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埋坟葬骨(彭豪小说)导读

埋坟葬骨(彭豪小说)导读

  • 分类: 灵异恐怖
  • 更新时间: 2018-11-13
5( 共13人评分 )
APP阅读

埋坟葬骨讲述了彭豪的恐怖经历。我呵呵地笑了笑说,像我这种什么都没有的人,有谁会愿意跟着我。 陈芳说我人好,怎么会找不到女朋友。 我如实回答,人好有什么用,关键是得有钱啊。想要在线阅读埋坟葬骨完整版小说,小编提供埋坟葬骨(彭豪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支持埋坟葬骨全本阅读。

埋坟葬骨小说简介

我呵呵地笑了笑说,像我这种什么都没有的人,有谁会愿意跟着我。 陈芳说我人好,怎么会找不到女朋友。 我如实回答,人好有什么用,关键是得有钱啊。

埋坟葬骨16章节在线试读

陈芳考上大学,在外地工作已有三年时间,三年不见,不得不说她变漂亮了很多。
而且我也一直很喜欢陈芳,即便我们很久都没有联系,可是我对她的喜欢还是一直恋恋不忘,看到陈芳的时候,我不由得说了一句:“陈芳,好久不见,你变漂亮了不少。”
陈芳呵呵地笑了笑,你的嘴什么时候学得那么甜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看着陈芳说,你本来就很漂亮啊!
陈芳含蓄地低下头,没有说话,不一会,言归正传道:“我听村里的人说,你父亲是被鬼给吓死的。”
我说,世界上哪有鬼。
陈芳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听说那鬼好像是青铜叶子的化身,我觉得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我说:“估计是人家瞎说的吧!”
随后我又随便问了几句陈芳,问她在外地工作如何,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
没想到陈芳的回答确实是让我伤了心,她说她有男朋友了,而且就要准备结婚了,只是,只是最近好像在闹矛盾。
我问她男朋友是干什么的?陈芳说是一名外科医生。
我又继续问,那男的在哪里工作?多少岁。
陈芳回答我说,比他大四岁,是内蒙古人。
我便没有再继续问,觉得问多了人家会烦。
随后,陈芳也看着我问,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我呵呵地笑了笑说,像我这种什么都没有的人,有谁会愿意跟着我。
陈芳说我人好,怎么会找不到女朋友。
我如实回答,人好有什么用,关键是得有钱啊。
陈芳听到这话,脸色突然就变了,我便轻地问了问:“陈芳,你怎么了?我说了什么让你伤心的话吗?”
陈芳沉默了几秒,从她眼神闪过一丝悲伤,她一声叹息说:“我就是因为钱跟他吵架的。”
我说,你工作稳定,他工作也稳定,你们怎么会因为钱吵架。
陈芳一声叹息说,说来话长。
我也没有再问,不一会就到了我家,我见我舅舅躺在棺材里,脸色苍白,十指扭曲,而且还死不瞑目,看样子是被什么东西给吓死的。
我不知道三哥什么时候站在我旁边的,他也仔细看了看说:“如果猜得不错,应该是青铜叶子的出世给吓死的。”
我就纳闷了,看着三哥道:“青铜叶子到底是个什么鬼?”
