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卧底娇妻总裁前任太难撩(姜世臣小说)章节导读

    这是一部很好看的言情虐心小说

    阅读器下载

    应用截图

      卧底娇妻总裁前任太难撩主要讲述了姜世臣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感觉有点兴趣,骆玉蝶也不像是刚才那样抱着双手排斥的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她眸色一亮,转过身来听着坤泰继续说.............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兴趣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卧底娇妻总裁前任太难撩(姜世臣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卧底娇妻总裁前任太难撩全文小说简介

      坤泰说青龙帮的吴启本找他秘密谈了一次,就是希望他能代表青龙帮将绵湖线重启。
      而吴启本这次从国外回来后,欧根良曾经跟他提过这事,也告诉了他这条线路,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实施,他就失踪了。
      现在吴启本接收了青龙帮,养着一帮子兄弟,不做点大买卖,帮会根本就维持不下去。
      所以,考虑了很久,吴启本决定走一趟绵湖线。
      先探探路。
      坤泰同意了这个计划。
      而这也正是坤泰琢磨了很久的计划之一。
      他来之前,就想启动绵湖线,后来因为国际刑警追的紧,他迫不得已的搁置了计划,而从非洲逃了出来。
      虽然他有这个计划,但是怎奈他没有人手,办这事要没有得力信得过的人是办不成的。
      而坤泰的出现也加速了绵湖线重启的速度。
      找合适的人选出这趟买卖,他就想到了骆玉蝶,骆玉蝶不单知道绵湖线,还和他们这次要找的供货商外号刀疤狼的认识。
      叫她去是最合适不过的。
      虽说这么多年两人之间明的,暗的没少较量。
      依然还是他追,她躲。
      玩猫抓老鼠的游戏,都玩了多少年了。
      他们从仇人,商业伙伴,再到朋友,都说不清楚如今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可能各种关系都占一点,才会谁也离不开谁。
      也让他们保持了这么多年的关系而没有彻底决裂。
      “我是有条件的。”
      骆玉蝶知道坤泰就是利用自己当枪使,但是因为她缺钱,需要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你说,只要成了钱不是问题!”
      “要是成了,能给我多少钱?”
      “你想要多少?”
      骆玉蝶伸出了一个手掌,坤泰眉头一皱,猜测着说,“五……”一看骆玉蝶变了脸,忙将后面的万噎回去了,“五十万!”
      骆玉蝶却摇头后不耐烦的说道,“五百万!”
      坤泰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心想,这女人真是狡猾,是一点都不放过他啊!
      “这要求不高,你们赚的就不用我说了,那都是上亿的,我要五百万算多吗?”
      坤泰不说话了,她只是出面接货,然后押送货物,到了帝都后,就要给她五百万。
      可是不用她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她不单知道这条线路,而且还和供货商刀疤狼的交情匪浅,成功率又提高了,最起码他们的合作是没有问题了。
      而且骆玉蝶胆大心细,心狠手辣,从前的神鹰帮也做过这个,对于骆玉蝶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而吴启本都交给他负责,谁去都是他说了算,这笔钱是肯定省不下的。
      所以,坤泰思来想去,很快就下定了决心,“好,这点小事不难,我去跟帮主说一声,如果他同意了,那么我们尽快就要行动,但是你以后可要听我的话哦!”
      说着,坤泰上前一步来,伸出手要摸骆玉蝶,被骆玉蝶一巴掌打掉了。
      坤泰有些悻悻然的叹了口气,“你怎么还是这样子!”
      骆玉蝶瞪了坤泰一眼,“别把老娘惹急眼了,要不然,给钱我都不做!”
      坤泰阴鸷的眼睛一闪,这小娘们要是真发起火来,估计这事可就泡汤了,还是以大局为重,他笑笑说,“玉蝶,激动什么,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吗!好了,我走了,你等我电话。”
      黑暗中,坤泰冲着骆玉蝶呲牙笑了一下,骆玉蝶心里一紧,感觉真有些瘆得慌。
      看着坤泰先走了,她屏住呼吸,等了一会。
      听着外面没有动静,就悄然打开门,看了一下四周无人,赶紧出来朝着自己的化妆间走去了。
      不觉嘴角还扯过一丝笑意,如果这趟买卖做成了,五百万就到手了。
      自己就有钱了,莫丁的那点医药费算什么,她就可以回到绵国再重建神鹰帮了。
      还有藏宝图,坤泰也说了,等这次买卖做完之后,他就启动寻宝计划。
      想着一路,骆玉蝶已经走到了二楼的化妆间门口了。
      却听到身后有人喊了一声,“美女大侠!”
