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学霸是不是弯了(孙琪小说)导读

学霸是不是弯了(孙琪小说)导读

  • 分类: 校园小说
  • 更新时间: 2018-10-24
3( 共8人评分 )
APP阅读

完整版学霸是不是弯了(孙琪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导读上线,今年是孙琪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岚城中学的希望,家中父母的期盼,都是学业上的压力,压力即动力。 在学校,老师给她布置任务小心翼翼,回到家,梁青眉的动作也是静悄悄的。 学习的时候很安静,和人聊天没有任何冲突,日子过得很稳。

学霸是不是弯了全文阅读

唯独手机还有个特殊待遇。
孙琪点着灯写模拟卷,手机震动了起来。
小笼包:可怜,弱小,无助!
孙琪没有放下笔,左手快速打字。
-怎么了?
小笼包:要上大学了。
孙琪下意识打出一行字:回国了?
眼皮一跳,她删掉原话。

学霸是不是弯了在线阅读21章

好好休息,明天你要去注册了。
柳书苒掩嘴偷笑,正经回她:我刚回到岚城,正好周末你在家,我要一步一步从机场走去你家!
孙琪丢笔,将电话打了过去。
“在哪里的机场,我去接你。”
依然是印象里平静语气,夹着翻书的声音。
柳书苒没有料到对方这么果断,听着她的声音有些脸红:“算了算了,我这里超远。”
孙琪笑了笑:“你也知道远,怎么还说走过来?”
“我太久没见你了。”柳书苒声音委屈,又带着点撒娇意味,“学妹,我等会让司机送去广场,你出来请我吃饭吧。”
孙琪看了眼时间,晚上六点,她答应了。收拾书桌,即刻出门。
这番长久分别的重逢,带了些小局促。
——————
岚城广场还尚且有节后气氛,悬灯结彩,笙箫人乐通衢街巷。
高挑女子逆着光,两手放于外套口袋,静静站于灯下。夜景映着侧颜,眼帘微阖,轮廓温柔,路人落来的视线也不由得变得亲切。
不多时,一道纤细人影很快出现在马路对面,且招手欢快。
“孙琪!看我,我在这儿!”
柳书苒笑得动人,嗓音清澈。
她这次穿着棉质的白色无袖,素蓝的牛仔裤,脚下白色板鞋,显然轻装上阵。
长发又用绳子随意绑起,发尾服帖垂顺,随她动作微微晃着。
孙琪趁着绿灯穿过人行道,就被柳书苒连同胳膊一同圈住,抱了个满怀。
“呜呜,学姐终于见到学妹了。”
孙琪有些哭笑不得,顺势摸了摸对方的头发:“咱们不是经常视频通话麽。”
“那也不一样呀。”柳书苒把人给勒紧了,才不舍的松手,“而且只有一晚上能和你玩,明天又得坐动车去新学校。”
“走吧,先去吃东西。”实在人先说实在话。
孙琪将人带去本地颇有名的美食街,名字中规中矩叫滨江路,却是接地气的一块地,大排档店面很多,露天的烧烤摊、油茶夜宵店香飘四溢。
柳书苒看了一圈,兴奋道:“感觉很像唐人街。”
“说反了,是唐人街像这。”孙琪笑道,“这里头的东西才是最正宗的,你想吃什么?”
柳书苒早就眼尖的扫了几家店,这会抬手指了几处:“吃这个炒面!然后还有那家煎饺,爆蛤蜊也不错,烧烤也好香!”
孙琪眉头蹙了下:“怎么都是油炸类。”
“这些都好吃呀。”
柳书苒回头,见着孙琪纠结的表情,顿时嘴角耷拉下来,“你不给我吃吗?”语气端的十分委屈。
