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风笑叶醉影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风笑叶醉影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 分类: 武侠仙侠
  • 更新时间: 2020-03-30
5( 共0人评分 )
APP阅读

星翎在破屋里呆了三天,今天送饭的不再是那位驼背老婆婆,是位衣着花哨、妆容夸张的老妇人。一股浓厚胭脂水粉的味道随之而来,让人觉得刺鼻。星翎暗叹不好,难道被卖到了妓院?“你看这瘦得哦,哎哟哟,来来来,吃好点儿。”老妇人翘着兰花指,捻起星翎的袖子,那声音也是故作矫情。星翎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并不想理老妇人。今天的饭菜却丰盛了,但想起自己即将堕入红尘哪还有胃口。

风笑叶醉影免费章节阅读

超一品的人气越来越好,午时,每张桌子皆座满了,掌柜邀星翎去商量是否拓宽店铺。刚进店,她看到一只手不停挥动的手,一看是十六,他龇着洁白的牙齿对她笑。十六旁边两个人,一人表情严肃自顾自喝着茶,并不理会。另一人举手打下十六的手,一副扑克牌脸,看也不看星翎一眼。星翎自然也不愿意走过去,给十六示意一下就跟掌柜进了里屋。

此时星翎也没有发现,角落里有两双眼睛直直盯着她。但这次却没有逃过霍家少爷和他的护卫霍大的眼睛。

从超一品星翎也得到了可观的回报,但这件事她并不想让虞家的人知道,她只是把钱悄悄塞给顾婶贴补家用,顾婶也愿意替她保密。所以星翎每次出来会很快回去,免得虞家人怀疑。星翎和掌柜商讨好增加包房,即刻离开。

她刚踏出超一品大门,角落里的两双眼睛也跟了出去。凳子蹭起其中一人的衣角,在外套里面有个不怎么明显的标记,正是对面“一品居”的标记。虽是微小的动作,不过也没有逃过霍少爷的眼睛。

星翎越走越感觉到有不对劲,转过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于是她加快步伐。虞家住在靠近西城门,其中有一段路很清幽,对于此时地星翎来说甚是恐怖。她开始小跑,但突然眼前一黑,身软倒地...

醒来时,在一片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自己坐在木板上,因为不知道周围的情形,星翎不敢轻易挪动。她两手抱膝盖缩成一团,身体不受控制地瑟瑟发抖,眼睛一刻也不敢闭上。当第一缕晨光从门缝里射入时,她才发现这是一间很小的房,屋里仅有一床一桌和一个马桶,自己坐在床上,床破旧不堪,上面仅铺了一张木板,同样破旧的桌上什么都没有,房间没有窗,破旧的木门紧闭。

星翎跳到门前,使劲推拉门,看似破旧的门却毫无动静。她大声喊“开门!”却无人应答。

“嚓嚓...”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星翎提高警惕,一个驼背的老婆婆端着一个破碗进来。星翎想趁机逃离,却发现门口站了两个大汉。她试图想从老婆婆口中探知消息,但这婆婆好似聋子,根本不理她,放下饭菜就离开了。桌上的饭菜如猪食,星翎虽饿也不愿意将就。

从大叫,到讲条件,再到哀求,都无人理会她。星翎心灰意冷,但是即刻又让自己冷静下来,自己可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去。要和敌人作斗争,先还是得填饱肚子。看看桌上的‘猪食’,还是认怂了,闭上眼睛,大口往嘴里灌。

此时,虞家已经乱成一锅粥,虞徵从昨天中午出门到现在一直未归。昨晚虞娘已经派虞宫、虞商到处找,所有线索也都指向虞徵从超一品出来,其后有人看到她往家的方向走,虞娘一向很淡定,但到现在她也不知所措。

“我到对面的霍府问问,看样子是大富人家,说不定能帮上忙。”虞羽说。

虞娘点点头。

“少爷,少爷,那个姐姐不见了。哦不,是对面蒲家的蒲思,就昨天我们在超一品看到的,她昨天从超一品出来就不见了,少爷想想办法吧!”十六匆匆地跑回大厅焦急地说。

霍家少爷只是给了他一个白眼,但霍少爷看了一眼旁边的霍大,霍大转身出去了。

星翎在破屋里呆了三天,今天送饭的不再是那位驼背老婆婆,是位衣着花哨、妆容夸张的老妇人。一股浓厚胭脂水粉的味道随之而来,让人觉得刺鼻。

星翎暗叹不好,难道被卖到了妓院?