      骆玉蝶慢慢回头,一个穿着紧身裤子,白色T恤的戴着墨镜的男人站在那盯着她看。
      骆玉蝶又愣住了,这又是谁啊?
      男人水蛇腰走起路来都摇头摆尾的,走到骆玉蝶跟前,然后神秘兮兮的摘掉墨镜,竟然是麻德良的儿子,骆玉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一晚上,骆玉蝶被吓了两次。
      她立时握紧了包,因为包里有她的金丝夺命锁,阴鸷的眼睛一闪,这小子是还没有绑够,又来找揍了?
      麻贝宗将眼睛挂在了T恤胸前的口袋上,然后嬉皮笑脸的说道,“美女大侠,你怎么在这啊?”
      “我在这上班!”
      “我都知道了,你就是我爸爸最喜欢的那个舞娘,就是给你砸了很多钱,然后想请你吃顿饭,你都不给面子是吧?”
      “你管这干什么?”
      骆玉蝶不屑的看了眼麻贝宗。
      “美女大侠,我好歹在江湖上也有些地位,男人嘛都好面子,我觉得你有些小题大做了!”
      骆玉蝶鄙夷的看着麻贝宗,“小题大做?你懂什么叫小题大做吗?你爸爸那是非法拘禁人,非法胁迫人,知道嘛?”
      不觉冷哼着,绑起来吓的都哇哇的大哭,就差尿裤子里了,还好意思说走江湖的!
      “我不懂什么法律,既然都是出来玩的,玩不起还出来干什么!”
      麻贝宗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呲着牙,骆玉蝶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瞪着麻贝宗,“鞭子没有尝够是吧?你还要再尝尝我鞭子的威力?”
      说着,手放入包里做一个准备拿绳子的动作,她也只是吓吓他,麻贝宗就怂了,连连摆手,“大侠,怎么还生气了,玩笑都开不起!”
      陆乔伊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也没有闲心跟他废话了,她还要去找经理报道呢!
      转身准备走,麻贝宗急忙叫道,“美女大侠,我可救过你的命啊!”
      骆玉蝶愣了一下,将大眼睛瞪的更大了,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救我?你不是喝多了吧?”
      这小子在他手里受的罪,不找她报仇都算她运气好,哪里就有救她这么一说?
      麻贝宗知道这女人不好骗,然后,他将那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麻贝宗生病的那几天,他爸爸在他屋里时,以为他睡着和手下人讲话被他听见了。
      他爸爸说让平头去找个没人的地方给骆玉蝶办了,给他儿子报仇。
      麻贝宗听到后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起来,他不同意。
      然后他爸爸搞不清楚,儿子对这个要杀了他的仇人还要寻私情?
      就问他为什么不行,他就编了一个谎言,说是自己被这绳子绑了之后,筋骨受到了损伤。
      这女人给他的金疮药药只是治疗皮肤的,想让他恢复从前的体力,还需要一种药。
      而这药就在那个女人手里,如果这个女人死了,他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麻贝宗说的有鼻子有眼,他爸爸也被吓住了,看他儿子病恹恹的样子,也只好暂时就不找她算账了。
      骆玉蝶听完之后,然后看着麻贝宗上下打量他,又盯着他的眼睛看,“你不恨我了?你不想找我报仇了?”
      “我麻贝宗也是走过江湖的人,虽然你绑了我,还要杀我,可是你那是为了救你的手下才这样拼命的,我就是佩服你一个女人为了一个手下的人都不要命了,够江湖义气,我麻贝宗就从心里服你了。”
      麻贝宗说的慷慨激昂的,吐沫星子四溅,骆玉蝶竟然被他说的愣住了。
      这小子好像不是找自己寻仇的。
      那他有什么事呢?
      骆玉蝶好像看透一切的眼睛看着他说道,“年纪不大,套路不少,别竟说好听的了,说吧,找我到底干什么?”
      麻贝宗眼睛一转,嘿嘿的一笑,“果然是大侠,就是聪明,我真是找你有事。”
      刚才在包厢喝酒,没喝过瘾不说,还被人给砸了场子,他觉得丢人。
      花了这么多钱,养了一群废物,找个舞娘喝酒,都被人从他手里把人带走了,身边的人没有一个能打的,那他以后如何才能在帝都江湖上立足?
      麻贝宗的江湖就是吃喝玩乐。
      他就想,应该找一个功夫强的,当自己的贴身保镖,那他就可以畅通无阻的,想玩什么样的女人玩不上?
      可是,他就是请不到这样的人,有钱也找不到。
      而麻贝宗就是一个富二代身份的小混混,有本事的也不会跟他混。
      什么特警退伍军人,还有什么退役散打冠军,怎么会去给一个小混混当保镖呢?
