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以爱之名换你余生(七月作品)浪漫言情小说

以爱之名换你余生(七月作品)浪漫言情小说

  • 分类: 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 2019-01-20
3( 共3人评分 )
APP阅读

病房之中,护士不知何时将孩子送了过来,而辜怡曼正抱着孩子,一边用手中的玩具逗着孩子,一边笑眯眯地给孩子拍着照片,而此刻的权司霆正站在门边呆呆地看着其间的场景出神,唇边挂着的是连他自己都觉得很是陌生的笑容…… 不知道就这样呆呆愣愣地看了辜怡曼和孩子多久,才被抬起头来的辜怡曼看见了权司霆,她的笑容和暖如同春天的太阳一般,抬起手来,朝着权司霆打了个招呼,声音也脆生生的,如同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一...更多体验以爱之名换你余生(七月作品)浪漫言情小说。

以爱之名换你余生小说免费阅读

“好好准备一下你的婚礼吧,整天死在外面,你当我们家的脸都不要了?”才一踏进家门,辜怡曼就听见父亲言辞难听的冷哼。

“什么婚礼!?”辜怡曼心底浮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她和男友西城并没有订婚,哪来的婚礼!?

“权家不是和我们订过亲吗?妈妈和爸爸想着你妹妹年纪还小,所以就想让你替你妹妹结婚。”白灵清一口气说完,脸上毫无尴尬之色。

辜怡曼皱眉,一直以来和权家订婚的都是辜微微,而权家家大业大,白灵清为什么会让她来代替!?

“西城呢?我要去找西城!”辜怡曼哑了声音,想要从门口离开。

她还没有去看西城,什么权家什么婚礼她一点也不想要!辜怡曼右眼皮疯狂跳着,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慕西城!?”辜诚冷哼,“一个小时前他才出车祸,早死了!!”

一字一句,如同利刃狠狠剐着辜怡曼的心口,她如遭雷击,面若白纸,“不可能……”

“曼曼,这是不争的事实……”

“死了不就死了?一个男人而已,比得上辜家的未来吗!”辜诚看着辜怡曼的眼神毫无疼惜。

辜怡曼噎声,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听到辜诚在说什么!她要去找西城,这肯定是他们为了说服自己而捏造的,她都没有死!

“他不可能死……”辜怡曼轻声开口,缓缓摇头,目光呆滞着,如行尸走肉般从大门走了出去。

外面大雨还在下着,她也不管,穿着长裙在路边跑着。慕家和辜家不过两个街道,短短几分钟就已经赶到。

当初慕西城为了方便见到辜怡曼,直接在辜家附近买下一栋别墅,任凭慕家怎么劝说都不肯离开。

辜怡曼眼睑被暴雨冲刷的睁不开,眼眶刺痛着,她努力睁开眼,却看到了紧锁着的大门。辜怡曼眉头紧紧皱着,以为是自己没有看清,又重新看了一遍。

确实锁了……他平常都不锁门的……

心里的预感滋长着,辜怡曼疯狂把它压下!

他怎么可能出事!?

肯定是被慕家接回去了……她要去找他!“

“雨很大,过来点。”低醇的声音命令般地从身后传来,与此同时头顶也遮上了一把纯黑的雨伞。

雨声很大,恍惚间辜怡曼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却看见陌生的男人剑眉星目,笔直地站在她的后方。

雨水终于不再打到她的脸上,倾盆大雨中是这个不认识的男人给了她一寸小天地。辜怡曼眼眶骤然间通红,硕大的泪滴沉甸甸地落下。

权司霆的眼神定格在辜怡曼脖子的胎记上所有所思,随后不经意皱眉,沉声开口,“先上车。”

“恩……”辜怡曼没有拒绝,辜家她一点也不想回去,她只想赶快见到西城!

车内开着暖气,没有可换的衣服,权司霆派人买了一套后,辜怡曼重新穿上。

慕家很快就到了。辜怡曼嘴角扯出讽刺,到了这种时候,她居然全靠一个不认识的人帮忙…身旁似乎有目光在紧紧盯着她,可当辜怡曼看去,他的目光却又不是看着她。

是她太累了吗……

辜怡曼被树枝划伤的伤口在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被权司霆的佣人包扎好,可现在雨水又重新渗透进去,疼的她全身都在轻轻颤栗。

车缓缓停在门口,门打开着,辜怡曼下车,旁边权司霆的伞就撑了过来。

“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谢谢。”辜怡曼勾唇,

努力向面前的人勾起微笑。

“不用。”权司霆淡淡拒绝,雨伞大面积向辜怡曼倾过去,“刚好我朋友在这,过来看看他。”

朋友!?辜怡曼黯淡无光的黑眸中燃起一丝光亮。如果西城是他朋友的话,那说明西城现在就在慕家!到时如果慕家拒绝她,她也应该可以跟着这个人进去。

“走吧。”

身后,管家神色有些把控不住。

他从少爷出生就一直带着他,除了那个人,还没见他对谁这样有耐心过……

大厅内。

灰暗的气息围绕着整个厅室,挥之不去,大厅里密集的站着人,佣人不停的跑上跑下。

辜怡曼右眼皮跳的越发厉害,来往的佣人总是对她投去不友好的目光。

“辜怡曼。”略显阴沉的声音由沙发处传来,辜怡曼的神经立刻紧绷住!

