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急(金柳斯维安月)导读

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急(金柳斯维安月)导读

  • 分类: 古代言情
  • 更新时间: 2018-11-13
3( 共7人评分 )
APP阅读

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急讲述了金柳斯维安月之间的爱情故事,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急(金柳斯维安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金柳斯性情阴晴不定,众人十分害怕眼前这个看似端庄高贵实际却恶毒非常的公主殿下。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急全本资源支持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急全文阅读,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急内容介绍

其余人听着,内心十分可惜这位公主不会是想要维安月的头发吧?果不其然,金柳斯讥讽的看了一眼正看着自己的谬也娜伯爵,残忍地勾起唇瓣道:“维安月么?本公主很是喜欢你的头发,不知道你是否能够割爱呢?”维安月一直低垂着的头,不得不抬起,那双充满着无畏的美眸看向金柳斯:“不知公主让我如何割爱?”
金柳斯看见维安月的眼睛后,更加嗜血的想法涌上心头:“头发么?割了就是。”话音刚落,就伸出了另一只手,扣住了维安月的下巴,审视着维安月的容貌,这是个极度能够激起男人保护欲的女子,金柳斯心里想着,对于维安月的容貌也在内心赞叹不已:“至于你的这双眼睛,不若挖了赠予本公主,如何?”

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急全文阅读之第三章:初相遇

这是一个可怕的男人,维安月想着,慌张的将视线收回,但是却无法忽视掉一直锁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翡尔萨斯紧紧的看着维安月,只觉自己的心在不停的跳动着,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看了一眼坐在她们旁边的谬也娜伯爵,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奥赛罗说道:“礼仪结束后,你叫谬也娜伯爵去我的宫殿一趟。”
礼仪结束,金柳斯果然被赐封了一个城池和五百个奴隶。翡尔萨斯和众人渐渐离去,谬也娜伯爵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打算带着维安月和萨默尔离开,却被奥赛罗拦住了去路:
“我尊敬的谬也娜伯爵以及两位谬也娜小姐,还请留步!”奥赛罗对着谬也娜伯爵行礼,谬也娜伯爵赶紧将手放在自己的心房:“奥赛罗先生?可有什么事吗?”
奥赛罗点头:“陛下请您去一趟!还请两位小姐等候一下。”
“好!萨默尔照顾好你妹妹!”说完,就任由奥赛罗带着离开!萨默尔和维安月看着二人离去,浓浓的疑惑挥散不开。这时,金柳斯过来了:
“唉!本来我以为我可以带走你的,只是现在恐怕不行了!”萨默尔和维安月有些防备地看着金柳斯,并未接话。金柳斯倒也不介意,而是径直带着自己的仆人经过她们。一边走,一边用那双充满戏谑的眼睛看着维安月:“跟我走吧,就让本公主尽一下这最后的地主之谊吧!”也不管她们二人是否跟上。