      所以,身边都是一些地痞流氓,臭无赖,吃喝玩乐,吓唬个女人还行。
      真要是遇上能打的,都怂了。
      就像是刚才那个女人,他们几个大老爷们都没有打过一个女人。
      这就是功夫不行啊!
      他那天给骆玉蝶求情,其实就是想到了这点,就是想让骆玉蝶做自己的贴身保镖,钱不是问题,多少钱都可以。
      只是这女人太野了,比他还浑,如果单是吓唬她,那根本就白费,不单没有用,还容易招来一顿打。
      他停顿了一会,将嘴里的牙签呸的吐到地上之后,然后很认真的看着骆玉蝶说,“我想让你做我的贴身保镖……”
      “保镖?”骆玉蝶瞪了他一眼,心想,这男人怕是脑子不好吧?
      打他一顿之后,这男人还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工作,这是赖上她了?
      “不行,我一个女人当什么保镖!”
      “骆玉蝶,你可以,你那么厉害,我就服你的功夫,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像你这么厉害的人,我就要你当!”
      麻贝宗拦住骆玉蝶,不许她走,骆玉蝶深吸了口气,看着麻贝宗一张青春痘的脸涨的通红,因为心急,他说话都结巴了,“你,你别一口回绝,我不白让你当,有报酬的!”
      “你能给我多少钱?”骆玉蝶试探的问道。
      “年薪百万,够有吸引力吧,你说,你跳多少年,才能赚一百万呢!你要是答应了,那这个百万就多了,只要你让我满意,三百万,五百万,都可以!”
      麻贝宗知道先抛出了一个橄榄枝,就看骆玉蝶能不能答应了。
      骆玉蝶沉思了一会,这买卖可以做。
      一年一百万,绝对不少了,看来这小子是真特么的有钱!
      不过,也是够废物的了,一点功夫都不会,胆子还小,给他当保镖,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现在,骆玉蝶什么都想干,只要能赚钱。
      她抿着嘴唇,然后走到他跟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好,什么时候上班?”
      麻贝宗咽了一口吐沫,兴奋的牛眼瞪着,“你答应了?好,太好了,你放心,我爸爸那,已经给你说好了,他以后不会再找你麻烦了,你跟着我,保管谁都不敢动你了!”
      骆玉蝶虽然答应了麻贝宗給他当保镖,但是她后来也提了条件,就是不会二十四小时跟着他,但是可以保证,随叫随到。
      麻贝宗同意了,兴奋的去跟他那帮狐朋狗友吹牛去了。
      而骆玉蝶觉得自己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坤泰筹备重启绵湖线,走这趟需要注意的问题,还有带多少人,都要详细计划。
      骆玉蝶一晚上收获不小,找了一个老板,又接了一个私活。
      后来想想,还跳什么舞啊!不干了,回家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莫丁去。
      麻贝宗上次被舞娘放了鸽子,不甘心,他就暗中派人去盯梢这个舞娘。
      手下的人一连跟着几天,拍了几张照片拿回来给他看。
      照片中的舞娘虽然没有戴面纱,只是捂着脸朝着身旁的男子靠着。
      男子倒看的很清楚,长的也很英俊,好像是哪个电影明星,麻贝宗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卧底娇妻总裁前任太难撩全集试读章节之第233章 堵小姑娘这事,他以前没少干

      麻贝宗今天来没有带任何兄弟,只一个人赶去小区的绿化带堵着舞娘。
      高矮错落的灌木丛,郁郁葱葱的大树旁边有一个凉亭子,他找到一个好地方,就进去到亭子里等着。
      凉亭后面有一块空地,是小区物业腾出一块地方专门给养狗人士遛狗用的。
      小区是中高档小区,养狗的人很多。
      只是有的业主喜欢带着狗到处遛,产生的狗粪便到处都是,有住户反应后,物业就找了这么一块地方出来。
      手下的红毛都打听好了,说那个舞娘天天下午来这,麻贝宗就满心欢喜的在这等着。
      百无聊赖的麻贝宗坐在石凳上踢着石子,今天只有他一个人来。
      他那些兄弟都被他撵走了。
      堵小姑娘这事,他以前没少干。
      这不是夜总会,一帮人再给舞娘吓到,他一个人就够了,所以就没有让他们来。
      对于自己这么体贴,想的周到,他还大言不惭的感觉自己挺怜香惜玉的。
      突然听到小狗叫声,他朝前一看,远处一个戴着面纱的女人牵着一只小狗来了。
      他紧张咽了一口吐沫,舞娘来了!