这声音对她说了太多次让她离开西城的话,她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慕爷爷……”辜怡曼低低开口。

“受不起,可别让你这一声把我叫进土里了!”慕寄厉声打断,音调也骤然变大,“你害谁不好偏偏要害西城…辜怡曼,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她害西城什么了……辜怡曼心里的空洞越发的大,“我会付出代价……可我想看看他……”

“啪!”左脸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从楼梯口冲出来的女孩嗓音破碎,“辜怡曼你还我哥哥!你这个臭***!你还我哥哥!”

辜怡曼被这一巴掌打的整个人都摔进了身边权司霆的怀里,左脸高高肿起,口腔内也泛起了***味。

慕澄雅见旁边还有一个人男人,空洞的黑眸顷刻间瞪大,说的话也更加犀利,“我哥才刚死你就找了个新的,你还要不要脸!你对得起我哥吗!”

说着慕澄雅攥住辜怡曼的衣领,猛的往自己这边一扯,“你就是个扫把星,谁跟着你都要倒霉,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要霸着我哥!要不是为了给你去买礼物,我哥怎么会出车祸!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破碎的声音哀沉绝望,听的辜怡曼的心也重重的沉了下去,“你刚才说什么?”

指尖冰凉的可怕,辜怡曼心脏仿若被人狠狠遏住。

“我说你就是个扫把星!”

“你说西城怎么了……”

听到西城两个字,慕澄雅更加抓死了辜怡曼的衣领,喉咙已经因为过度用力而刺痛着,“我说我哥死了,他因为你死了!”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慕澄雅就强硬扯着辜怡曼往楼梯走去,也不管她跟不跟的上。

辜怡曼被扯的踉踉跄跄,好几次跌坐在楼梯上,膝盖都跌出了红痕,却还是被慕澄雅径直拉了起来。

慕澄雅从小就练跆拳道,拖着一个纤瘦的女人来说毫无压力。大厅内,慕寄和佣人们冷眼看着这一切,他们巴不得辜怡曼更加痛苦。

“想见我哥吗?对着这里,对着他跪下!”走到二楼,慕澄雅把辜怡曼推在地上,神色疯狂。

以爱之名换你余生精彩章节

辜怡曼闻言,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跪下,也不管膝盖处疼不疼,“我想见他,求你……让我见他。”

楼下,权司霆似乎被众人全程忽视,可他好脾气地没有生气,只是目光紧紧锁着跪得笔直的辜怡曼。

她竟然为了一个死去的人下跪。

到底多深的感情,才可以这样舍弃尊严。

“你就算跪下也没有用,妄想让我哥在死了之后还对你念念不忘!”

“权少?”慕寄蓦然开口,眉头紧拧着对上站在门口的权司霆的目光。

刚才他一直没有往这边看来,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权司霆,而其他佣人们更是没有见过权司霆,只当他是辜怡曼新榜上的大款。

这一句话,整个大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整个A市,姓权的似乎只有一家。

辜怡曼沉浸在刚得知的消息之中,并没有听到这句话,而慕澄雅却听得个清清楚楚,她眼眸里疯狂的恨意滞住,猛的向楼下看去。

权少!?刚才她没有仔细看……慕澄雅微微眯眸,彻底记起了几年前见过的那张脸!

辜怡曼为什么会认识权少!?

没有理会众人惊诧的视线,权司霆踏着楼梯走到二楼。

他不悦的环顾四周,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不禁瑟缩。他看人的目光冷的可怕,看向辜怡曼时候的声音却突然温柔,“曼曼,先回去。”

曼曼!?权少竟然开口就叫她曼曼……

慕寄的眉头扭得更紧,对辜怡曼的怨恨也随之更深,这两年因为他,西城跟整个慕家闹的不可开交,水火不容,现在被她害死,她却立马找了权少继续法外逍遥!

一口气憋在心里,却发不得,慕寄瘦骨嶙峋的手紧紧攥着拐杖,一向保养极好的容貌现在却沧桑就不少,像极了颓靡不渡的老人。

而权司霆的话辜怡曼却听见了,“我想见他……”

“你凭什么见他!辜怡曼你怎么好意思见他!”慕澄雅嘶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她蓦地抬手指向门口的方向,“滚!现在就滚!”