的确,维安月并不想跟着这个公主离开,因为她可不曾忘记这个公主可是要她的眼睛的。只是,似乎金柳斯容不得她们不走,因为已经有几个强壮的***在推着她们走了。所以,她们二人慢慢的跟着这个公主离开。“你们可想知道奥赛罗将谬也娜伯爵带走是为了什么吗?”金柳斯带着二人走到了一条河边的亭子里,盛夏的阳光折射在维安月金灿灿的头发上,折射的光芒万分刺眼,金柳斯不禁眯起了那双宝蓝色的双眼。
萨默尔感觉到了不妙,将维安月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警惕的看着金柳斯。金柳斯见此,怂了怂自己的肩膀,围绕着二人转了一圈:“萨默尔·谬也娜,或许你不该如此防备我!因为么……”金柳斯最喜欢看的就是别人的害怕。此时见萨默尔果然是脸色苍白,嗜血的笑容勾起。
此时,***们已经端上了很多水果摆放在了亭子中央的桌子上,金柳斯坐了下来,任由***们剥皮喂水果,只是那双眼睛一直凝视着二人。维安月看着金柳斯,拍了拍萨默尔的肩膀,“因为什么?”
婉转动听的声音响起,再次令金柳斯眯眼:“因为,我不是你们该防备的人!”金柳斯一边享受着***们的服侍,一边说着:“因为就算本公主现在想要做些什么,你以为你们还有机会逃么?”
维安月美眸打量一下四周,问道:“那我亲爱的公主殿下。你究竟想做什么?”
“没想做什么,就是想多看看你的样子而已,不过本公主倒是真的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维安月打量着金柳斯,见她没想做什么,接着问:“什么事?”金柳斯却只是笑笑,不说话,就在维安月想再问一遍的时候开口了:“我估计你是无法离开这里了!”
萨默尔听闻,反问,眼里的怒火无从掩饰:“你不是说你不会对维安月做什么吗?”
金柳斯看见萨默尔的怒火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说我不会对她做什么了?”维安月捏紧拳头,纤细的腰肢颤抖着,那是一种被愚弄的愤怒。金柳斯也不在意这两姐妹的心情,她最喜欢的就是玩弄别人的心跳了:“我说的是,没想做什么。而不是不会做什么!”萨默尔和维安月不再打算与这位麻木无人,喜怒无常的帝国公主多说什么。萨默尔牵起维安月的手,打算带着维安月离开,却被几个强壮的***阻拦住。
而金柳斯见此,内心更加愉悦:“好了,不逗弄你们了,我想我的陛下哥哥可能是看上了维安月吧!”
萨默尔听闻,却是不屑的回头,讥讽一般的说道:“哦,我亲爱的公主殿下,如果果真是这样,我想,这大概是维安月的荣幸吧!”
萨默尔今天一直都观察着周围人的神情,当然没放过翡尔萨斯看维安月的神情,那眼里不过只是对美好事物的欣赏而已,没有一点其余的杂质。更何况翡尔萨斯·左勋是谁?年纪轻轻就能推翻义会,统一大大小***十个国家的皇帝,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小他十岁的小姑娘感兴趣?
虽然,不可否认的是,维安月真的很美,是个男人都会想要占有的美,但是这些男人当中绝不会包括翡尔萨斯·左勋。想问她为什么这么笃定?因为她如今已经20岁了,还未嫁的原因便是,她爱着翡尔萨斯。这种爱她掩藏的很好,从未表现过出来。
但是,萨默尔此时明显是低估了维安月的美,高估了翡尔萨斯的人格。维安月的美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抗拒的,包括翡尔萨斯·左勋。维安月想到今日对上的那双冰冷的宝蓝色双眸,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如果,这是真的……维安月听闻,根据自己的直觉,相信了金柳斯说的话,她又再次听到萨默尔说的话,想要反问,为什么说这是她的荣幸。却被金柳斯接下来的话给惊住了。

