都充满了恐惧。这不,最近几天,有很多乡下人迁到了城里。”

路轩这才恍然醒悟,难怪这几天城里人口变多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他却不信世上有鬼神,他觉得那些都是江湖道士瞎编的,为的就是欺瞒百姓,混口饭吃。

张秀媛见路轩不相信,便又补充道:“起初我也不相信,也觉得这是有人在造谣言。可知州大人派人去查,查了一个月,啥都没有查到。据说,有捕快还亲眼看到死人复活,所以这件事情才变得玄之又玄。”

“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原来是这样啊。好了,我知道了,多谢你提醒了。我看你也很累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路轩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张秀媛急忙拽住了路轩的衣袖,眼神当中带着一丝不舍,还有一丝担心。抿了抿嘴之后,她秀眉蹙起,说道:“路大夫,你是一个好人,我不想你出什么意外,还是不要去乡下吧!”

“秀媛,放心吧,我没事的。再说了,全婶待我如亲生儿子,如今她老人家病重在床,身为人子,我怎么能不去呢?”路轩微微一笑。

“既然你非去不可的话,那让我陪你一起去吧!”张秀媛双眼泛起了泪花,哀求道。如果明知道路轩会去危险的地方而不让她跟着,她会坐立不安的。

路轩愣了愣,一个大姑娘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路轩看出来了,张秀媛这是在担心自己。他微微一笑,温和地说道:“秀媛,放心吧!我没事的。而且,那些都是不可信的传言,你何必当真呢?再说了,就算有什么妖魔鬼怪,见了我也都会自动逃遁的,哪儿敢侵犯我啊?”

“我表姐就是乡下的。她前些天捎信给我说如今的乡下真得很可怕,经常都死人,有时候半夜还能够听到死人在叫,很恐怖的……”张秀媛抓住路轩的衣袖不放开,生怕放开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感受到张秀媛浓烈的担忧,路轩的心情也很复杂。张秀媛爽朗大方,美丽端庄,心地善良,温柔体贴。在她身上,真得是挑不出一点毛病。

可全婶生病,自己怎么能不去呢?如果不去,那还怎么对得起全叔全婶的养育之恩?

“秀媛,你放心吧!我真得没事。”路轩也知道秀媛为何如此担心自己,但他也不得不返回乡下。“我向你保证,我不会有事的。等我回来之后,我还要检查你的医术是否有长进呢。所以,我不在的这些天,你要好好学习医术,多向医馆里的师父傅们请教才是。记清楚了吗?”

“路大夫……”

“就这样吧!秀媛,我走了。”路轩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医馆,随后消失在了漆黑的大街上。

张秀媛如木桩似的杵在医馆里,在医馆淡黄色的烛光下,显得很是孤寂。

“秀媛姑娘,您还是回家睡觉吧?”小伙子上前,谦卑地说道。

臭路轩,叫你别去你要去,哼!你要是被那些死人吃了心,看谁给你收尸。

混蛋路轩,你不要去死嘛。为什么人家百般劝你,你非要去呢?

算啦算啦,死就死。

张秀媛咬了咬嘴唇,跺了一下脚,随即转身就走。

消失的义庄(亦寻双作品)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大早,一夜无眠的路轩显得有点疲惫,心急如焚的他恨不得马上就看到全婶。他连夜赶路,朝着乡下小镇而去。

距离小镇还有几百米时,路轩无意间看到了一群衣着朴素的人。那些人脸上都带着沉重的悲伤,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幸的大事。定睛一看,果然,人群最前面,三辆破旧的板车上盖着冰冷残破的凉席。

凉席下,是尸体。

怎么突然死这么多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发生了瘟疫?

见到一个穿着较为得体的六旬老人,路轩疾步走了过去,尊敬地打招呼道:“族长。”

族长周进满脸哀伤,见到路轩之后方才双眉方才舒展了一点,说道:“路轩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有空到我那里坐一坐啊!”