      不自觉充满欲望的眼神都发着光了,将脚下的石子一脚就踢飞了。
      麻贝宗站起来,在那斜靠着,然后等到沈甜甜一走进,他忽的从里面蹦出来,“美女,你好……”
      沈甜甜吓了一跳,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惊恐的大眼睛看着这个男人。
      绒球也朝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狂叫,还一个劲的要冲上去咬他。
      沈甜甜吓的不轻,这人是不是认错人了?
      沈甜甜每天都会带着姜世臣送给她的小狗出来遛,小狗圆圆滚滚的很可爱,沈甜甜就叫小狗绒球。
      她的病已经好很多了,每天姜世臣不在家时,她都会出来溜溜小狗,自己也顺便出来透透气。
      她瞄了眼,不认识,然后沈甜甜想离开这,急忙牵着绒球朝前走,而麻贝宗却一步上前就堵住了她的路,“你不认识我了?”麻贝宗恬着脸说。
      沈甜甜捂着面纱,眉头紧皱,心想,这人是谁啊!她好像并没有这样一个朋友啊!
      而麻贝宗嬉皮笑脸的看着她说,“美女,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我是那天找你喝酒的!想起来了吗?”
      他淫邪的一笑,一双不大的眼睛中尽是毫无遮掩的欲望。
      沈甜甜心里一惊,想起来了,就是那天强拉着自己喝酒的那个男人,他怎么找到这来了呢?
      沈甜甜恐惧的盯着面前的男人,满脸的嚣张气焰,而且还有些猥琐相。
      不要脸,都找到这来了!
      这男人在夜总会堵着她,今天又到这来堵着她。
      沈甜甜心里有些害怕,眼神有恐惧还有愤怒,并且刻意和男人保持一段距离,退到一边,就站在了草坪上。
      绒球好像不喜欢这个男人,就一直想咬麻贝宗。
      小狗叫的欢,惹的麻贝宗很不高兴,抬脚就要踢小狗,然后看着沈甜甜瞪着他,他灿灿的收回脚,皮笑肉不笑的说,“这狗怎么还咬人呢!”
      沈甜甜不想跟着他纠缠,而自己一个女的,真纠缠起来,她会吃亏,所以,麻贝宗刚想还说什么,而沈甜甜已经转过身来,朝着来时的路回去了。
      “不遛狗了?”
      麻贝宗冲着沈甜甜喊道,沈甜甜唯恐他会再次追来,吓的赶紧牵着绒球跑了,边跑还边回头。
      而麻贝宗跟着沈甜甜后面大步走着,眼底闪过一丝坏笑,他倒觉得这很好玩,很刺激。
      比那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夜场小妞有个性。
      他也是阅女无数,还真没有遇到过像这女人这样的,这么主动还看不出来他是有心和她交朋友?竟然吓的直跑。
      看到沈甜甜不跑了,她停在门口。
      麻贝宗看了眼墙上的白色牌子,十二栋。
      她一定住这了?
      麻贝刚想跟过去,就看到沈甜甜突然折回来朝着一个男人跑去,然后还冲入了男人的怀抱。
      这男人会是照片上的那个男人?
      看舞娘看到这个男人兴奋的样子,那肯定就是他男朋友了。
      此时,麻贝宗却心里一酸,也只是一会就恢复了,更多的的愤怒和不甘。
      他咬着牙齿,冷凝着眼睛暗骂了一句,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这不是坏他的好事嘛!
      他躲在一棵大树后,阴鸷的眼角一闪,悻悻然的离开了。
      正在这危机时刻,沈甜甜看到了姜世臣,她激动的就跑到他跟前,因为害怕一把就保住了姜世臣,半天都不撒手,她的身体还微微有些颤抖。
      姜世臣被沈甜甜这么热烈的拥抱震惊了一下,沈甜甜自从得病后,一直都很腼腆,也很安静,从来不会这么主动的在外面就抱着他不撒手。
      不过,自己爱的人抱着自己,姜世臣也觉得自己是脑子坏了,还有闲心想别的。
      他抱着她轻声说,“你一直在这等我?”
      沈甜甜的心突突跳了好一会,小心的指着身后的那棵大树,姜世臣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并没有看到什么,然后问她,“怎么了?”