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在线阅读之第四章:萨默尔***

“哦?荣幸么?如果同一百多个女人争一个男人也是荣幸么?”金柳斯听完萨默尔的话后,嗜血的笑容再次勾起,站起身,轻轻一推就将萨默尔推开了,手指再次扣上维安月的下巴:“那你呢?你也觉得是荣幸吗?”
一百多个女人?原来,她一直好奇的翡尔萨斯·左勋竟然是一个这样的种猪!瞬间,翡尔萨斯在维安月的脑海里那至高无上的气质就崩塌了。萨默尔听闻,同样很是震惊,这是真么吗?可是,金柳斯身为翡尔萨斯的妹妹,没道理会乱说。也就是说,翡尔萨斯果然是有一百多个女人了?
身为谬也娜伯爵夫人的女儿,在维安月和萨默尔看来,这简直就是不能容忍的。但是,萨默尔还是接着问出自己内心的疑惑:“可是,陛下的***只有三个!”金柳斯松开扣住维安月下巴的手,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了红红的指印。金柳斯的脸突然间靠近维安月的脸,妖艳的红唇轻启:“这不过是表面上的而已呀!那三个***还不都是因为有个一等公民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吗?不然,凭什么做***?”
或许,在金柳斯和萨默尔看来,能够成为翡尔萨斯的***很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但是在维安月看来,深受谬也娜伯爵夫人影响的维安月看来,这是一种耻辱!谬也娜伯爵夫人在逝世的时候,曾经单独找过维安月,她要求维安月不允许做其他人的***,要做就做正妻,而且要做一个善良,纯真,勇敢的女孩子。
同样,她的骄傲也不允许她的孩子成为私生子!金柳斯对着维安月吹了一口气,再次询问:“你还觉得是荣幸吗?”维安月退开金柳斯,鉴定而又认真:“当然不!我的母亲在临死说过她不会允许我做任何人的***,同样,我的骄傲也不允许我的孩子是私生子!”
金柳斯这才点头,而那双眼睛却又犀利的看向萨默尔:“哦,萨默尔小姐,你觉得呢?”萨默尔想到自己也是一等公民,或许可以成为***,而其余的一百多个女人,不足为惧,她虽然不漂亮,但是她是真的很爱翡尔萨斯。她也想要学习维安月一般说当然不三个字,但是脱口而出的却是:“或许吧!”
金柳斯犀利的目光审视着萨默尔,内心闪过一丝诡异的想法,她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维安月。维安月疑惑的对上金柳斯的双眼,却被那眼中的戏谑搞的莫名其妙。金柳斯也不再接着说什么翡尔萨斯的事情了,而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维安月说着宫外的事情。这时,奥赛罗终于带着谬也娜伯爵赶了过来!谬也娜伯爵觉得此时虽然是炎热的夏天,但是他却觉得寒冷刺骨无比。他走入亭中,发现金柳斯这个杀神竟然也在,内心很是恼火,但是他又不得不向这位喜怒无常的公主行礼。
他还有奥赛罗都深深的弯下腰朝着金柳斯鞠躬:“公主殿下!”金柳斯说好后,见奥赛罗时不时的看向维安月,以及谬也娜伯爵苍白的脸色,知道自己百分之百是猜中了,竟然善心大发的不想维安月在这宫中凋零,她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那一闪而过的诡异的想法。
“我亲爱的公主殿下,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带着两个女儿离开了。”谬也娜伯爵的确是有些事情想要同维安月说,所以,他才对着金柳斯这般说道。金柳斯勾起笑容,又是那种嗜血的笑容,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谬也娜伯爵后,在谬也娜伯爵即将再次开口的时候,将目光对上了萨默尔,她对着萨默尔道:“萨默尔·谬也娜小姐,本公主有一些事情想要和你说说!不如,你先留下来吧?”
萨默尔当然不想留下来,于是没有说话,谬也娜伯爵也害怕金柳斯对萨默尔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刚要代替萨默尔拒绝,却听到金柳斯保证般的说着:“谬也娜伯爵,萨默尔小姐还请放心,本公主保证不会伤害你的!”金柳斯已经这般保证了,谬也娜伯爵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更何况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和维安月说:“那好吧,还请公主殿下,等会儿将萨默尔送回家!多谢公主殿下!”
金柳斯点头,目送三人离开,犀利的眼睛直视向萨默尔,却是对着周围的人说:“你们退出凉亭外吧,本公主有些事情要和萨默尔说说!”
见众人退离开了凉亭,金柳斯却突然间上前一把抓住萨默尔的手臂,常年练武的金柳斯轻而易举的就掌控住了萨默尔,她低声陈述着:“你想当陛下的***!”萨默尔粉色的唇瓣瞬间被自己的贝齿咬住,防止自己的惊呼声脱口而出。萨默尔在金柳斯犀利的目光下感觉自己无处可躲,她眼珠转了一下方才承认。
“没错!是的。”金柳斯这次低低的笑出声:“很好,本公主就是喜欢坦白的人,当然如果坦白的人足够聪明的话,本公主是会帮她的!”金柳斯松开萨默尔的手,目光直直的打量着她。
萨默尔也不再掩藏,而是反问:“如何帮?”金柳斯却转身看向那由于阳光照射而微波粼粼折射金光的水面道:“自然是会好好帮你的,不过,本公主却要向你的妹妹索要一样东西,不知道你能不能帮主本公主得到呢?”那眼底是一抹跃跃欲试的渴望。
萨默尔犹豫良久才问道:“是什么?”金柳斯立刻明白这是萨默尔变相的允诺了自己,那抹嗜血的笑容再次绽放在她的脸上,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令萨默尔这个比金柳斯明明还要大上四岁的女子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寒颤。而现在正是盛夏。
金柳斯转身看向萨默尔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却令萨默尔如同堕入深渊:“总归不是她的命!”萨默尔勉强自己无视金柳斯脸上嗜血的笑容直视着金柳斯的目光再次问道:“那是什么?”

推荐理由

皇妃很捉急陛下不要急(金柳斯维安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