“嗯!有空我会亲自登门拜访的。对了,族长,这是怎么回事啊?”路轩指了指板车上的尸体,疑惑地问道。

周进叹了口气,方才缓缓说道:“这些难民都是北边来的,据说那边闹灾荒,死了很多人。这些人没有躲过灾难,死在了咱们镇的附近。今早有人看到了他们,所以我们就把他们运到义庄去,然后找个好日子一起给葬了。”

“族长,我听说最近有个传言,说什么尸体在夜晚吃活人的心。这事,是真得吗?”路轩不是怕,而是想看看这传言是否真实。

周进闻言,吓得一哆嗦,额上立马冒出了冷汗。随后,他急忙拉着路轩往旁边走了几步。“路轩,这事你可不能在镇里乱说啊,不然大伙都会被吓坏的。”

“这么说来,那个传言是真得了?”路轩对此感到不可思议。世上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不过他坚信这其中必定有人作祟。

周进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

路轩感觉心头一沉,没有说话。

这到底是什么人在妖言惑众?目的又是什么?

“路轩,听说你全婶最近有些病重,你回来是去看她的吧?”周进为人谦逊,很受镇民爱戴,而且对于路轩这种饱学之士也是非常尊重的。

路轩点了点头,说道:“族长,那我先回家了,改日再登门拜访。”

看了看那三车尸体,路轩心情很是沉重,提脚朝小镇走去。

“嗯!快回去吧!”周进点了点头,随后拄着拐杖,带着镇民们推着板车,继续朝前面百余米外的义庄走去。

从进镇开始,路轩便不断跟街坊邻里、叔伯姨婶打招呼。那些人见到路轩,也都是非常客气和尊重。

从小路轩就很懂事,深得这些长辈们的喜爱。后来去城里念书,回来过几次,帮助乡亲治病,不少人都让自己的孩子以路轩为榜样,向他学习。有些好心的,甚至还为路轩牵红线。可路轩觉得自己学艺还未精,想再等些时日再考虑婚姻大事。

走到一扇木门前,路轩哽咽了一下,眼前这座古朴的房屋如一个垂暮老人一样,安静地窝在他身前。路轩仿佛听到它虚弱的呼吸声,令人心中顿感压抑,仿佛溺水一般。

咚咚咚!

路轩轻敲门扉,朗声喊道:“小莲,开门啊!我是你哥,我回来了。”

很快,木门打开了,一个乖巧秀美的姑娘便映入眼帘。望着眼前小家碧玉的可人儿,路轩眼中也浮出一丝欣喜与激动。

“小莲!”路轩欣喜地叫道。

小莲一怔,有些红肿的眼睛还挂着悲戚的泪珠。

“哥,全婶她……”小莲不再憋着,嚎啕着扑到了路轩的怀里痛哭起来,柔弱的香肩抖动着,让路轩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路轩拍拍她柔软后背,嗓子有些干涩,柔声安慰道:“哥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别伤心了啊。全婶怎么样了?”

小莲没有多说,她抓起路轩的手便往里屋跑。进去之后,路轩感觉压在心上的石头更加沉重了,甚至压得他都有些喘不过气。

跑进里屋,路轩看到病床上的老人白发苍苍,皱纹就如山峦般起伏不断,肤色枯黄,就如烤焦的黄油纸。干裂的嘴唇飘出微弱的呼吸,似乎随时都有停止的可能。路轩心如刀绞,全婶居然病得这么重了?

路轩啊路轩,你平日里口口声声说要照顾好全婶,可现如今她老人家被恶疾缠身,你一天到晚只知道做自己的事,你这混蛋还配做孝子吗?

路轩收拾悲恸的心情,急急忙忙跑到全婶的床边,拾起她苍老的手腕,专心致志地为她诊断。他听到了自己那颗心正在剧烈地跳动,双手甚至都在颤抖,他在害怕,也显得有点慌乱。

诊断过后,路轩面色刷白,双眉深锁,眼眶泛红,动作都缓慢了几倍,他发现全婶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回天乏力。

全婶看到路轩,极为缓慢地抬起眼皮,看着他。

路轩迅速地收拾起自己悲伤的表情,将眼眶中的泪水强行忍回去,勉强凑出一丝微笑,对全婶艰难地笑道:“全婶,你放心,我是大夫,我会治好你的。”

小莲擦了擦泪水,带着哭腔道:“全姨,哥是城里闻名的大大夫,他一定会治好你的。”