三哥凝聚着表情,摇摇头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陈芳一看到我舅舅的死相,吓得尖叫了起来,一***就坐去了地上,我赶紧把地上的陈芳给扶了起来,只见从她双腿里流出鲜血。
我问,陈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芳说她怀孕了。
三哥一听,立马说:“让她赶紧的离开这里,我想青铜叶子的出世说不定就在附近,如果它闻到了***味的话,说不定会附身于陈芳身上,那么到时候可就完了。”
我听三哥这么一说,赶紧的把陈芳给扶了出去。
我看着陈芳道,这里又没有医院怎么办?
陈芳摸着自己的肚子,却很淡定地说,应该是流产了。
我说,我们村子好像有卫生站,我这就带你去看看。
陈芳却突然抓住了我的说,说,没有必要。
我不解第看着她,为何没有必要。
陈芳说反正已经流产了,让我烧点开水,然后帮她清理一下就可以了。
可陈芳是女人,我是男人,再说了她又不是我老婆,我怎么替她清理,我说,算了,这事情我不好下手,我还是送你去村里的卫生站检查,检查。
可是陈芳说什么都不愿意去,这可就让我左右为难了。
陈芳见我为难的样子,她说,没事,让我眼睛闭着就是。
可是即便是眼睛闭着,我也要摸去她的重要部位啊!我说,陈芳我还是带你去村里的卫生站看看。
可没有想到陈芳的脸色立马就变得无比严肃起来,朝着我大声吼道:“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让你帮我清理一下就那么难吗?”
我说,陈芳,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啊!
陈芳居然起身,双手朝着我的脖颈掐住:“你到底清理不清理。”
而且,她的力气非常大,我都拗不过她,我知道她肯定不是陈芳本人,想必是被青铜叶子被俯身了。”
我想大声叫救命,但我被陈芳恰得就快背起了,我开始双眼翻白,难道我彭豪就这样被一个人女人给掐死,我还有很多事都还没有做呢?怎么就可以这样死掉。
我拼命挣扎,可还是无动于衷。后来,还好三哥赶来得即使,他用一根棍子一下就把陈芳给打晕,陈芳一大声尖叫,突然“啊”的一声惨叫。从她头顶便冒出一股青烟。
我总算是得救了,但陈芳晕了过去,三哥拔腿就跑,朝着那缕青烟追了去。
我跟在三哥身后,追了很久,都没有追到那缕青烟。
我看着三哥道:“那股青烟是不是青铜叶子?”
三哥说不确定,但应该是,虽然说青铜叶子现在已经出世,但它毕竟没有人的模样,所以总是要想找人附身,然后慢慢的吞噬人的意识,最后就有它操控人。
我看着三哥问:“那青铜叶子一般都俯身在什么人身上?”
三哥回答道:“意志力薄弱的人,消极的人,负能量很多的人,是最容易被青铜叶子所俯身。
我点点头,这才想起晕睡在屋里的陈芳,我和三哥又赶紧的折了回去,但却没有看到陈芳的影子。
我和三哥把整个村子都给找遍了,也依然没有找到陈芳的影子。
我看着三哥问:“你说陈芳会去哪里?”
三哥说:“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而她现在身子也很虚弱,想必是被什么东西给带走了。”
我问三哥,那会是什么样子的东西会把陈芳给带走。
三哥沉默了半响,摇摇头说,不知道。
三哥继续说:“先别管那么多,我们回去把你舅舅给安葬再说。”
我点点头。
回到我家的时候,跟抬棺材的人和道士打了电话,二十分钟之后他们赶来了,一名道士和八个抬棺匠。