      沈甜甜的脸色很惊恐,好像很害怕一样,眼睛还一直瞄着远处,可是什么也没有。
      沈甜甜也看到了,男人不见了。
      一定是看到她遇到熟人吓跑了。
      走了就好,沈甜甜还四下看了看,眼睛眨了眨,然后拉着姜世臣的手进到单元门里。
      回到家里,这事她也没有跟姜世臣说。
      她想,说了也没有用,姜世臣又不能二十四小时跟着他。
      他已经够累了,她不想因为她的事情让他分心。
      不过,这个男人要是再出现呢,她心里真的隐隐有些害怕了。
      沈甜甜后来就不敢出来遛狗了,就一直躲在屋里呆着。
      这天吃过晚饭,她收拾完之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绒球就趴在她身边陪着她。
      白天姜世臣不在家,这几天好像很忙,通常到凌晨了才回来。
      沈甜甜知道姜世臣现在正在找剧组,说是马上就要有一个大剧组找他,所以他很忙,不能天天陪着她,这些沈甜甜都理解。
      他这么辛苦,都是为了她。
      自从她病了之后,什么也干不了,上次去跳舞的那几天,她还赚了一万块钱,只是后来遇到点麻烦事,就没有再去了。
      正想着,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电话放在桌子上,她起身去拿手机,沈甜甜看到号码愣了一会,是金兰湾的经理米娜,她打电话干什么?
      电话一直响,因为米娜不知道沈甜甜不会说话,当时去应聘时,她写了一段话,说自己感冒了,嗓子坏了,不能说话,然后她会跳舞,就给米娜经理跳了一段舞。
      当时米经理看她的眼神也是很奇怪的,反正她只是来应聘跳舞,又不是唱歌,或者做陪酒小妹,说不说话都无所谓。
      也是看她舞跳的好,人也长的美丽,米经理不想错过这么一个娇人,然后沈甜甜就通过了。
      沈甜甜等着手机不响了之后,才顺着号码发过去一条信息,米经理,找我什么事?
      不大一会,信息来了,你怎么不来跳舞了?
      沈甜甜拿着手机朝着家里的阳台看了眼,然后收回目光想了想,家里临时有事,不能去了。
      那边发的倒是很快,你来吧,我们这里缺人,最近生意好,一晚上都能赚几千,上万的!
      沈甜甜被说动了,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又打出了一行字,好,我晚上去。
      合上手机,沈甜甜看了眼蹲在地上的绒球瞪着像玻璃球一样的眼睛看着她。
      沈甜甜蹲下身子,摸着绒球,跟绒球玩了一会,她就去洗澡,一会准备出门了。
      就这样,沈甜甜又提心吊胆了跳了几天,也没有遇到那个男人。
      ……
      醉仙楼的一间大包房里,里面的客人喝的正酣。
      因为声音很大,路过的客人都侧目看着这间包房。
      此时,麻贝宗和兄弟们在醉仙楼喝酒。
      正喝到高兴处,电话响了,他眉头一皱,接通了电话,那边是一个中年男人急切的声音,“贝宗,你病好了吧,我们今天开机……”
      一个月前,男一号病了,剧组不得不推迟开机。
      “没时间!”麻贝宗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没过一分钟,电话又来了,还是那个人,麻贝宗气的火起,“你还让不让小爷我好好吃饭了!”
      剧务老张急忙说,“麻少爷,你先别挂,你不来,剧组几百号人都等你,麻烦您先过来,一个小时就够了,不占用你多少时间……”
      听着对方几乎是乞求的再跟麻贝宗商量。
      “好,我知道了!”
      然后把手机一扔,继续喊着,喝酒,喝酒。
      挨着他近的红毛听清楚了,就兴奋的问,“大哥,你要去拍电影了?”
      喝酒的兄弟们一听都激动的叫着说,“大哥,带我们去呗,我还没看过拍电电影呢!”
      “是啊,我也想去看看,看看女明星长的漂不漂亮!”
      说完,一屋子人哈哈的笑起来。
      麻贝宗斜眼看着他的兄弟,本还想说两句,后来一听,有女明星,他也动心了。
      想着,还真的来了兴致,酒也不喝了,手一挥,走了。
      麻贝宗坐着自己的奥迪A6,带着自己的专属化妆师和助理,兄弟只带了一个红毛,朝着帝都的剧组翡翠湖影视基地赶去。
      翡翠湖影视基地。
      重新回到帝都的姜世臣依然还是在演艺圈里混,不过他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虽然从前当红时,也赚了不少,从帝都离开后,到现在快有一年了,一直没有戏拍,就是吃老本。
      现在又多了一项支出给沈甜甜看病,沈甜甜的房子被陈子峰给卖了,他们回来没有地方住,他又拿出所有的积蓄买了一套房子。
      但是,即便这样,姜世臣还是很乐观的接受事实。
      姜世臣身份大家都知道了,是郑天宏的私生子,虽然郑天宏死前有意要认他,最终还是被陶琳阻止,没有认成。
      而郑天宏一死,姜世臣就更没有机会进入到郑家了。
      演员这行当都是吃青春饭的,没有了当初的人气,如今即便再次回来,想重新达到过去的高度,恐怕是很难。
      回来后,他想起了孟博,他之前的助理,跟了他三年。
      他给孟博打了一个电话,得知他还在从前的公司,只是现在给亚洲天王当助理兼经纪人,林耐可是正当红,跟着他那是高升了。
      姜世臣说他现在没有戏可拍,有没有合适的角色介绍给他拍。
      孟博知道姜世臣如今已经不是从前的人气明星了,他已经落魄了,已经过气了,就是回来演戏,也没有人看啊!