“汤粉类也挺好吃的。”
少女眼里水盈盈的:“可我就想吃烧烤,吃煎脆的东西。”
“晚餐吃这些对皮肤不太好,会长痘。”
“就这一晚上,我又不会常吃。”柳书苒抱着她的胳膊,兮兮道,“吃嘛,就吃这一次,好不好呀?”
“那就...随你。”
柳书苒闻言,当即秒收苦脸,转而笑起甜酒窝,一溜烟跑去那些个串烧摊。
转眼工夫,柳书苒就怀抱着一袋不知哪儿来的炸鸡排,站在烧烤摊前,拿起一堆串的生羊肉、肥牛、鸡翅、地瓜片、臭豆腐……样样来十份,看得烧烤老板瞠目。
柳书苒殷勤地将盘子递给老板,笑得明媚可爱:“大叔,麻烦您了,我先去其他地方逛一会,你记得帮我打包呀。”
“哦,好,好嘞。”
……
孙琪只是在小吃店点了一碗油茶,坐在座位看着外边忙碌穿梭各店的人影。
令人难以想象,那是刚从时差国坐飞机回来的未来女星。
近一小时的折腾,柳书苒歇了。
孙琪扶着她:“买的够多了,去步行街找家奶茶店坐一坐。”
说这话的时候,柳书苒忽然停了下来。
“吃鸡大战?”她口中念念有词。
孙琪抬头,俩人正好处在天盛网吧楼下,这会门口立了一块牌子,上头写着几项活动。
柳书苒盯上其中一块内容,嘴里的食物掉进袋子,“第一名奖励,全场零食免费吃...”这是在家里完全享受不到的天堂福利。
孙琪看完了内容,问她:“你想玩绝地生存?”
柳书苒好奇眨眼,摇头道:“我不会,那是啥。”
“绝地生存就是上面写的吃鸡游戏,一百个玩家即可开赛。”
“一百个人比赛吃鸡?”
“逃杀生存游戏,一百人中活到最后的玩家,俗称吃鸡了,国内很火。”
孙琪上辈子打工的颓废时间,就是在玩这款游戏。
“你会?”柳书苒逮到了点。
“上手快,你也可以。”
“很容易嘛?”
“自然,开场跳伞摔死就成。”孙琪嘴角弯起。
“那我们快上去试试!”
孙琪立即拉住她,蹙眉道:“网吧环境不好,你回去可以用自己的电脑下载再玩。”
“不要,就在这家看看!”
又来了。
柳书苒双眼十分诚恳地与她对视。
孙琪察觉不对劲,再看了一眼那块牌子的名次区域,神色有些复杂。
她的重点哪里是玩游戏,恐怕奖品才是真实目的。
“步行街也有零食。”
“这儿是免费的,能帮你省钱。”
孙琪实话道:“钱不是问题。”
少女登时眉目泛起怜光。
“这么想上去?”
柳书苒认真点头,郑重其事。
孙琪脱了外套,里头是白衬衫。
“你穿上。”
柳书苒有些羞涩道:“怎么又给我穿外套,我一点儿也不冷呀。”
孙琪把话说完:“你穿上外套,然后戴上衣帽,网吧多是男生,你露脸不太方便。”
“那你怎么就方便了?”
孙琪将绑紧的短发散了,松掉衬衫顶端扣子,再袖子捋两折,现出黑色运动腕带,手臂上的隐约青筋昭示着体质。
眉梢带出风流,眼角锐利,再是高个子的魄场逼仄,平日温和的女子形象半点不在。
好生英气的女子,孙琪变成不好惹了。
这类风格自己并不喜欢,但上辈子莫名就这样。
“我很方便。”她替柳书苒戴上衣帽,“你这么想上去,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赢一些零食。”
柳书苒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嗯...好的。”
孙琪看出对方的怪异,赶紧解释:“我这样子,是为了应景。”
“我懂。”脸红了。