这八名抬棺匠看上去都很结实,差不多都是一米八高的大汉!道士的话个子就显得矮一些,但这道士留着白色的胡须,看上去也有五十多岁了。
他抓了一把米往地上一撒,然后找出一张桌子,在桌子上摆放着供品,然后开始烧香。
香烧好之后,他便让我去抓一只公鸡来。
我照做,不一会便从另外一个村子里买回来一只公鸡。
道士一把抓过我手里的公鸡,然后放一个碗在桌子上,用刀一割公鸡的脖子,便从公鸡的脖子里流出一股股鲜血,然后便像水龙头流水似的,“哗啦啦”,很快就放满了一碗鲜血。
道士做完这个仪式之后,看着我和三哥还有那八名抬棺匠大声道:“属鸡、属狗、属牛者请回避。”
道士话音一落,只见有三名大汉还有三哥都转过了身去。
道士看了我们剩下的几个人,看着我们说:“你们几个人去把棺材里的人给抬出来。”
抬人就抬人,我们也没有什么害怕的。
这几个大汉把我舅舅的尸体抬出来放去了地上,道士就开始在我舅舅身上撒米,然后不知道嘴里嘀咕着什么,几分种之后,只见我舅舅安详地闭上了眼。
“你们可以转过身来了。”道士说。
这会,三哥和那三名大汉才转过了身。
道士看着我继续说:“你去把这附近的村民都叫来,越多越好。”
我说叫来干什么。
道士说哭丧啊!你你们要守着你舅舅哭个三天三夜,然后最后只留下最亲近的人受他一晚上,那么就等着头七那晚,看你舅舅回来跟你说点什么不了。
我说,好,然后付了钱,道士便跟看着那八名抬棺匠说:“你们这七天也一直要在这里守着,而你们八位不用哭丧,只等头七之后,第二个把人给下葬了,你们的该做的事也就完成了。”
八名抬棺匠点点头。
道士临走之前还说要让我先把八名抬棺匠的钱给付了,我也没有问他为什么,既然道士都这么说了,那么我照做就是。
我把道士给送走之后,就回头把八名抬棺匠的钱给付了,然后便和三哥去街上买了一些花圈,冥币回了家。
我和三哥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好我家是一栋三层的小楼房,我把八名抬棺匠给安排好了住处,便下了楼,因为舅舅的尸体就停放在一楼大厅里。
我递给三哥一跟烟,说:“三哥,还是没有找到陈芳怎么办?”
三哥接过烟,点燃之后说:“找不到就别找了,想必陈芳已经被什么东西给带走了。”
三个抽着烟,突然接到了五哥的电话。
五哥说汪欢跑了,三哥着急道那李龙和李浩父子俩呢?
“都跑了。”
“怎么跑的。”
五哥说:“不知道。”
三哥怒道:“你怎么会不知道,我不是让你守着她们吗?你是不是就去研究金条上的契丹文了,所以人怎么跑的都不知道。”
“不是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此事蹊跷,而且我觉得他们三人跑走了,或许也已经死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三哥问。
“这个说来话长,等你们回来再说。”说罢,五哥挂了电话。
我看这三哥问,怎么了。
三哥说,汪欢他们三人跑了,而且老五居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跑的,而且还告诉我说即便他们跑出去了,但或许也都已经死了。
听三哥这么一说,我觉得很有可能是青铜叶子的出世在做怪。
我看着三哥道:“你说这事情是不是跟那青铜叶子有关?”
“或许有一定关系。”三哥说:“这几天情绪一直很紧张,我们喝点小酒,聊聊别的。”
我说好,然后去村里买了一瓶白酒,和几个小菜,回到家之后,便和三哥聊着天,随便的聊着一些话。
三哥说:“老六,你最近在跟老四联系没有。”