      不过,好歹自己做过他的助理,而姜世臣对他也很好,既然求到他了,他就给了姜世臣一个推荐,让他去找一个人。
      成不成,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很快,剧组那边回复他,有一个反派的角色,而且是两集就死的,问他演不演?
      其实就是剧组临时找的群演,连配角都称不上的那么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角色。
      可是现在他不挑,只要给他出境的机会,演什么都可以。
      能回来演戏,这就已经成功了。
      演艺圈里都是捧高踩低,他也是这么过来的,如今再回来跟着年轻演员枪饭碗,肯定不会那么顺畅的。
      所以从小角色开始,只要他能坚持,以后肯定会有大的导演找他拍戏。
      这样想,他的心里又多了希望,浑身又充满了干劲。
      虽然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可是他也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命运,他不怪命运不公,什么大风大浪他没有经受过?
      他想起甜甜的遭遇,觉得自己这点事真没有什么。
      不论未来多么难,他都会挺过去的。
      接到剧组通知的报道时间后,姜世臣早早就来报道了,因为今天剧组开机,全部演职员都要到场。
      他直接去找给他打电话的剧务老张。
      剧务总监老张曾经在顶峰娱乐做过剧务,如今当上了总监,算算他干这一行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卧底娇妻总裁前任太难撩全章节试读之第234章 把谁打坏了都不是闹着玩的

      从前的姜世臣虽然是男二号,但是人气和人脉不比现在的二线小明星差。
      那时的他,周围天天都是围着一群套近乎想改变命运的小白。
      后来因为打伤了他父亲后来找的妻子,这女人非要告他蓄意伤害,后来郑天宏出面,才让这事过去。
      虽然没有刑事拘留他,可是影响也是极坏的。
      演员这职业,最怕的就是身上有什么污点,绯闻,后来姜世臣就远走英国了。
      只是一年不到又回来了。
      但是现在想找回从前的风光好像是很难了。
      都对他另眼相看,谁还搭理他啊!
      老张叹息了一声,这种事情在演艺圈太正常了,既然入了这行,就要接受这种建立在虚幻感情上的人情冷暖。
      见怪不怪了,他也没有办法改变。
      不过,自己能管到的,还是凭着良心管管。
      他拿着一个本子,朝着干的正起劲的姜世臣叫,“世臣,你歇歇,不用你搬。”
      然后看着场务,“怎么让世臣搬桌子!”
      “老张,跟他们没有关系,是我自己愿意干的,我也是闲着没事,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姜世臣笑着说道,正说着,门开了,呼啦进来一帮人。
      走在头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花衬衫,黑色裤子,戴着墨镜的男人,身后跟着四个人。
      看这架势,不用猜,就知道是男一号来了。
      “老张,我的休息室在哪呢?”
      男人很傲慢,听上去有些猖狂。
      老张急忙跑过去,指着走廊的尽头那间屋,“就是那间,您去化妆,然后今天正式开机了。”
      男人没有说话,眯着眼睛看了眼周围的人,然后再众人的惊叹中,带着自己的一帮人朝着里面走去。
      姜世臣不觉叹道,自己曾经也是这这样过来的,只是没有他这么夸张。
      他那时候就只有陆乔伊和孟博跟着他东跑西跑的。
      而现在陆乔伊是帝都警司,孟博都已经做了亚洲天王的经纪人了。
      他却是变成了圈子里最不被人看重也是最没有什么存在感的一名群演。
      真是世事弄人啊!
      姜世臣叹息了一声,老张没有看姜世臣,不知道他的叹息从何而来。
      他一直看着走廊的那间休息室,并小声嘀咕道,“世臣你看,这是第一天拍戏,就开始摆谱!”
      姜世臣笑笑,人家有资本耍大牌。
      他从前不也是这样?
      只是自己还浑然不觉,现在看别人这样,才知道自己当时有多愚蠢。
      殊不知别人看了是有多反感你的行为!