“你看这瘦得哦,哎哟哟,来来来,吃好点儿。”老妇人翘着兰花指,捻起星翎的袖子,那声音也是故作矫情。

星翎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并不想理老妇人。今天的饭菜却丰盛了,但想起自己即将堕入红尘哪还有胃口。

“都要当银狼的夫人了,还不高兴,多少女子盼都盼不来呢,多吃点长胖些,银狼喜欢胖胖的,来!”老妇人见她不搭理,又发话了。

星翎真想一拳挥向她,不过她忍住了,装做满不在乎的样子说:“不错,银狼夫人也不错吧!”当个夫人总比坠入红尘好吧,她只是想气气老妇人。

接下来老妇人的话却瞬间使她石化了,“可不是,你可是银狼第一百零八位夫人,你若是乖巧懂事招他喜欢呢,他则会留下你伺候,若不喜欢,新婚后就赐给他手下了,哼!”老妇人很满意星翎现在的表情,正在她准备再添点油加点醋的时候,却见星翎拿起桌子上的饭菜狼吞虎咽起来。

星翎的确是吓住了,这是什么变态,一百零八,凑梁山好汉么?吃饱饭才有力气逃走。

此刻霍府,霍大笔直立于霍少爷面前,低头呈报,“报少爷,蒲思的确是被一品居掳走,准备献给银狼。三日后出嫁,到时候银狼会进城。”

“恩,一切都安排好没有?”霍少爷一脸严肃,这气质秒杀了年长他十余岁的霍大。

“一切安排妥当!”霍大毕恭毕敬地答到。

“只是那个姑娘,要不要救她一命?”霍大并未抬头。

霍少爷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霍大,说:“随便!”

“是,少爷!”霍大说完转身离开。

星翎在筹划着她的逃跑计划,但是越筹划越没有底,到现在她还是不知道被困于什么地方。门口的那两个大汉,显然是训练有素,无论她说什么那两人都不理。只有寄希望于婚礼当天见机行事了。

第三日午时,那位装扮妖艳的老妇人又来了,这回带了两个丫头,每人手里捧一大包东西,是喜服和首饰,星翎也由着她们在自己头上身上鼓敲,待接过小丫头递过来的镜子,星翎也不由吃了一惊。不论以前还是现在,她都是不曾化妆的人,别看老妇人自己画得像妖怪,给星翎画得还真不赖。镜子里的女子脸如凝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鬓发上挽斜插碧玉簪子,身穿大红牡丹烟罗软纱,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星翎在心里暗暗点了个赞,然后没好气的问,“什么时候走?”

“哟哟哟,没见过你这样慌着嫁出去的,真不害臊。”老妇人藐视地看着星翎,“拜堂当然是晚上,不过你会不会拜就要看新郎的心情了,他乐意就拜拜,不乐意就直接洞房了。”

星翎差点没把昨天晚上吃的都吐出来,心里越发焦急,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到了傍晚时分,外面响起了锣鼓声,星翎手脚被捆住,头上盖上了盖头,被人扛上一辆马车,然后听到落锁的声音。星翎只是感觉出了院门,渐渐人声鼎沸。

星翎想就这个时候了,她抽泣起来。

“不要哭了!小心触了霉头,银狼直接宰了你!”老妇人凶狠地说。

“您行行好,让我见见我的家人最后一面吧!”星翎恳求着说。

“少来了!没门!下辈子再见吧!要是想逃,想都别想了,从来没有人从我手中逃过,也没有人逃出过银狼的手掌。”老妇人藐视地说到。

星翎顿时崩溃,看来想逃是难了。

但是她马上清醒过来,“那你总得告诉我是谁抓了我呀,我报仇找不到仇人就找你,以我的聪慧,必得那个什么狼的倾心,到时候我第一个就收拾你!”星翎使出浑身解数将所有的锋芒集中于言语中,听得老妇人一颤。

“你这死丫头还威胁我?”老妇人立刻反应过来,看来还是见过世面的人。

“你要不试试?你猜到时候那个狼会不会听我的?”星翎冷冷说到,我就不信吓不着你。

“我才不怕你呢。”老妇人大声说,不过语气明显没有之前强***,“不过我也可以告诫你,要帮人呢就多考量一下自己的能耐,免得帮了人亏了自己,别人生意火红谁会管你这臭丫头死活。”

星翎心里已有答案了,“你的意思是抓我的是超一品的对手?一品居?”

“哟哟哟,我可没有说过。”老妇人故作焦急地摆摆手。

马车朝西城门方向前进着,就快到城门时,几个蒙面人冲出来,拦在马车面前。

车夫呵斥道:“哪里来的野人,赶挡爷的道!”

“把车里的人留下,饶你们不死!”星翎一听这是大哥虞宫的声音。

“哼,就凭你们几个,把眼睛擦亮点吧,银狼的人你几厮也敢抢!”车夫并不受威胁。

星翎听到有兵器砍锁链的声音,但一下又变成短兵相接声。

故事很好,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猜你喜欢