埋坟葬骨17章节免费阅读

我说:“很少,四个不是在美国留学吗?好像他最近在美国也做起了古董生意。”
“是吗?那看来老四一时半会是回不了国了。”
我说:“人家在美国好好的,而且美国福利待遇也好,最重要的事美国的法律比中国的法律更管用,再说他都在做古董生意了,还回中国干什么?”
三哥说也对,然后和我干了一杯,我们又聊起了以前上大学的事情。
三哥说:“老六,上大学的时候不是有个女孩很喜欢你吗?你有联系没有?”
上大学的时候有个女孩喜欢我,那都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我怎么会记得,早就随着时间淡忘了。
三哥想了一会说:“好像是叫什么兰娜吧。”
三哥不提起这个名字,我差点就忘记了,他一提起这名字,我当然就想了起来,我说:“都好几年以前的事情了,估计人家都结婚了吧!”
后来我和三哥没有聊几句,又喝了一些酒,感觉就有些累了,便都睡觉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三哥又接到了五哥的电话,说有重要的事让我和三哥回去一趟。
三哥说,老六这里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他舅舅都还没有下葬,怎么走得了。
五哥说:“是有人来里局里,给了三万元钱,让你回来调查一件事情。”
三哥说好,便挂了电话。
我看着三哥问:“你要回去。”
三哥说:“刚才老五在电话里头跟我说的什么,想必你也听到了。”
我说恩。
“若你要回去就回去。”我继续说。
三哥说让我一个人回去,我舅舅这里,他会给我看着,我想了想,也行,毕竟三哥跟我很亲近,让他守着我舅舅也没有什么大碍。
中午的时候我就回了三哥的局里。
五哥看着我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我说,我舅舅还没有下葬,总得留一个人在那里啊!
五哥说也行,然后直接给了我一个电话,说去一个叫梅花镇向阳街的地方去找一个叫唐波的人。
我看着五哥道:“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五哥说他要研究金条上的契丹文,然后从那信封里拿出几钱元钱递给了我说:“这钱虽然是给三哥的,但却是你去找那个叫唐波的人,这点钱是给你的路费。”
五哥继续说:“事情解决了就尽快回来,若有什么事就跟他打电话。”
我点点头,随便在外面吃了个午饭,便买了下午去往梅花镇的汽车票。
到达梅花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一下车我就跟名片上的唐波打电话,但对方却没有接电话。
我嘴里小声地嘀咕道:“怎么电话也不接,就是这样迎***人的吗?”
于是我又继续拨打着这个号码,终于这个叫唐波的男人接了电话,我说:“你好,请问你是唐波吗?”
他回答是。
我又问:“那请问你在哪里?”
他说,我穿着白色的衣服,就在你不远处。
我抬头一看,离我不远处哪里有什么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只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蹲在地上磕着瓜子。
“我没有看到你啊!”我拖着行李箱一边往前走一边说:“喂,你到底在哪里啊!”对方居然没有声了,我又喂了一声,对方还是没声。
“喂,唐波,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感到很郁闷,来到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对方就是这样接我的。
我喂了好一阵子,对方居然把电话给挂了。我盯着手机骂道:“草,什么玩意。”
“你骂谁呢?”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我身边传来,我一转头,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正站在我面前,我想他就是唐波了。
“你好,你就是唐波。”我“***”地笑了笑。
唐波个子高高的,双眼皮,眉毛很浓,鼻梁很挺,长得也不错,虽然谈不上有多帅,但却能谈得上有多耐看。
我之前以为这个姓唐的应该是位大叔,但没有想到他却是个年轻人,看起和我差不多一样大,最多也比我大两、三岁而已。
我这么热情的跟他打着招呼,他脸上居然没有任何一丝表情。或许是因为我刚才说了脏话骂了人,估计他生气了。他面无表情,没有笑容也是正常的表情。
我正准备跟他道歉,他却一把托过我手里的行李箱:“不用道歉,我这个人不爱记仇,不爱笑,更不会说话,所以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
我点了点头,只是感觉这个唐波怪怪的,跟一般人不一样。至于他哪里怪怪的,也说不怎么上来。
他拖着行李箱往前面走着,我紧紧的跟着后面。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我才发现唐波走路背是弯曲着的,后背都打不直。