攀上了权少又怎样,她慕澄雅和她势不两立!

辜怡曼肩膀抖动着,一下一下,极其明显。她自辜家出来后眼泪就一直没有停过,现在眼眶肿的不可思议。

“你哭有用吗!如果不是你说要去看什么订婚戒指,我哥怎么会出事!”慕澄雅眼睛大的不行,双手又重新扯起辜怡曼,一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

右脸也被打了,她现在肯定很丑。辜怡曼闭眼,任凭疼痛灼烧着。她不敢相信……她不愿相信,西城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开……

一楼保镖走上来,从慕澄雅手中接过辜怡曼,冷声开口,“辜小姐,请离开。”

而保镖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腕就被一股极大的力道掌控住,生生的撕裂感传来,保镖冷峻的眉头霎时拧紧,痛苦的神色涌现其中。

他忘了权少还在这里!

“谁允许你动她。”权司霆口气恶劣。

“权少……”慕寄皱着眉走上来,“辜小姐还请您带走,西城刚离开,我们还没有心情去接待客人,失敬了。”

虽然说慕家并没有权家势大利大,可权家也不过刚来A市,他也不算不敢敌对。

权司霆不置可否,感受到了保镖手骨断裂的轻微声音,权司霆收回了手,淡漠道,“曼曼。”

“权先生……我不想走。”辜怡曼不习惯权司霆这样叫她,可他却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她也不好意思纠正些什么。

“辜怡曼,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慕澄雅眼底的厌恶分明。

权少都开口了,辜怡曼却还不肯走,她还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的女人!

辜怡曼紧抿着嘴唇,她很后悔……要是知道会这样,她怎么可能去看什么订婚戒指!

她怕的是……如果今天离开了,可能以后就都进不来了。今天可以进来还是因为权先生,以后呢?谁又会放她进来?

她想看他,迫切的想。

“先走吧。”权司霆语气逐渐变得冷漠。

如果不是那块胎记,或许他压根不会把这个女人带回家。权司霆眯眸,她居然还有一个未婚夫……似乎感情还很好。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有耐心。

管家从身后走出来,“辜小姐,还是先走吧。”

都在劝她走……她是不是真的很讨人厌?

是不是真的该走。

“过几天西城出殡,自会‘邀请’你。”慕寄忍着道。

出殡,这两个字宛如巨大的利刃,刺的她呼吸困难。

辜怡曼心口压抑,最后向紧闭着的房门看了一眼。却不能进去,不能看那个原本要和她白头偕老的人。

“你应该想着和你喜欢的人白头偕老。”

辜怡曼脑海飞快闪过这句话。这是他们刻在戒指上的英文……极其精细的做工,全成了泡沫。

“慕爷爷,你照顾好自己……”

“不用你提醒。”

辜怡曼不再说话,跟在权司霆身后离开。

……

辜家,权司霆直接将辜怡曼送回了辜家,她到底是不是她……还需要查清楚。

在她回家后,白灵清和辜诚仍然在大厅内坐着。

“见到了?”辜诚冷冷开口。

闻言辜怡曼唇角微微一扯,铺天盖地的绝望笼罩着她。上午还在嬉嬉笑笑的人,她无法接受他的离开。

“姐姐,你的衣服怎么换了……”磁性的温婉嗓音从身后传来,辜怡曼嘴角不由得掀起嘲讽。

这句话让二人的视线都停留在辜怡曼的衣服上,看到和出去时确实不一样的衣服,白灵清眸底闪过阴狠,”曼曼,你这衣服,是谁的?”

“我不会嫁到权家。”辜怡曼唇齿发白,没有回答白灵清的问题。

权家……刚才送她的男人很可能就是和辜家订了婚的权家,只是权家才来A市,怎么就和辜微微订婚了?

她不可能嫁人……西城更不可能死。

“不嫁,也得嫁!”辜诚眼里有着强势。

这边,辜微微唇迹戏谑的挽起。要知道如果辜怡曼替她嫁……那嫁的可是个权家恶名昭彰的残疾二少爷,而到时候权家发现嫁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辜怡曼,她就可以借机诬陷说是辜怡曼一定要嫁进权家,她作为妹妹不得已退让……

反之,说不定还可以借辜怡曼之手嫁给权少……

辜微微眯眸,之前她似乎看到权少陪着辜怡曼在慕西城的别墅前,辜怡曼认识权少?

不可能。辜微微极快的否定,这几年辜怡曼被慕西城保护的就像个金丝雀,又怎么可能认识权少!?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以爱之名换你余生(七月作品)浪漫言情小说,关注东东小说导读,阅读更多精彩。

猜你喜欢

网站正在维护

暂停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