全婶脸上那枯树皮一般的皮肤勉为其难地蠕动了一下,她本来想说什么,但由于太虚弱,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无奈之下,她只能眨了眨眼示意听懂了,可浑浊的眼神里还是蒙上了一层死亡的灰色。她感觉大限将至,所以也不再多说什么,看到自己的心头肉们都长大了,此生也没有了遗憾。现在她要去见老伴了,反而感觉到解脱和快乐。

隐约中,路轩看到了全婶脸上浮泛着的一丝解脱的笑容。

送走了一直帮忙照顾和来探望全婶的邻居们,路轩失落地坐在院子里,神色黯然。

“哥,全姨她……”小莲哀伤地坐在路轩身边,低声问道。

路轩合上双眼,一颗眼泪滑落下来。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万般无奈之下,摇了摇头。他拳头紧握,心中狠狠道:学得一身医术,可以救那么多人,却偏偏救不了自己最亲的人。路轩,你这家伙就是一个废物!

“小莲,全婶或许就这几天了……你也收拾一下心情,不要让她老人家看了伤心……”路轩虽然不想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但事与愿违,他也无能为力。小莲更是没忍住,眼泪再次流淌而出。

回来的这些日子,路轩一步不离家,不放弃任何一丝能够拖延全婶生命的希望,他全心全意地照顾着全婶,陪她度过人生最后的时光,弥补自己不常回家的大错!或许是他的孝心感动了上天,全婶的病况竟有了些奇迹般得好转,但也只能勉强能用唇音。不过,路轩也知道,这是全婶的回光返照,只能维持几天罢了。

突然,一个小伙子淌着热汗从外面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还大喊大叫道:“路大夫,出事了,出大事了……”

路轩见来人很是着急,心中猜测肯定出了什么大事。

“什么事?”路轩声线有些颤抖,过度操劳让他有些疲惫,眼圈都有些发黑了。

“路大夫,老常头被杀了,族长叫你赶快过去一下。”小伙子擦着脸上的热汗,喘着粗气道。愣了几秒后,路轩有些感到为难,全婶已经时日无多了,自己这个时候怎么能离开她老人家身边呢?而且镇上出了人命,应该由县衙来处理,干嘛非要叫我去呢?

“麻烦你跟族长说一下,我现在不能过去……”路轩淡然回绝道。

“路大夫,族长说这件事非常怪异,急需你去看一下。”小伙子语速很快地说道。

“对不起,我现在真没空,你还是回去吧。”说完,路轩便下逐客令了。

小伙子也知道路轩家里的事,所以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略微失望地往外走去。路轩回到里屋,坐在全婶身边,捂着她苍老的手,柔声说道:“全婶,您放心吧!轩儿会永远陪在您身边的。”

见到全婶的嘴唇蠕动着,却听不到一丝声音。

路轩赶忙俯下身,将耳朵递过去,他听到全婶说道:“好孩子,去吧!”

“全婶,镇上出了人命,县衙自会派人处理,这些事真得不用我。”路轩笑了笑,说道。他知道全婶已经是时日无多,没准儿下一刻就撒手人寰了。这种关键的时候,他怎么会离开呢?而且他又不是衙门的人,没有义务去管这些事情。

小莲走进来,解释道:“哥,既然族长指名道姓要你去,那说明事情肯定非比寻常,你还是去吧。全姨这里,有我呢,没事的。”

看到全婶嘴唇又在虚弱地蠕动,路轩俯下身去听:“孩子,你念书就是要为家乡父老服务的。老常头是一个好人,如今出了事,你怎么能不去呢?”

“可是……”路轩显得有些为难。突然,全婶眼神一冷,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路轩咬了咬下嘴唇,叹了口气,只好点头答应道:“那好吧,我去!”

“小莲,你照顾好全婶,我去看一下。”路轩交代几句之后跑了出去,追上了那个小伙子。一路上,路轩基本上没看到多少人,往日热闹的大街现在反而变得有些冷清了。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消失的义庄(亦寻双作品)短篇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一本由作者亦寻双倾情打造的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小编十分喜欢。关注东东小说导读,阅读更多精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