再往下看,没有想到他一只裤腿居然高高的挽在膝盖那个部位,脚下叉着一双木屐,走起路来“吱嘎张嘎”作响。给人感觉三个字,好颓废。
我现在总能知道这个唐波哪里看到奇怪了,就看他穿裤子的造型和走路驼背的***便以得知。他这样不修边幅的打扮拖着行李箱走在大街上,也不怕有人说什么。一直往前走,也不回过头来看我一眼。
他双脚虽然夹着木屐,但走路也挺快,很快就跟我拉开一段距离。我小跑着跟了过去,追上他:“你走路还挺快的。”
他没有说话,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好像无视我的存在。
一个转弯,再一个转弯,经过一个岔路口,往左转,往前大概走了两、三百米,在一个平房面前他停了下来。将行李箱靠在一边,从裤兜里掏出钥匙,驮着背开了门。
我一走进这平房,里面的摆设很简单。一眼就能看到一张办公桌,在办公桌上有台电脑,一个电话。两、三张办公椅,一个沙发,一个衣柜,一张床,然后就没有什么了。
“我这里很简陋,你就将就一下。”唐波将我的行李箱拖进了办公室,也没有关门,便坐去了沙发上,自个便倒起一杯水喝了起来。
我早就听五哥说梅花镇是一个并不发达的地方,但也不至于落后成这样啊!
我本以为,这里条件再差,至少办公室和宿舍是分开的,而且办公室办起公来是会让人感到***的。当我看到那张床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美好的幻想破碎了:“唐波,你就睡这里?”
他喝着水,看也没有看我一眼点点头。
“那其他同事呢?”我问。
“这个办公室一共就四个人,走了一个,失踪一个,死了一个,然后你来了,现在就只有我和你。”唐波果然是不会说话,对于新同事的到来,说话很直接完全不忌讳:“重阳县几乎都不敢来警察了,所以这里治安并不好,怎么?你就不怕死在这里。”
稍微会说话的人,肯定不会表达得那么直接。只是对于唐波说这些直白的话,我也并不反感,因为我也是说话很直接的一个人:“你都没有死,我也就不怕死在这里。”
唐波终于抬头看了我一眼,才从他脸上看到一丝色彩:“你是老三叫徐涛,对吧!”
我很老实地回答:“三哥有事,委托我来替他办这件事。”
他愣了一下,全身上下打量了我几番:“说,也没事,其实我就需要这样的人协助我办案。”他说话的神情很像是干这行已久的长辈。
我笑笑不语,将行李箱拖去沙发跟前,蹲下身打开了它。从里面找出一件白色的衬衣:“这里,哪里有地方能洗澡?”
唐波指了指那个衣柜,我朝着衣柜看去,感到有些疑惑:“衣柜可以洗澡?”
他又朝着衣柜的方向指了指,我感到有些生气,这人怎么这德行,带我去洗澡的地方要死人啊!
他居然坐在沙发敲着二郎腿,完全不把我当客人看待。我也只是心里埋怨了几句,最后还是朝着衣柜的方向走去。
我不知道这个衣柜里有什么,难不成这衣柜还是一个洗澡堂了。唐波见我呆呆的站在衣柜面前,终于从沙发走了过来,他左右一推衣柜门,没有想到这衣柜后面还有着一个厕所。
我不由得惊叹道:“高科技啊!完全没有看出来。”说罢,一边解开扣子一边朝着衣柜后面的厕所走去。
十分钟之后,当我洗完澡走出衣柜的时候,见办公桌的对面多了一个中年男人,他凌乱着头发,胡子拉撒,看上去很沧桑。
唐波则坐在他的对面:“你确定是你女儿回来了?”
他颤抖着抽着烟点点头。
这名中年男子叫张中成,在菜市场卖水果蔬菜,五十三岁左右,有个十七岁的女儿,虽然是亲生,但张中成对自己的女儿张静并不太好。
张静成绩也不好,两年前便早恋,被张中成暴打一顿,张静便离家出走。
当然张中成还是很着急,张静离开家里之后,张中成便四处打听,到处寻找,可都不见张静的踪迹。
谁知一年之后,从警察口中得知张静已经死亡,当张中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尤如晴天霹雳,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女儿死亡的噩耗。
张中成虽然一时很难接受,当看到张静尸体的时候,也必须得接受现实。
他像唐波说完了这一切,唐波便问:“一年以前你也看到你女儿的尸体,并确定她已经死亡,如今你又看到她回来了?那到底是人是鬼?”
“我···我不知道。”唐波一问起这个问题,张中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沉了起来,眼神里还带着一丝恐惧。
这是我来这里第一天就听到了这样的案子,听到张中成这样的简单描述,不由得让我感到有些害怕。因为我在南海市是从来没有接到这样的案子的,突然之间让我感受到这个重阳县的阴气如此沉重。
唐波没有再多问,只是看了看张中成递给他的照片,看到第三张照片的时候,他便皱起了眉头。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埋坟葬骨全文阅读,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之作。想知道埋坟葬骨小说结局的朋友,小编提供埋坟葬骨(彭豪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支持埋坟葬骨全本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