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精彩阅读

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精彩阅读

  • 分类: 总裁豪门
  • 更新时间: 2020-03-30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见他过来,锦月猛地从地上起来,就要往外跑去。只是惊慌之下,跌跌撞撞,还未到门口,便被李回一把拉住。李回虽是个太监,但到底是个年轻男子的体格,轻易便制住了锦月,一手控住了她的双手,令一手拔掉那药瓶子的盖子,拿起药便要给她喂下去。“不要,不要!放过我,李回,我们认识那么久了,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锦月此时已是吓得涕泪俱下。“放过你,娘娘可就不会放过我了。”说着便要动手。

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免费章节阅读

晏慈隐约觉得里面的人来到这里绝不仅仅是为了谈话,说不定与这座宫殿的破败有关。于是放轻了步子,走到了一旁的窗边,透过一些已经破开的洞,向里面望去。

里面很黑,只有一盏微弱地燃着的煤油灯,勉强能看清里面站了两个人,看穿着似乎皆是宫里的人。

“当然了,这些年锦月你为娘娘办了这么多事,如今你本也快到了出宫的年纪,只是提早那么几日出宫,这样的请求,娘娘自然是会应允的。”听这声音,这应该是个公公,而且年纪挺轻。

“那就好,不过李回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说这事,当初娴妃娘娘在这里被赐死,大晚上来这里,总觉得背后凉凉的。”被唤作锦月的宫女说着看了看四周,抬手摸了摸胳膊。

“是啊,当初娴妃娘娘便是在这里被圣上一杯毒酒给赐死了,可真是冤啊。”不知为何,他说这话时,晏慈总觉得这语气有些古怪。

锦月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道:“大晚上的还是别提她了,又是在这里。”

“怎么,良心不安,怕娴妃娘娘的鬼魂找你索命不成?”李回缓缓道,最后几个字故意拖长了。

“我,我才没有,当初要陷害她的是静妃娘娘,我只是受命办事,要找她也不该找我。”锦月说到后面,语气急了起来,似是真的怕这里有什么东西会出来找她。

听到这里,晏慈皱了皱眉,娴妃便是江辰劭的母妃,而她当初也正是因为下毒陷害江辰暮而被昭宣帝赐死的,怎么,听这两人的说法,莫非娴妃是被嫁祸的?那真正的下毒之人,竟是江辰汰的母妃静妃不成?

再联想到今日江辰暮对待二人的表现,莫非他知道些什么?不可能,他中毒后毒虽解了大半,但毕竟余毒未能除净,才会使得如今心智停滞于幼年,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事情?

“锦月,你这般说便不对了,做奴才的,怎么能把这些腌臜事安到主子身上?看来静妃娘娘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的。”看着锦月这般反应,李回冷冷一笑。

听到这话,锦月心里一惊,下意识退后了几步:“你,你什么意思?”

“娘娘早就料到你这个人贪生怕死,又贪这口舌之快,出了宫未必守得住秘密。”

“可是你不是说娘娘已经答应我出宫了吗?”话说到最后,锦月几乎压抑不住恐惧喊道。

李回倒是一派镇静地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放在一旁落满了灰的桌上,不急不慢地说道:“是啊,但没说是让你活着出宫呀。”

锦月见了那瓶子,一时吓得跌倒在地。

“不,不可能,我为娘娘做了那么多事,娘娘怎么可能这么对我?”锦月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人所说的话。

“就是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你自己也应该知道,要想一个人完全守住秘密,当然得是死人了。”李回说着,抬手捋了捋垂下的头发,“你最好还是乖乖地喝了吧,至少这样你的尸体还能出宫,否则,外面枯井里的那些人的下场,你是知道的。”

“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死!”锦月摇着头,反复重复着这句话,脸上净是惊恐。

李回却是不理会,只是拿起那瓶东西,一步步走近她。

见他过来,锦月猛地从地上起来,就要往外跑去。只是惊慌之下,跌跌撞撞,还未到门口,便被李回一把拉住。

李回虽是个太监,但到底是个年轻男子的体格,轻易便制住了锦月,一手控住了她的双手,令一手拔掉那药瓶子的盖子,拿起药便要给她喂下去。

“不要,不要!放过我,李回,我们认识那么久了,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锦月此时已是吓得涕泪俱下。

“放过你,娘娘可就不会放过我了。”说着便要动手。

晏慈在窗外看到这里,一时犹豫要不要出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当初萨满耶想教她练武,奈何她实在不是那块料子,故一直只学了些皮毛,凭这点功夫想救人,着实有些为难,实在是武到用时方恨弱啊。况且这个地方过于偏僻冷清,一时想来也没办法唤来那些巡逻的侍卫。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锦月对江辰暮当日被下毒一案至关重要,决不能就这么让她死了。想到这,晏慈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捡起了一块石头,对着远处的宫墙一扔。

石头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脆响。

“谁!”里面二人皆是一惊,锦月趁着李回转头叱问的空当,一个***挣开了他,便急忙冲出了门。

李回反应过来,干净追了出去。

惊惧之下,锦月几乎是慌不择路,才出了宫门便差点摔倒,好在晏慈早已在一旁等着,待她一出来,忙拽着她便往方才来的路上跑。

锦月一时被吓着了,便要挣开晏慈。

“别怕,我是救你的人。”晏慈带着她一路跑着,头也不回地说道。

听她这般说,又因着一路跑吹了风,锦月清醒了一些,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跟着跑。

李回一开始还追着,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没了人影。

一路快跑,不知过了多久,晏慈突然看到前面出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似乎是江辰暮和江辰宇带着些人过来了。

距离有些远,疾跑之下风又吹着眼睛,晏慈几乎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人。

直到,人影越来越近,那人突然冲过来抱住了自己。

拉着锦月的手不自觉松开,受了惊吓又体力耗尽的锦月一时没了借力点便跌倒在了一旁。

“阿慈!你没事吧!”江辰暮紧紧抱着她,说话间带了些颤意。

“我没事,怎么了?”晏慈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安抚道。

一旁的江辰宇倒是冷静地很,见到一旁的锦月,问道:“锦月?你不在静妃娘娘那里,怎么会和八王妃在一起?”

锦月听到“八王妃”一愣,抬头看向晏慈。

见江辰宇开口了,晏慈示意江辰暮松开自己后,方对江辰宇道:“我方才因着酒劲有些头晕,便想出来走走,路过前边一个宫殿时听到她的喊声,便***看了看,正巧看到有人要杀她。”

“杀她?是谁?”

晏慈还未开口,地上的锦月便颤抖着开口道:“是,是静妃娘娘,她要杀我灭口!”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