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整篇免费阅读

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整篇免费阅读

  • 分类: 悬疑推理
  • 更新时间: 2020-03-30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王爷?”晏慈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只是看着自己傻笑,琢磨着这孩子大概是醉了。扭头看着桌上的酒,一时没忍住,又给自己也斟了一杯。“阿慈,阿慈,阿慈——”江辰暮突然开口唤着晏慈的名字。晏慈拿着酒杯的手一抖,差点将杯中的酒洒出去,一转身见江辰暮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傻笑,便叹了口气,将杯中酒喝下。江辰暮见她放下杯子,一手攥住了晏慈的手腕,将她带到了床边。

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精彩试读

见她又喝了一杯,江辰暮有些不解,便也跟着她的做法,拿起酒杯想再倒一杯。

不知他酒量如何,怕他再喝下去一杯便醉了,晏慈抬手正欲阻止他,又想到,若是他醉了,今晚的洞房倒是不必愁了,便又放下了手。

江辰暮喝下第二杯,还轻声砸了咂嘴,更像是一个贪吃了点心的孩子了。

“你还想喝吗?”晏慈小心地试探道。

他摇摇头道:“皇兄,不让。”

“今日你大婚,皇兄不会怪你的。”晏慈放柔了声音,哄道。

江辰暮看着桌子上的酒,抿了抿嘴唇,又看了晏慈一眼,突然笑了笑,然后拿起酒壶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闭着眼仰头喝尽。

放下了杯子,再睁开眼睛,眼神已有些涣散,他歪头看着晏慈,像是在看什么新奇事物一般。

“王爷?”晏慈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只是看着自己傻笑,琢磨着这孩子大概是醉了。扭头看着桌上的酒,一时没忍住,又给自己也斟了一杯。

“阿慈,阿慈,阿慈——”江辰暮突然开口唤着晏慈的名字。

晏慈拿着酒杯的手一抖,差点将杯中的酒洒出去,一转身见江辰暮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傻笑,便叹了口气,将杯中酒喝下。

江辰暮见她放下杯子,一手攥住了晏慈的手腕,将她带到了床边。

晏慈跟着他走到床边,一眼便看到了床上的白色方巾,一时觉得有些尴尬。

毕竟是替婚,成的亲对她而言不算数,这洞房自然是进不得的,到时候还得想想该怎么让这块方巾蒙混过关才是。

“王爷是要就寝吗?”晏慈看着像是醉得不轻的江辰暮道,这杏花村后劲很足,不会喝酒的人喝多了,到后面就会完全醉过去。

江辰暮晃了晃,半靠着晏慈稳住身子,然后松开了晏慈的手,转身对着晏慈张开了手臂。

晏慈一时有些懵,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看着他那单纯又因为醉意而朦胧的眼,晏慈却莫名觉出了一丝依赖的感觉,莫非是小孩子在向长辈寻求温暖?

晏慈纠结了几番,念着对方此时心智不过是个孩童,便也就硬着头皮上前,抬起手,几番挣扎后,抱住了江辰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晏慈总觉得自己双手搭上江辰暮的腰时,他的身子似乎是僵了一下,耳边的心跳似乎也快了,不过这种感觉一瞬而逝,晏慈只当是自己多疑了。

只片刻后,头顶便传来了江辰暮的声音:“阿慈,阿慈,要更衣,不要抱,热。”虽然这么说着,江辰暮却并没有推开晏慈,仍旧保持着张开手臂的***,唤道

晏慈闻言,立刻松开了对方,转身背对着他,一时耳根处有些热,原是自己会错了意。

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又长呼了一口气,晏慈方又回过身,抬手帮江辰暮更衣。

他身上这身喜服,倒不似晏慈身上这件穿着如此繁复,再加上江辰暮又乖巧得很,一动不动站着任她操作,很快便只剩下了里衣。

把脱下来的衣服挂在了一旁,接下来晏慈开始苦恼自己要怎么蒙混过关。

看着眼前眼神朦胧的孩子,晏慈咬了咬牙,把手伸向自己的喜服。

正解着喜服,江辰暮却像是酒劲终于完全上来了,皱着眉头用手拍了拍额头,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转身自己爬上了床,铺开了被子,又顺手将那块白色方巾甩下了床,便睡下了。

晏慈看着他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时停住了手,有些莫名的好笑,原本以为最难糊弄的洞房,倒是如此简单就过去了。

自嘲地笑了笑,又看了眼身上的喜服,便也脱了,穿着亵衣亵裤,在江辰暮身边躺下了。

躺下没片刻,她又起身,弯腰拾起了地上的白色方巾。

没有太多犹豫,晏慈便在手指上咬了个口子,待见了血,便在方巾上抹了几下,然后将这方巾扔回了刚刚的地方,允了允手指,方才又躺了下来。

她躺在床的外沿出,睁着眼睛看着案上还在燃烧的红烛,嘴角微翘,闭上了眼。

江辰暮隐约感到晏慈在床边睡下了,他睁开眼睛,眼中朦胧不现,清明如辰。

一夜无梦。

次日醒来已近午时,晏慈还未睁眼,只觉得怀里似乎比平日里多了点什么。

睁开眼,入眼便是一双扑闪着好奇的大眼睛。

晏慈一惊,眼睛蓦然睁大,才发现是自己正抱着江辰暮的腰,而对方看上去应该是早就醒来了,一直没出声,就这么看着晏慈醒过来。

小心翼翼地抽出手,默默地向身后挪了挪,便要起身。

还未坐直了身子,两人便都发出了一声“嘶——”,晏慈一低头,便见两人的发尾***在了一起。

“阿慈。”江辰暮一脸无辜地唤道。

晏慈伸出去解头发的手一颤,一时对这个称呼有些发愣,待江辰暮又唤了几声,方想起了昨日的事,心下感叹自己大概是还未睡醒。

揉了揉眼睛,晏慈低头认真地解开了两人的头发,刚起身,便听见外面传来了琴漱的声音。

“王爷,王妃,可是要起了吗,今日要穿的衣裳带来了。”

略微整理了一下里衣,晏慈看了眼正看着自己傻笑的江辰暮,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头在床边找起来。

昨日明明扔在了床底的方巾此时却不知去向,晏慈俯身来回看了看,始终没找到。外面的人又喊了一句,晏慈只好放弃寻找,让琴漱带着人进来。

门一打开,跟着琴漱进来的,是平日里照顾王爷起居的大丫鬟紫苏,还有几个丫鬟,分别拿着洗漱的东西和要换上的衣服以及准备好的午膳。

简单的洗漱完后换上衣服,一转身,却看见江辰暮还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自己。

晏慈对上那双漂亮的眼睛愣了愣,方道:“王爷,该起了。”

听到这句话,江辰暮笑了,立刻便从床上起来,在一旁丫鬟的服侍下洗漱后,便走到了晏慈面前,张开了手臂。

晏慈想起昨夜的乌龙,了然地向一旁的侍女招了招手,待她过来后,便要拿起她端着的衣裳,为江辰暮穿上。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