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强嫁(苏小乔)全文完结阅读

强嫁(苏小乔)全文完结阅读

  • 分类: 悬疑推理
  • 更新时间: 2020-03-17
5( 共226人评分 )
APP阅读

他眯着眼笑,又道:“可是王爷,那苏家嫡长女……本就是王爷的未婚妻,若非是后来那桩事,苏姑娘又岂会许配给了丞相府长公子王羲……”其实,魏总管很想说: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定要抢过来!很少有人知道,在萧靖庭还是太子的时候,苏家的嫡长女就被指名许给他,可惜了,萧靖庭离开京都时,苏小乔还在襁褓之中,婚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魏总管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十岁的萧靖庭抱着粉色的襁褓逗那个小女娃的样子。

强嫁(苏小乔)免费章节阅读

“皇上!骁王殿下入城之时惊了马,幸而被定北侯府的苏姑娘所救,不过王爷虽未坠马,却也当场吐血,此刻已回骁王府调养。方才骁王府派人送信过来,骁王殿下病体沉疴,近日内只怕是下不了榻,无法入宫请安。”宫人尖锐的声音在御花园响起。

景德帝四十出头的光景,已至中年,但容貌俊朗。

萧氏皇族的男子似乎都有得天独厚的容貌,鲜少有容貌丑陋的皇家子嗣。

景德帝面容微沉,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当年是他废了萧靖庭的太子之位,也是他将萧靖庭发配边陲,再者,萧靖庭体弱多病之事,早就是满朝皆知,景德帝并未太过惊讶,片刻后道:“传朕旨意,自今日起,太医院每隔一日轮番前去骁王府,给骁王看诊。”

此言一出,席位上太子忽然一怔。他和如今的皇后对视了一眼,母子二人心照不宣,眼中异色一闪而逝。

骁王一直被景德帝放在边陲自生自灭,这回突然召见他回京不说,还特意命了太医院给他医治,这其中的意味,在场后妃和官员们不得不多想。

宫人应下,“是,皇上。”

景德帝似乎想起一桩事来,对苏北彦道:“苏爱卿,你那女儿,朕倒是格外有印象,有其曾祖母之范啊。”

苏小乔的曾祖母,便就是曾经赫赫有名的巾帼女将军,是整个大梁女子都敬仰万分的人物。老人家仙逝那年,举国哀悼,场面百年一见。

苏北彦眉头微拧,起身抱拳,“皇上过奖了,小女自幼顽劣,此番能侥幸能救骁王殿下,臣亦是震惊。”

太子一党,自然是和骁王对立。

苏小乔那丫头救了骁王,岂不是拉着整个定北侯府与太子一党站在敌对一面?

苏北彦俊脸微冷,看了一眼身侧的夫人---卫如意。

卫如意攥紧了手中的锦帕,因着在宫宴上,她并未多言。内心却是一阵不安:小乔那傻丫头,招惹骁王作甚?

……

给骁王洗尘的宫宴并未继续下去。

王羲赶到东宫时,太子的脸色不甚好看,王羲自然知道是何缘由。

“殿下……”

王羲话音刚落,太子一个甩袖转过身来,“怎会有人能制服那匹疯马?孤明明命人下了狠药!别说是区区一个苏小乔,便是十个大汉也制服不了!”

王羲额头溢出三条黑线,他今日可是亲眼看见苏小乔并没有花费多少功夫便救了骁王。难道苏小乔的力气,比十个大汉还要厉害?他好歹也是人称“玉面郎君”的京城第一公子,如何能娶那样一个粗鲁的女子?!

见王羲面色凝重的思考着什么,太子更是怒不可揭,“自己的未婚妻,你自己管好了!”

王羲,“……”

苏小乔寻常蛮横也就罢了,却是关键时候坏他好事!如此一想,他早就和月儿暗中有了私/情,也不觉得愧对于苏小乔了。

“是,太子殿下,我知道了。”王羲心情郁结,但究竟因何缘由,好像他也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

……

骁王府。

这座宅子原本是前朝一位亲王的府邸,因着萧靖庭自幼便离京,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封王,自是没有专门的府邸。这宅子是景德帝临时赐给他的,里面尚未彻底修葺,很多地方还保留着原来主子的痕迹,院中绿荫匝地,虽是陈设古朴,但并不显陈旧。倒是有种时光留下的深幽和庄重。

萧靖庭在圈椅上落座,身子稍稍倾斜,姿态慵懒的倚靠着,一身雪色锦缎衬的公子如玉,皎皎如月。毕竟,并不是一般人敢暗中造谣自己是“千年一遇美男子”。

堂屋内除却萧靖庭的心腹之外,没有旁人。

魏总管是先皇后跟前的老人,自萧靖庭出生之后,便是由他照料,算是萧靖庭身边德高望重之人了。他五十出头的年纪,笑时双眼总是眯着的,给人谦和之感,但实则最是狡猾黑腹。

“王爷,定北侯府苏家掌三十万精兵,若是能为王爷所用,但简直是***添翼啊!老奴听闻苏姑娘今日当街抱过王爷?不如以此为借口,恳请皇上赐婚?王爷如今二十有三,也该成个家了。”魏总管为了萧靖庭的终身大事,可谓是操碎了心。

萧靖庭好看的唇微微一扯,哼笑,“……苏家是武将之户,苏家女眷一惯雷厉风行,那位苏姑娘今日当街救人,并无行径欠妥之处,以此为借口,只怕父皇非但不会赐婚,反而会质疑本王目的不纯。再者……苏小乔有未婚夫。”

男人眸光微动,有什么情绪一闪而逝。

魏总管怔然,自家王爷活了这二十三年,还是头一次被姑娘家抱了,男子的清白也是很重要的啊,难道不应该趁机让苏姑娘负一下责……

他眯着眼笑,又道:“可是王爷,那苏家嫡长女……本就是王爷的未婚妻,若非是后来那桩事,苏姑娘又岂会许配给了丞相府长公子王羲……”

其实,魏总管很想说: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定要抢过来!

很少有人知道,在萧靖庭还是太子的时候,苏家的嫡长女就被指名许给他,可惜了,萧靖庭离开京都时,苏小乔还在襁褓之中,婚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魏总管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十岁的萧靖庭抱着粉色的襁褓逗那个小女娃的样子。

萧靖庭半敛眸,手中茶盏腾起的水雾,遮住了他眼底的神色。从魏总管的角度去看,他家王爷的薄唇微不可见的动了动,似笑非笑。

这时,萧靖庭的心腹北云道了一句,“王爷早就预料有人会对马匹做手脚,此番虽然暗中制止了对方的计划,但好歹也让踏雪“意思”了一下。只不过,苏姑娘当众救了王爷一次,太子一党会不会怀疑上苏家?若是太子和苏家起了罅隙,咱们也能从中获利。”

“踏雪”便是萧靖庭的坐骑。

而今日疯马事件,不过只是他演的一出戏。

只是没有料到,半路会杀出一个苏小乔。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萧靖庭的唇角又玩味的勾了勾。须臾,男人磁性好听的嗓音淡淡道:“从本王私库取几样女儿家的东西,送去苏府,就说是本王对苏姑娘的谢礼。”

这才对嘛!

魏总管立刻笑眯了眼应下,“是,王爷!老奴这就去办!”送女儿家的东西?啧啧~他家王爷也很懂呢!

……

定北侯府,苏家。

苏小乔才刚在闺房歇了片刻,下人疾步过来通报,“姑娘,侯爷和夫人从宫里回来了,侯爷心情不好,让姑娘速速去前厅一趟!”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