网吧主厅鱼龙混杂,便是键盘敲击的嘈杂声,伴随各类粗鄙言语,完全是柳书苒没见过的世面。
孙琪带着她转去无烟区。
好不巧的是满座皆人,眼下是没空位了。
首座一名男生绷着脸,正在操作电脑角色,屏幕前被人打了个响指。
男生一个手抖,游戏里的角色挨了两子弹。
仲博气结:“谁啊?”他冲冲回头看清来人,登时噎住。
“老学委,你...你咋变样了。”
孙琪居高临下盯着人,手肘支在座椅上,简直一副黑社会御姐找茬的模样。
仲博呆呆看着她,视线又慢慢挪去一脸坏笑的柳书苒。有个词语浮在脑海:
……大哥的女人。
孙琪摘下他耳机,蹙眉说道:“快高考了,你还有心思泡网吧。”
“咳,我这是放松放松。”
“你家里没电脑麽。”
“我就是,是图个氛围嘛。”仲博笑着站起身,转移话题,“嗳,柳学姐,柳明星,你咋也来这地方了。”
柳书苒老实回答:“来吃鸡。”
“啊...啊?”
晴天霹雳。
柳书苒被他“啊”得疑惑,歪着头想了想,还是说:“来吃鸡啊,我没说错。”
“卧槽,”仲博听着凌乱了,“卧...槽......”
电影里的形象反差跳到了现实,让他反应不过来。
“你泡网吧的事,怎么和老师说。”孙琪的话拉了一把他的意识。
“我,我下机,立马下机。”仲博离开座位,讨好说道,“只要别说给我老班听,啥事都成。”
“不用下机。”孙琪俯身,指尖在键盘上一阵操作,动作熟练得麻木,立马换了一套键位。
“呃,学委你这是,做什么。”仲博愣怔。
孙琪波澜不惊:“借你的电脑和账号。”
柳书苒点头,拍了拍他肩膀重复道:“借电脑,借账号。”
“啊?”
仲博又“啊”傻眼了,这回是低声嚷道:“你这不也是泡网吧麽!不厚道啊,让老师怎么看你。”
孙琪看向他,笑得意味深长:“我们一同告状,你和我的班主任会信谁。”
“...你赢了。”仲博有些无言。
孙琪看了眼仲博乏力的战绩,问道:“这家网吧怎么计算名次成绩。”
“我去,你们还真是来吃鸡的啊。”仲博满头黑线。
“是的,这里实在吵得很。”孙琪拿起耳机,“你快些明说。”
往时的面无表情是淡定,换成现在,是戾气。
仲博在气场上就真怕了,依言回答:“学委,你直接排就行,对手都是这个网吧的人。但是老板雇了个压场战队,不可能拿到前十名次。”
孙琪听着安安静静,将仲博的残血角色换了一把枪,技术娴熟,压枪准确,拉枪稳健,无狙模式完美击毙两名玩家。
仲博闭嘴了。
柳书苒看不出啥操作技术,就看到死了俩天盛战队前缀的玩家,她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战队?”
仲博抽着嘴角,僵硬说道:“是。”
“那还等什么,”柳书苒搡着他,欣喜道:“我记得活动写着打死战队有十元额度,我们快去拿零食!”
仲博栽了,乖乖掏出机卡:“去前台报号码就成,我们是76号。”
不到半分钟,柳书苒只拿着两袋脆豆跑回来了。
“这里的冰箱有好多哈根达斯!”她带着一身清爽,理所当然道,“我算了算,不够买完雪糕。学妹,你再多打几把,第一名就是免费啦。”
仲博:“……”
吃鸡是过家家游戏?
连续三局绝地,仲博的屏幕都跳出“大吉大利”字样,旁座的凑来,路过的停步,皆是呶呶围观,平日网传的大神超化操作近在眼前,长相又格外出众,不禁怪异起是哪里来的职业选手前来踢馆。
这个能远苟能近刚的单排家伙,让网吧开始骚动,隔间有人接连被杀,急扯白脸地大吼:“是哪个神仙这么不要脸!?”