      他微微一笑,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刚来这里,还是少说话多干活。
      老张一看时间,都九点半了,男主角进去化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
      大家都在等着他,而且时间都很紧,这个场景拍完,还要去布置下一个场景,按照这个时间进度,那一天也根本拍不了几场。
      而这场地都是租的,是按天算钱的,多拍点场景,也省得大家再跑来跑去的
      可是,这人就是不出来。
      刚才导演助理去催促,也没有作用。
      老张急的直跺脚,正在他准备去找时,男一号才慢悠悠的出来了。
      此时,姜世臣已经被绑在柱子上了,就等着男主角一来就可以开始拍了。
      姜世臣看了眼已经走进的男一号,看着年纪倒不大,二十多岁,青涩一点没有,倒是满身的痞气。
      神色木然,眼神涣散,好像刚睡醒一样,这才是上午就哈气连天了。
      今天,这场戏,姜世臣演的是反派,而被男主角发现身份之后要受到惩罚。
      这场戏也很好演,只要按照台词说完,然后打几下,最后再给男主角几个特写,这一场景就算完成了。
      导演将大意跟男主讲了一遍,可是男主根本就没有耐心听,他连连摆手,“懂了,这我还不会演,容易,看我的吧!”
      导演看他这么有信心,挥手走下来,“那好,我们就正式开拍了!”
      等到各部门都准备好,然后男主上场,青丝飘飘,穿着白色长衫,手拿一把扇子,闲庭信步的出来了。
      走到姜世臣跟前,当姜世臣一抬头时,麻贝宗愣住了。
      虽然演员穿着古装,但是脸上也没化什么浓妆,基本上就是本人本色出演。
      他长的很帅气,可以说是很英俊了,就是感觉熟悉,不觉狐疑,好像在哪见过?
      麻贝宗斜睨着眼睛,用扇柄拖起他的脸,仔细一看,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舞娘的男朋友吗?
      他手机里现在还有他的照片呢!
      在一想,他又想起来了,要不然说像哪个明星呢,再一看这张脸,前段时间帝都的文娱报纸的版面上都是这小子的正面照。
      就是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郑天宏的私生子,一个二线明星。
      出了事之后就跑国外去了。
      现在又回来了,这太特么的巧了,竟然跟他在一个剧组。
      这难道是老天都给他机会,让自己好好收拾收拾这小子?
      既然都绑上了,那还等什么啊!
      麻贝宗阴鸷的眼角一闪,顿时也来了精神,他对着后面的导演叫道,“导演,开始吧!”
      电影《侠盗》第一场,第一景开始了!
      男主角说完台词,导演在镜头里看着,眉都拧着,这都什么玩意?
      这就是关系户塞给他的男主角?
      虽然有时候演技比脸重要,但剧本要求的是一个绝世美男子,但是男主角好像并不太符合剧中人物的气质。
      一个绝世大侠,硬生生给让男主角演成了一个江湖流氓,泼皮无赖的感觉。
      导演也是连连摇头。
      没有办法,谁让他是男一号呢。
      而且身后还有人,投资商钦定的,连老板都不敢说什么,他更惹不起啊!
      到了男主打配角的时候,虽说演戏要逼真,但打戏,能借位就借位,打也是假的。
      十分力,只出个一,二分就够了。
      毕竟把谁打坏了都不是闹着玩的。
      而男主看起来很随性,看着被绑着的男配角,阴狠狠的上来就是一个巴掌。
      而那声音,真是清脆,导演都愣住了。
      一巴掌不够,又打了一个,那可是真打,把姜世臣都打蒙了。
      导演急忙喊停,到跟前一看,姜世臣演的武士嘴角都流出鲜血来了。
      他被绑着,又不能动,而这场戏也是有这个动作的。
      导演不敢说什么,可是毕竟是拍电影,把谁打坏了,他也要负责任的。
      看着站在那还挺骄傲的麻贝宗说道,“贝宗,你看,我们虽然是要打,但是,也不能真的打……”
      “导演,不真打,那不是欺骗观众吗?”麻贝宗瞪着眼睛看着导演。
      导演被噎的是一愣一愣的,站在那干瞪眼。
      要说麻贝宗这人根本就是没有长兴,他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喜欢拍戏,他老爸有钱就投资了这部电影,请他当男主角。
      可是他根本就是半吊子,不懂演戏不说,还自作主张瞎胡闹。
      这么久才开机就是因为他一再说没有时间,后来又生病,才一拖再拖的。
      导演又耐着性子说道,“你说的对,但是,有时候这演戏也不能太真,打是可以,但是不能打的太狠了,要是打出血了就不好了……”
      “我也不是想打出血,不就是为了演的逼真点嘛!”
      导演和在场的人都看的清楚,他这动作还有出手的力度,怎么看也不像是假的。
      看导演气的不说话了,麻贝宗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闪而过。
      他盯着低头不语的姜世臣心说,打的就是你,今天小爷还没打够呢!
      导演都被他说的噎住了,半响才说,“借位打,只要手扬起来,示意一行就行。”
      导演看了眼姜世臣,心里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他也认识姜世臣,当然知道他的过去,可是即便现在如此落魄,那也不至于混成被人上来就打啊!
      姜世臣冲着导演笑笑,当然明白导演眼神中的含义,是怕他有什么意见,不就是一巴掌吗打不死!
      演戏不付出点辛苦,怎么能演好戏呢!
      可是,姜世臣哪里知道,麻贝宗就是故意的,他是针对他的!
      此时,姜世臣被绑着很久了,又不能动,也就不能摸一下流血的嘴角。
      不过,他觉得这点伤没有什么。
      为了安慰导演还笑了一下说,“导演没事,接着拍!别为了我,耽误戏。”
      导演没有想到,曾经的大碗竟然委曲求全的甘愿被打都毫无怨言。
      他叹息了一声,挥挥手,“接着拍!”
      这麻贝宗还不忘来一句,“你看吧,人家演员都说没事!”
      麻贝宗一脸无所谓的态度。
      既然挨打的都没有说啥,那导演就更不能说什么了。
      这场戏接着拍,镜头对准演员,然后推进,男主角对着反派大骂了一通,然后要拿出鞭子抽。
      拍戏用的鞭子虽然是道具。
      但是也不能太假,透过薄衫抽打在身上也会很疼。
      麻贝宗扮演的侠士拿起鞭子就开始朝着姜世臣身上抽去,左边一鞭子,右边又是一鞭子,他是左右开弓。
      主角虽然只是有一个镜头是背对着摄像机的,可是姜世臣看的清清楚楚,他的脸很狰狞,好像跟自己有仇一样,瞪着眼睛狠狠的打他……
      现在镜头对着姜世臣,他不敢做什么别的表情,即使心里觉得不该这么打他,可是还要按照剧本演。
      因为这个镜头要表现出他很痛苦就可以了,不能表现出其他跟镜头没有关系的表演,否则又要重拍了。
      疼,他忍了,只要这场戏拍完他就可以早点拍下一场了。
      忍着剧痛,他抿紧了嘴唇,低头不语。
      鞭子的抽打使他感到丝丝的痛,让他嘴角扯出了一丝苦笑。
      怎么会想到,自己做演员做到这份上,不单是配角,还要被打。
      直到导演喊停,麻贝宗才停,可是并没有走开,却是冷冷的看着姜世臣。
      一般演过了对手戏,如果是自己的失误或者是不当的动作伤到了跟自己演对手戏的配角。
      有点良心的都会在镜头结束后跟配角道个歉,或者是说点好话。
      虽然是配角,可也要人来演。
      但是,麻贝宗却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没有打够一样盯着姜世臣冷冷的看了眼后就扬长而去了。
      终于拍完了,剧务老张赶紧过来给姜世臣解开绳子。
      被绑的太久了,姜世臣的胳膊上都有了勒痕,嘴角还有鲜血,一动,浑身疼。
      那是被鞭子抽的。
      一场戏下来,姜世臣是遍体鳞伤了。
      老张也只是在心里感觉这男主角太过分了,可是又不能说,自己只是剧务,连导演都不敢说,他更不能说什么了。
      而再看姜世臣,他却像没有事似的,对着老张笑笑,“没事,接着拍下一场戏。”
      一场戏反复拍了一个小时,姜世臣就要多挨打,但是他都咬着牙挺过来了,
      可是男主角拍完这场戏就走了,说是出去吃饭。
      剧务说还有下场戏呢,麻贝宗叫道,“下午的,我累了,要休息!”
      而后走出了片场,就像是走江湖的人一样,横冲直撞的带着他带来的那个红毛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翡翠湖影视基地。
      留下干瞪眼的剧务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主角走了,这戏也就没有办法拍了。
      只能等着他回来了。
      姜世臣走到一个角落,看那有一张马扎凳,他就坐下去了,刚才被打的太狠了,一动浑身都疼。
      他现在又不能走,因为他还有一场戏。
      虽然男主角不在了,那他也不能走,等男主角可以,别人可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所以,他先休息一会,拿着自己带来的水壶,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等着下场戏的开拍。
      谁知道,这一等就是半天。
      直到下午四点多了,男主角才和那个红毛头发的看着像个小混混一样的小男孩回来了。
      嘴里还叼着牙签,斜睨着眼睛瞪了眼坐在那休息的姜世臣。
      冷哼了一声,又回到了片场。
      姜世臣看着气哼哼离开的男主角。
      不知道男主角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友好。
      他今天并没有抢他的戏,也没有拖男主角的后腿。
      配合的还是比较好的,可是为什么他就是针对自己呢

      推荐理由

      卧底娇妻总裁前任太难撩,各种打脸情节,让人看得停不下来,文中满满的幸福感。不容错过的优质作品,力荐!

      评论

      0/12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热门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