学霸是不是弯了在线阅读22章

毕竟这个游戏是曾经压抑时段的自我消遣,颓了她几年精力。
孙琪没有在网吧继续待下去,围观的家伙太多,考虑到柳书苒的安全,她带着人,人带零食,即刻离去。
这一晚虽是俩人重逢的说法,大部分情况却是孙琪看柳书苒胡吃海喝,简直毫无节制。
柳书苒手里拿着串烧,嘴里还含着芋头酥,孙琪拿着纸巾替她细致擦着嘴唇油渍,路人乍看,还以为是位多么疼惜妹妹的女子。
孙琪擦净柳书苒的脸,将她的鬓发捋去耳后,抽着唇角说道:“你真能吃。”
吃得多还不胖,简直活例子的女性阶级敌人。
一阵刻意为之的哼嗽声响起。
孙琪再抬眼,就见着了一脸恹气的陈丰。
她表哥也不知何时站在周围,只撇来一眼,眼神又落在了柳书苒身上,而自个身侧却亲昵贴着一名女生。
此女子身形偏矮,染黄的蓬松头发,刘海厚重,只能见着那张嚼着黏糖的丰腴嘴唇,又穿着另类,教人难以分辨年纪,倒能明眼瞧出一点儿吊郎当,从站位来看显然对陈丰有着好感。
“表妹,你今晚还玩得开心啊。”陈丰露出痞笑。
孙琪亦是笑了笑:“是的。”
“她是你表妹?”黄发女子说的含糊不清,便将黏糖吐了出来,“长得不错啊。”
孙琪轻蹙了蹙眉。
记起有个表亲因到处招惹女性,私生活混乱,惹了一身风流债,想必指的就是眼前的陈丰。这风流对象还挺低廉的。
“你胆子肥了吧,赶在高考前去网吧。”陈丰继续将话说给孙琪,脸上的笑多了一份奸逞,“没想到会被我看到吧。还什么学校代表家里希望,代表去网吧打游戏?”
“我这是放松放松。”孙琪将仲博的话搬来用,说得毫不在意。
没料到对方跳过狡辩,承认得坦然,陈丰忽地一时语塞,又恼着声嗤笑:“一个读高三的去网吧,说出去真丢人啊。”
“表哥这话让我困扰了。”孙琪闲适说道,“你高三时候去的次数多得难以累积,岂不是人都丢没了。”
这话是猜的,却猜了十准,陈丰表情略微扭曲,理由又接了一套:“我是男的,男生去网吧,当然比你安全啊。”
“我目前与你相比,也不见得哪里像比你好欺负的人。”
此话很真实,陈丰并非什么健壮人物,面相看着瘦虚,倒是孙琪身架精神,不像可随意欺压的人物。
陈丰被一番打量的眼神弄得愠怒,又指着柳书苒:“你还把别人姑娘一齐拉去网吧,存心害人是不,要脸吗?”
柳书苒在一旁听得半懂半雾,没有作声,这会见人指过来,微微眯着眼,接话:“这位朋友,误会大了,是我拉着孙琪进网吧,而且又和你有什么干系?”
这番话说得顿时让陈丰没了找孙琪茬的理,又转念瞧见心心念一路的***和自己对上了话,便故作姿态地抹了把发际,痞着笑脸说道:“原来是小姐你带着孙琪去玩,那关系可大了。”
柳书苒歪头不解。
“他是我表妹,你这样做会叨扰她学习啊,是要对我家人负责,对我负责的啊。”
孙琪眼神瞬间冷成冰碴,透着隐晦的危险。
“陈丰,注意说辞。”
“呦,阿琪表妹,气得还直呼我名儿来了。”陈丰更笑得咧嘴,人如其母脾性,“我也没说什么损话啊,说白了,我就想约这姑娘,既然你俩好,不如也带上我好呗。”
此话出口的下一秒,男生后脊遭了一记猛击,陈丰痛的眼前一白,往前重重跌地。黄毛女孩吓出惊叫。
孙琪将柳书苒腰部一揽,灵敏侧身,反应极快地躲了这厮。
“你算什么东西?”浑厚的嗓音来自身后的墨镜大叔,面目沟壑,嘴唇凶抿,一副黑道练家子模样。
司机大叔收起脚,利索地拍净皮鞋,且走到柳书苒面前,刻板说道:“小姐,该走了!”
柳书苒还尚在孙琪怀里,这会抬眼看见墨镜司机一脸凶恶,是势必带人离开的架势。
柳书苒低下头皱眉,冷眼睨着哀嚎的陈丰。
她圈紧孙琪,轻声细语:“我得走了,一晚上就这样没了。”
“你先回去吧。”孙琪拍了拍她的背部,淡淡说道,“刚才他说的话,都忘了。”
“我一个字也没听***。”柳书苒抽身,抱着胸撇过头,生气哼道:“这家伙真幼稚。”
司机对孙琪眼熟,只生硬地点下头表示致意,再不由分说地带着柳书苒迅速上车,真是尽职尽责。
待到少女身形隐去,孙琪才得空瞥了眼还未痛回意识的陈丰。
然而这阵风波并未平息过久。
第二周的活动课,夏零在操场找着跑步的孙琪,一照面就说起仲博吃鸡那档事。
她扶着孙琪的肩膀,笑得直不起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你笑什么?”孙琪不解。
“笑死我了,一堆知名战队找上仲博,求着他入队,还分了批队员找他电竞,”夏零乐不可支,捂着抽搐的腹部说道,“网吧录屏都把人封神了,吓得仲博戒了这破游戏,噗哈哈——”
夏零笑得没形象地仰头,忽然被孙琪压着后颈,按下头躲了一颗横空飞来的篮球。
“嚇!”夏零只觉后脑勺凉凉,再抬起头看见飞远的球,她凶悍地看去篮球场。
球场上的人哪里敢招惹市长女儿,摆着无辜脸,无声指了指后方。
夏零顺势转头,迎面撞上七八个叼烟的青年。
这类形象绝不会存在于贵族学校,明显是靠歪门邪道混进来的社会痞子,各个凶神恶煞的。
最当先的则是那黄毛女子,綽携一根棒球棍,一脸挑衅地步步上前。
夏零从小到大怎会怕这样的人,这会察觉来者不惧,大半家伙的个子矮于她和孙琪,便惹嫌笑道:“从哪来的小学生,门卫咋回事。”
夏零正说着,那根铁棍猛地划出一道狠劲,泛凉的末端直指她鼻头,后边的青年则咬着烟威吓道:“滚开!别挡季姐的路。”
“口气好大啊,”夏零慢慢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挑了挑眉,“没吃过芹菜麽。”
黄毛女子应该就是青年所说的季姐,这会用铁棍拍了拍夏零的脸颊,出口尽是警告语气:“叫你让开,耳聋了?”
夏零对于找茬的本就暴脾气,眼下被这个小动作挑恼了,一把抓住那根铁棍,怒得跳脚:“他娘的香肠嘴!我看你不想在岚城混了。”
季姐个头小,力气非凡,听了这绰号话,她眼睛瞪得大圆,蓄着臂力就将棒球棍狠戾挥向夏零。
孙琪于身后将人一拉,堪堪让夏零躲了致命棍击。
这一下子,已经昭示了季姐这伙人的凶残。
“***…”夏零心有余悸摸着脸,这帮人还真不想混了啊。
“你等会,先注意安全。”孙琪示意夏零冷静。
孙琪见过这黄毛季姐,之后才知是陈丰的女友,她走上前,声音清冷道:“刚才我不及时,你们就要重伤了我朋友,是要承担刑事责任。来这鲁莽闹事,只会受到处罚。”
季姐耸肩,毫不在意:“我打过多少学生了,有哪个校长敢惹我呢。”又举起铁棍顶在孙琪腹部,“你害我男人骨折,今儿就事论事讨个理。”
“你男人?”孙琪对这个称呼报以一笑,“你想讨什么理。”
季姐不耐烦:“很简单,把你手脚也打折。”真是措辞暴力。
孙琪木讷摇头:“那自然不行。”
夏零忍了又忍,这会忍不住握拳:“干!你还真不怕死,在我这里打谁都不行!”
“臭丫头你算老几?”
夏零自认在岚城谁人不知,这香肠嘴好不识相。
“你姐姐我…!”
“别和我废话了。”季姐打断她的下文,耐心已经快没了,她仰着下巴,便是抬手。
这手势作起,一众青年从兜里掏出折棍,气势汹汹,显然是要动手了。
有混混早双眼奸贼地盯着夏零,钻着空隙将折棍狠狠抛掷,直甩向夏零头部。
孙琪见着***,只得迅疾平推,这次反应跟不上那股劲,仍是让夏零的右脸挨上一棍,撞得骨疼。
夏零吃痛的面色纠葛,惯力疾退几步,忽然被人扶了住。
“这是怎么回事?”冒出来的谭雪已经歪了眼镜。
季姐瞧了过来,瞧见是个年轻教师,喝道:“都先弄大的!”
这一声实在太凶,夏零看着那堆冲上前的流氓,倒吸口气:“卧槽!”她下意识扑倒谭雪挡着。
孙琪见状也知道局势崩了,只得硬头迎上。
冲在前头的青年皆是高瘦体型,孙琪微微低身轻巧绊倒首当其冲之人,再是擒住第二者后颈劈昏眼,又綽推其余人下腹,面部跌地,再抬膝接上,撞捣眉心,登时天旋地转。
铁棍破风挥甩而来,孙琪才惊险躲过,她蹙紧眉,这季姐手臂粗壮,力气威猛,自己只得规避那霸道的棍棒位移。
她旋身夺过一名青年的折棍,且屈臂后击偷袭的,再抬腿借力,给正面来一下狠的,又将手中棍物后擎,正攉中季姐的下巴,随即转身侧踢,将人踢倒在草坪,姿态漂亮讲究,力度作了控制。
于是季姐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身上倒无碍。
待她回过神,球场上的十几个健儿都围了过来,好在混混们被欺负得失了一会的行动力,健壮球员趁着机会,一把将那几个痞青年压制住。
季姐被孙琪带了起来,她脸还疼着,这会挣扎的模样,黄发凌乱,跟撒野疯子似的。
她叫道:“知道我爸是谁吗!岚城黑社会老大,你们敢抓我,想死吗?”
她正大嚷大叫之际,脸上挨呼了一拳,十分不给面子。
这暴躁拳头来自顶着青紫右眼的夏零,她站在跟前,平日喜怒于形的脸已全然是阴郁。
夏零冷笑道:“管你天王老子是哪个,这年头中二傻币真多!”
夏零脸上的棍伤又十分明显,这会肿成黑眼圈,在白净的肌肤上极其可怖,有人不禁咋舌:“了个去…这黄毛把市长女儿都打了。”
刚想破口大骂的季姐,整好就听到“市长”身份,她身子一抖,煞气全无,脸上血色褪尽,接着浑身陷入止不住的打颤,要不是孙琪带着她,恐怕膝盖都要折地。
她的态度与之前的跋扈有了霄壤之别,当下支支吾吾说道:“我,我没想找你的麻烦,当时你,你挡着路…”
孙琪将她手中的铁球棍取掉,淡然说道:“我和你说过,来这闹事,会受处罚。你们定是没了解过岚城中学有什么人。”

小编点评

学霸是不是弯了(孙琪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导读又将是怎样的故事他们又会有什么故事等着他们,爱情又不过如此,让你沉迷让人心痛,最恨不过往昔,又感叹此情朝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